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佛教建筑“逻各斯”和“努斯”的统一-殡葬文化
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双凤纪念园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佛教建筑“逻各斯”和“努斯”的统一

2020-04-13 13:36:08 点击数:

    1.佛寺建筑结构的装饰

    佛教兴起于汉,盛行于南北朝。在开窟造像、兴建寺院时,为了营造布教感觉,在寺庙建筑和器皿上塑造、雕刻或涂绘各种信仰形象、图画,通过艺术加工,形成视觉震撼力,以祈打动、激发人心,因此产生了众多精美的佛教装饰图案。在佛教装饰图案上,直接移植印度佛教的表现题材,如神圣的菩提、庄严的布道、伟岸的觉悟、雄壮的金刚、威武的石狮、奇异的怪兽,采用的表述形式有独幅式或连续式浮雕、彩绘等装饰图案,语义上主要包括两种表述方式:一是直接表现对佛的讴歌,其“努斯”包括“飞天”、“莲花”、“卷草”、“宝相”、和“祥云”,主要应用在寺庙中的顶、壁、柱、门、明窗、地面等的装饰;二是起纯粹装饰目的的各类边饰图案,按纹样种类可分为动物、植物等纹样装饰,如折技花、团花图案及富有欧式风格的忍冬草图案,作为佛像、佛座、佛台、宝塔等的装饰。

                上海公墓,太仓公墓,上海墓地,双凤纪念园,

                   

    2.中国佛寺

    在中国,以飞天图案、莲花图案、卷草图案、祥云图案作为佛的形象,将佛寺装饰成“最圆满境地”的再现,这一过程可分为以下两个阶段。

    (1)佛教布教石窟。佛教石窟起源于印度,但在中国的发展却远远超越了印度。根据统计,中国是世界上佛教石窟最发达的国家。从佛寺建筑装饰角度看,成就最高、最具代表性的是敦煌莫高窟和大同云冈石窟。

    为了营造布教气氛,通过石刻在石窟中装饰了珍禽、异兽、祥花、瑞草等形象,烘托佛,讴歌佛,塑造出佛的伟大、佛的慈善、佛的庄严。特别是,为了点化众生,普渡众生,这些石刻石雕在珍禽、异兽、祥花、瑞草的烘托下,使用学士、孝子等人物形象塑造了佛的市俗!,从而鼓励信众通过修行追求大智、大悲与大能。在这一过程中,提出了创造独特内涵和表达形式的程式化佛教表达语义元素的问题。这一问题的探索是在佛教在印度诞生之初即已开始,在佛教向东土的传播过程中,由于丝绸之路的地缘因素不断地添加希腊、罗马、阿拉伯、波斯等地域元素。

    (2)中国佛教寺院的布教环境。佛寺装饰的“努斯”表达了以下内涵:①飞天图案象征了“佛”的自由、美满、透彻、觉悟,祥云象征了极乐世界的吉祥与安宁,预示了在对于“佛”的追求时所必然的曲折、空灵、回转、停顿。而若要达到极乐世界,则必须戒除色、声、香、味、触、法等“六尘”,做到地、水、火、风等“四大皆空”,才能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清净”;莲花图案象征了“佛”的真善美,代表了圣洁、庄严、神圣和召唤。而要做到真善美,首要的是做到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言、不绮语、不两舌、不恶口、不铿贪、不慎患、不邪见等“十善”;③牡丹花的富丽端庄象征了“佛”的雍容华贵,芳香浓郁映证出“佛”的庄严光明,灿烂遍地彰显了“佛”的圆满功德,花色纯洁体悟了禅意的空寂、绝尘、无我、纯净、慈悲;石榴花的饱满透洁象征了修行的饱满功德;葡萄的晶莹剔透象征了硕果累累;宝相花象征了启迪“德”之为“宝”,“善”之为“仙”,更时时点化信众佛之吉祥、佛之美满。这在整体上展示了“佛”之“四德”—果德(常、乐、我、净)、福德(大富、端正妹好、无疾病、长寿)、身德(尘德、财物德、圣法德、解脱德)、有德(善法、智慧、离欲、自在)。
    因此,佛教建筑的核心功能是,在“六尘”“四德”、“四义”、“十善”所构建的佛教世俗语义“逻各斯”的连接下,通过由飞天、莲花、卷草、宝相和祥云所构建的佛教通俗语义“努斯”的诊释,形象化、世俗化地引导着信众对佛的崇拜、对佛的信赖、对佛的向往、对佛的修行。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