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佛教平等观的理想价值观-殡葬文化
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双凤纪念园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佛教平等观的理想价值观

2020-04-11 13:52:35 点击数:

    佛教平等观宣扬众生与万物以解脱为终极目标,以进入清净、美妙、庄严的佛国净土为最高理想,体现了佛教平等观的理想价值观。

    现实生活总是有诸多不如人意、甚至令人痛苦而绝望之处,宗教正是利用人的心理需求提供伦理承诺,宣称按照宗教的原则生活就能得到真正幸福。然而,要改变人的现实生活,解除人生的痛苦,绝非轻易之事,所以宗教所许诺的没有矛盾和痛苦、幸福美好的生活,必然只能到现实世界之外去寻找,这就是所谓的来世、彼岸。著名宗教学家吕大吉如此说道:“各种宗教为了拨动善男信女的宗教情感,激发他们对神灵的信仰,一般总是把世界二重化,在现实世界之外虚构一个幸福的天堂和极乐的净土,并把它们与现实世界对立起来。按照宗教的说法,尘世生活都是短暂的,天堂才是永恒的;尘世生活充满罪恶,天堂才无限美好;尘世生活虽乐实苦,天堂生活才无限幸福。宗教不可能取消来世的天堂,也不可能把来世天堂说得和现实一模一样,因为如果这样讲法,宗教就会失去对善男信女的吸引力。夸大来世天堂的幸福,就会相应地强调现实世界的苦难。”②正因为宗教把来世的幸福视为永恒的幸福,处于现实生活矛盾和苦难之中的宗教徒,才会把获得来世幸福当作最高理想,视彼岸的福地为人生的美好归宿。

               上海公墓,太仓公墓,上海墓地,双凤纪念园,

                      

    佛教所追求的理想境界是涅梁。涅梁是指息灭了一切烦恼痛苦所达到的神秘精神境界。关于涅架,大小乘佛教的看法有很大不同。小乘佛教把涅梁分为有余涅架和无余涅架两种。有余涅架是指断除了贪欲和烦恼,灭绝了造成生死轮回的因,但是作为前世惑业之果报的肉身还在,是不彻底的涅梁,如阿罗汉果位就是处于有余涅梁境界。无余涅梁不仅灭除了导致生死轮回的因,也灭尽了生死轮回的果,灰身灭智,不再进入六道轮回。大乘佛教不满意小乘佛教的涅梁说,提出了与之不同的涅架说。认为涅架的境界和世间万物的本性是一致的,两者都是“空”,是不可言说的妙有,是完全统一的。正如龙树所说的“涅架与世间,无有少分别;世间与涅梁,亦无少分别,涅梁之实际,及与世间际,如是二际者,无毫厘差别。”只要认识到世间一切事物的本性—“实相”,就能够达到涅架的境界。因而也就是说,涅梁只有在现实人生中方能实现。涅架就是要消除对世间一切事物的颠倒分别,使人认识世间一切事物的“空”性。这就是大乘佛教的“实相涅梁”。同时大乘佛教还主张,涅梁不是个人的解脱,而应以众生的共同解脱为最高目标,即普度众生,即使自身已经觉悟了佛法,达到了佛的境界,也决不进入涅梁,所谓众生度尽,方证涅架。这就是大乘佛教所说的“无住涅槃。

    “大乘佛教所说的实相涅梁,把人们对来世幸福的追求与现实生活结合了起来,强调了世间与涅架的统一性,无余涅架则强调了自我解脱与众生解脱的一致性,体现了佛教大慈大悲、济世度人的博爱精神。

    大乘佛教认为“涅梁”具有常、乐、我、净四种美好德性,在常乐我净的涅架境界中,没有任何烦恼与痛苦,充满了欢乐和幸福,我国著名佛学家任继愈这样评价“涅梁四德”:“涅架四德的提出,也为佛教一贯消极悲观的基调中增添了若干欢快的希望。按世俗的理解  ‘常’是长生不老,‘乐’指幸福快乐,‘我’指自主自由,‘净’指道德高尚。这是一个与世界现实生活截然相反的,又是人们在现实生活中往往容易憧憬的理想境界。”

    进入“佛国净土”是佛教徒的理想归宿。大乘佛教虚构出了形形色色具象的、美妙无比的佛国净土世界。比如中国佛教宗派净土宗、华严宗的“西方极乐世界”和“莲花藏世界”说就是对这种佛国净土的具体描述。哎无量寿经》、《阿弥陀经》着力宣扬“西方极乐世界气把其描述为:“彼极乐界,无量功德具足庄严,永无众苦、诸难、恶趣(即三恶道)、魔恼之名,亦无四时、寒暑、雨冥之异,复无大小江海、丘陵坑坎、荆棘沙砾,铁围(山)须弥(山)土石等山,唯以自然七宝黄金为地,宽广平正,不可极限,微妙奇丽,清净庄严,超逾十方一切世界。”总之,美妙无比,无论人与人之间,还是自然环境都完美无暇。关于这种美妙之处,禅宗传人延寿在其《万善同归集》中归纳为“二十四种乐”、“三十种益”。
    佛国净土作为与世俗众生所居的“秽土”、“秽国”相对的理想福地,一切都是美好如意的。如在阿弥陀佛极乐世界中,既没有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和斗争,也没有尘世间的种种痛苦和烦恼,用《大阿弥陀经》的话说就是“无有诸痛痒,亦无复有诸恶臭处,亦无复有勤苦,亦无淫佚慎怒愚痴,亦无有忧思愁毒。”在这里,生活是幸福快乐的,人们之间互相敬爱,寿命无限。极乐世界自然环境极其美好,国土庄严,黄金铺地,气候温暖;同时,生活在极乐世界里的众生具有非凡的智慧和容貌,拥有完美的生活条件和居住环境,衣食住行,皆遂人意,精美丰足。一句话,极乐世界是一个完美得无可挑剔的世界,“彼现实世界不知要好几千万倍。现实世界的一切局限性,那里全没有,一切美满珍贵的东西,那里都齐全。”
    从佛教平等观出发,还可以推导出:诸缘和合是佛教理想的社会观。“和”是其中的核心,社会的各组成部分都不能过分强调自我,而各因缘协调、互助,社会稳定才能维持。由此,佛教强调教徒个人之间,亲属家庭之间都要“和”与互助,“世间人民,父子、兄弟、夫妇、亲属,当相敬爱,毋相憎嫉。有无相通,毋得贪惜。言色常和,莫相违决。”在家庭内部,佛教认为,子女之孝为“报父母之恩”,父母也要“敬事其子”。强调家庭关系不能脱离“平等”基础。这种诸缘和合的理想社会观,同时强调佛教徒对国家社会也负有责任,首先是遵守法律。其次,要报社会、国家之恩。“世间之恩,有其四种:一父母恩,二众生恩,三国王恩,四三宝恩。如是四恩,一切众生平等荷负。”
      “以最高成佛为模范,把人的本性实现出来,从人生体现出全宇宙的真相,才完成人的意义”实现人的本性、完成人的意义只在于成佛,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佛教对生命的本质的理解上的明显的宗教意味:祈求来世和永生的生命观。虽然佛教相信生命是一个业报轮回的过程,人的命运始终由自己所造的业所控制,但同时又相信生命的最终目的或最高追求是成佛,即脱离业报轮回。
    佛教的理想价值观就其根本前提和内容来讲都是根本错误的。其理想价值观以虚幻的佛、菩萨为其基本前提,而不是基于对现实世界和人生的把握来设计未来的理想,当然不可能提出合理科学的人生理极作用,容易使得人们把对美好生活的希望寄托在来世,轻生现实的人生,对现实人生持悲观态度,特别是导致放弃对现实社会的批判和改造。
    尽管如此,佛教的理想论作为人类对人生问题的一种反思,它也包含着某些合理性的内容,具有一定的借鉴价值和积极意义。首先,议和批判,表达了人们对美好生活和理想社会的深切向往。佛教强调人生是苦的思想,是对现实之人生痛苦和社会罪恶的认定。人类现实生活中,确实存在种种罪恶和苦难,生理的、精神的痛苦,个人的、社会的罪恶,尤其是私有制带来的阶级剥削和压迫,正是人生苦难和罪恶的根源,当然对此佛教并没有清醒的认识和揭露。其次,佛教的理想论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止恶扬善的行为规范作用,对于人类社会生活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涅梁境界的美妙、佛国净土的庄严,吸引和激励着佛教徒努力按照佛法的原则生活,规范自己的行为,努力践行大乘佛教倡导的菩萨行,自利利他,在利他中实现自利。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