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河乐遥园热线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乐遥园 » 新闻资讯 » 相关文章

名士对佛教的浅显理解

2020-04-09 11:56:37 点击数:

    僧人相继加入谈座,佛学亦作为新鲜的内容,逐渐为东晋初期的名士群体所理解,比较典型的是殷浩与康僧渊之间的论辩交谈。据《高僧传·康僧渊传》所载:

      (康僧渊)常乞丐自资,人未之识。后因分卫之次,遇陈郡殷浩,浩始问佛经深远之理,却辩俗书性情之义,自昼之昏,浩不能屈,由是改观。琅哪王茂弘以鼻高眼深戏之.渊曰:“鼻者面之山,眼者面之渊。山不高则不灵,渊不深则不清。”时人以为名答。康僧渊的祖上虽是西域人,却出生于长安,故“貌虽梵人,语实中国”。他初过之时,行乞于市肆之间,乃遵守印度佛教的苦行传统,与东晋时期僧徒接受名士、富家资助的风气完全不同。当然,这或许能够间接证明西晋时期高僧名士之间的交往,远较东晋为少,故康僧渊仍遵循旧法,通过乞索渡日,而不是积极寻求名士的支持。

    自从康僧渊适逢其会,参与殷浩所主持的清谈之后,声名鹊起,由此而与王导、殷浩诸名胜清谈阔论。在获得名士的支持之后,其生活方式想必亦因此改变,无需乞索于市井之间,故传记中特予标出。康僧渊身上发生的这种改变,应该极具代表性,堪称是佛教在西晋至东晋初期所发生改变的一个缩影。

               浏河乐遥园,上海公墓,太仓公墓,上海墓地,

                 

    殷浩与康僧渊清谈的内容,是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书中记载殷浩“始问佛经深远之理,却辩俗书性情之义。”若此则二人之间的论辩是以佛理为开端,殷浩不敌,才转向其所擅长的才性之说。③由此或可得知,康僧渊声名鹊起的真实原因,还是基于其才性之学上的成就。殷浩在此领域中所具有的成就,为时人所公认,竟然不能打败康僧渊,故康僧渊由之名显。康僧渊渡江在成帝年间,此节也揭示出殷浩在他晚年被废为庶人,深入研究佛经之前,已经对佛理有所了解。身为名士而知晓佛理,这是西晋时期的名士群体所没有的现象。

    根据现存资料来看,东晋初期对佛教略有所知的名士,不止殷浩,甚至如王导、庚亮等公卿宰辅、士林领袖,都对佛教有所理解。据《世说新语》所载:

        王垂相拜扬州,宾客数百人并加沾接,人人有说色。唯有临海一客姓任,及数胡人为未洽……因过胡人前弹指云:“兰阁,兰阁。”群胡同笑,四坐并欢。“兰阁”即“兰若”,指僧徒修行的“空旷寂静之处”,或云“无净地’,。根据余嘉锡的分析,王导对胡人称“兰若”,是“赞美诸胡僧于宾客喧噪之地,而能寂静安心,如处菩提场中。然则己之未加沾接者,正恐扰其禅定耳。群胡意外得此褒誉,故皆大欢喜也。王导拜扬州刺史,是在东晋初建之时,通过上面的例子,可知此时的王导对佛教教义己经略有所知。当然,这个例子或许也暗示着王导为调和各种矛盾,借助谈座所作出的努力。

    东晋初期另一重臣庚亮,亦略知佛教。据《世说新语》所载:庚公尝入佛图,见卧佛,日:“此子疲于津梁。”于时以为名言。涅架经曾云:“如来背痛,于双树闲北首而卧,故后之图绘者为此象。”⑥)庚亮解释卧佛的由来是“佛因渡人之后,疲倦而卧”,深得佛家宗旨,故时人以为名言。庚亮身居宰辅之重,游历佛寺,礼敬佛陀,并略解佛教教义,虽未必显示他对佛教真心崇信,但能够证明当时佛教已经在名士群体中逐渐具有影响。值得注意的是,庚亮“善谈论,性好《庄》、《老》”,东晋初期人们对佛教般若性空之义的认识,实肇基于庄、老玄学,庚亮可能也不例外。

    作为东晋初期最重要的宰辅重臣,庚亮与王导之间虽然围绕着政治权力、政治策略有所争执,但二人对清谈这种调和各方矛盾的方式都极为青睐,对佛教的态度也较为宽容,这为佛教在东晋的生根发芽提供了保障。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