. 疏文及其仪式环境-殡葬文化
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双凤纪念园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疏文及其仪式环境

2020-04-15 11:20:26 点击数:

    如上所述,释氏之疏可分为道场疏、劝请疏与募缘疏三类,而佛教的祝赞庆贺、葬亡、追荐皆需建立道场,故疏文在仪式中的应用最为广泛。

    1.佛教教学仪式中的疏文

    宋元之后,禅宗主持初人寺院,例要开堂祝圣说法,而此种说法仪式颇为庄重,需朝官或地方官撰写请疏。南宋惟勉《丛林校定清规总要》言:“所谓开堂,从古有之。如荤下受请,系朝廷委官请,就某寺祝圣开堂,费用系官支。故州郡效此,或请就州衙,或请就城寺,或就本寺,皆官员自度疏。哦钱等费,亦系官支。”可知禅宗主持人院开堂,例由朝官或地方官撰疏度疏,诚意邀请。如黄庭坚《请法王航公开堂疏》:

        本邑住山人皆授如来记,居则枯木止水,晏坐十方;出则疾风震雷,惊动万物。不择喧寂,作大因缘。中夏所瞻,裕高维岳。心不可得,少林开第一之花;圣从西来,破灶见本有之性。从上诸祖,庄严此山;彼大法王,实掘都会。河润千里,惠林来福京师;鹤鸣九皋,天钵号称真子。恭惟天钵长老航公,悟有生鸡毒,乘出世舟航。吹布钠之毛,傍家行脚;划法堂之草,选佛登科。而久闭尺壁之阴,退养众生之病。宝花玉座,共知不可覆藏;粪塌堆头,重为斩新拈出。此处之“航公”,即为宋代云门宗僧人智航,《五灯会元》卷十六有传。智航为惠林若冲弟子,文中之“惠林来福京师”即指此而言。智航人院开堂,黄氏之疏,正为此而作。

    除开堂外,讲经说法,也需请疏,如晃补之《请觉老说<金刚经>疏》:六百卷义,总般若以题签;四大部中,以《金刚》为教髓。如是住,如是降伏,法固已传;若以色,若以音声,佛不可见。所以德山受具而精究,曹溪采薪而耸闻。盖达心则四句无余,故上根以一门超出。和尚离我我所,得玄玄机。故知筏喻本空,然欲济者,盈于涯淡;梦观不实,而卧蔚者,喧于床帷。况此小邦,魔强法弱。赖睹若士,云开日明;庶几兴行,从此绍续。昔达摩见梁武帝,则不立文字;而天女告舍利佛,以无离语言。师今对经,所说何法,我不取相,亦无是经。顾诸见闻,同一解脱,如病得汗,如鸟出笼。

               上海公墓,太仓公墓,上海墓地,双凤纪念园,

                    


    2.祝赞庆贺仪式中的疏文

    祝赞庆贺仪式主要是指皇帝、皇后、太子生日以及佛诞日所举行祝延、庆贺仪式。圣节祝寿,宋元之后成为禅林中最重要之仪式之一,德辉《救修百丈清规》将祝赞皇帝圣节、太子千秋节的“祝麓章”放在卷首,足见对此仪式之重视。祝延圣寿,例用疏文。惟勉《丛林校定清规总要》“圣节启建满散”条、戈咸《禅林备用清规》“圣节升座讽经”及《救修百丈清规》“圣节”条,皆记载圣节用疏文之事。据《救修百丈清规》载:“维那先五日袖纸,带堂司行者诣书记寮·····一拜,察云:‘启建圣节,烦制疏语。’……书记制毕。具草,先呈住持。……维那用黄纸书疏,带行仆,捧盘袱、炉烛、香合,上方丈请住持金疏。……住持就跪,知客跪进手炉,侍者跪进香合。维那白佛,宣疏毕。”③由此可知,建圣节道场先要书记制疏、维那书疏、住持金疏,最后在正式的仪式中维那白佛、宣疏。可见疏文在圣节道场中的重要作用。如黄庭坚《祝圣寿功德疏》:

        伏以电影旋枢,瑞气昔蟠于弯壤;葵心向日,颂声播溢于华戎。躬诣宝坊,广延绍侣。致上方香积之撰,阅西竺贝多之文。罄竭愚衷,崇修法供。伏愿今皇帝陛下睿图巩固,哀算增隆。日月无私,焕天明于万国;椿松共茂,班宝鉴于千秋。臣无任瞻云望圣,激切依归之至。黄氏之文正写出圣节之日,自己亲至寺院,广集僧众,上供阅经祝延圣寿之情形。

    戈咸《禅林备用清规》“如来降诞”条载如来降诞浴佛,也用疏文:“维那命书记制右语,金疏,并与圣节同。……至日粥罢,住持升座……维那白佛,宣疏了,举浴佛褐,行道浴佛。其用疏文之法与圣节大略相同。

    3.追荐纪念仪式中的疏文

    追荐纪念仪式是指在国家忌辰、佛涅架日、祖师忌日所举行的仪式。据戈咸《禅林备用清规》、德辉《救修百丈清规》所载,祖师忌日主要包括达摩忌、百丈忌、开山历代祖师忌与嗣法师忌。开山历代祖师是指创立本山、本寺或于本山、本寺有功之祖师,而嗣法师则指当院主持之传法师。

    佛涅架、达摩忌、百丈忌例用疏文,而开山历代祖师忌或用疏文,或不用,视情形而定,而嗣法师忌则不用疏文。《救修百丈清规》“佛成道涅架”条:“先期,堂司率众财送库司,营供养。请制疏、金疏。……住持上堂……维那白佛云……宣疏毕。讽经回向。”“达摩忌”亦载:“先期,堂司率众财营供养,请制疏、金疏(佛涅架同)。……维那白云:‘净法界身本无出没,大悲愿力示有去来。’宣疏,住持跪炉。”“百丈忌”则云:“先期,堂司率众财营供养。……当晚讽经,正日散忌,特为茶汤,拈香宣疏。”由此可知,佛涅架、达摩忌、百丈忌皆用疏文,其程序大略相同。历代开山祖师的忌辰,或用疏文或不用,“开山忌及道行崇重,功被山门者,隔宿铺设法堂上礼仪(百丈忌同),或无疏。库司备供养。若历代忌不具疏,不献特为茶汤”。

    《救修百丈清规》卷二载有百丈忌辰之疏文:一言为天下法,中矩中规;万世知师道尊,有纲有纪。以丛林礼乐之盛,见法筵龙象之多。华梵同文,富拟石渠天禄;经律相济,严如金科玉条。有布武堂上之仪,非绵篆野外之礼。即此用,离此用,语脱重玄;出于机,入于机,理穷众妙。宜配禅祖以陪祀,盔遵讳日而营斋。伏愿帝释精进胜幢,制诸魔外;济北阴凉大树,荫满阎浮。

    4.劝请募化仪式中的疏文

    迎请主持为寺院重要活动,其仪式也极为典重。寺院要派专使前往迎请,宗啧《禅苑清规》言专使前往,所携之疏包括“官疏、院疏、僧官疏、诸院长老疏、施主疏、闲居官员疏”③,官疏为政府之正式疏文,而院疏、僧官疏、长老疏、施主书、闲居官员疏则为私人劝请之文,疏文越多,则劝请之意越殷。

    据惟勉《丛林校定清规总要》迎请主持,须三度呈疏、拈疏、宣疏。首先专使至新主持所居之寺院,先会同知事、头首,同侍者见方丈,“烧香大展三拜,呈疏帖”。此为第一次私人会面,呈疏于新主持。受请之日,“于法堂上安排疏帖,鸣鼓集众。专使同侍者请住持出,升座说法。……然后拈疏帖……专使接,度与维那等人宣读了”。此为正请之日,开堂集众,于原来所居寺院僧众前新主持拈疏,寺中维那宣疏。而在新主持人院之后,升座,“令行者预安排香卓、香炉于法座前东畔准备。专使烧香行礼,住持熏疏帖,仍和会禅客问话。都寺预请维那、首座宣疏帖等人先读救黄、省割或府帖,山门疏、诸山疏,次第宣读”。“专使烧香,度救黄,或省札及帖,次疏。住持拈罢,专使一一亲接,递与行者,度与宣读人”。此为第三次使用疏文,即新主持人主新寺院,升堂,对新寺院中僧众熏疏、拈疏与宣疏。三次宣疏,足见疏文在请迎主持仪式中的重要定位。

    僧众出外募化,需持由寺院主持或其它重要人物撰写之募缘疏。《禅苑清规》“化主”条载,寺院因事劝化,先请一人为化主。化主出外劝化,主持、头首送行。而化主出外募化,“打迭书疏、茶汤、药饵”,其中“书疏”之中即有由名人檀越或寺院主持所撰之劝缘疏文。如居简《灵隐翻盖僧堂疏》:

        未除渗漏,可容一日安居;既已揭翻,岂怕七间闲却?倘有饼檬之托,遂无风雨之虞。行住坐卧在其中,衷君五福;造次颠沛必于是,还我三椽。此则居简为灵隐建僧堂出外募化所写之疏文。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