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华夏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松江公墓 » 华夏公墓 » 最新动态 » 华夏动态

北魏至宋代的禅虚寺:从皇家寺庙到乡村佛堂的变迁

2020-04-09 11:06:47 点击数:

    东汉明帝时,洛阳诞生了中国第一座佛教寺院白马寺,自此,佛教信仰开始在中原大地广为传播,而作为都城的洛阳,自然也就成为当时佛教文化传播的中心。魏晋南北朝时期,随着佛教昌盛,大批官办或民办的佛教寺院在洛阳涌现,至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之后,洛阳佛教更是达到鼎盛。根据《洛阳伽蓝记》记载,由于北魏皇室的提倡,奉佛之举,朝野风从,其中皇室造寺47所,王公贵族造寺839所。到了北魏末期,洛阳寺庙已然多达1367所,僧尼200万众,人称洛阳为“佛国”。禅虚寺是北魏佛教极盛时期,由北魏皇室捐建的一座皇家寺庙,其始建时间不可考,位置在汉魏洛阳城北的卫邑金墉城,大夏门御道西,占地数十亩,僧众上百人。禅虚寺并非一般讲经念佛的皇家寺庙,与北魏军方有着密切关系,“其寺前有阅武场,岁终农隙,甲士一习一战,千乘万骑,常在于此”。不少羽林武士亦信奉佛教,因此禅虚寺有着相当浓郁的武术氛围,这也为后来佛教武术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北魏时的禅虚寺不仅承担了宗教功能,而且还具备一定的娱乐功能,当时的皇家戏场即设于禅虚寺,其寺院僧人不仅工于佛事,亦善百戏。“有羽林马僧相善角抵戏,掷戟与百尺树齐等。虎贵张车渠,掷刀出楼一丈。帝亦观戏在楼,恒令二人对为角戏”。这一切都说明禅虚寺并非超然世外的寺院,其与当时的上层世俗社会有着广泛而深刻的接触。北魏末年,由于边镇起义和统治集团的内江,洛阳大多寺院或毁于战火,或毁于天灾。尚存的寺院其建筑与规模已大不如前,作为皇家寺院的禅虚寺也大受影响,演武场与戏场亦不复存在。《洛阳伽蓝记》云:“中朝时,宣武场在大夏门东北,今为光风园,首楷生焉。失去了上层世俗政权的支持,禅虚寺也开始走向衰败,而真正导致禅虚寺衰落的乃是洛阳娜动上的迁移。

                上海华夏公墓,上海公墓,松江公墓,上海墓地,

                  

    汉魏时期,洛阳城北倚邝山,南临洛河,但到了隋唐时期,洛阳城迁至汉魏洛阳城西边的洛河、伊河汇合地带,西移了近30公里。唐朝初年,洛阳县治仍设在金墉城,至贞观六年即公元632年,洛阳县治迁到了东都毓德坊,自此以后汉魏洛阳城的卫邑金墉城逐渐弃。伴随行政中心西移,大量的官僚阶层与市民也随之西迁,这使得金墉城及其附近接受官僚与市民供养的佛教寺院受到了很大影响。如白马寺由东汉洛阳城西,变成唐代洛阳城东后,其离城区最近距离也有10多里,离皇家中心区宫城则有30余里。在没有现代化交通工具的唐代,城内的寺院比城郊的寺院有着更为显著的空间优势,它们比城郊的寺院更容易汲取皇城丰富的政治资源,从而壮大自己的寺院。如城内天宫寺,龙朔元年即公元661年9月,高巡幸该寺,“周历殿宇,感枪久之,度僧二十人,后禅宗北宗神秀又在此出家。城内大福先寺,寺内建筑有1200百间房屋,寺塔高16丈;高僧义净、志辩等人曾在此从事翻译佛经、弘阐律学的活动。而位于城东郊的白马寺,初唐、中唐时均少有修缮,破败不堪,寺内有数十余僧人,无论在规模上还是质量上都与城内寺院相差甚远。直至武则天末年,白马寺才由薛怀义重修。1977年出土于河南伊川的《张庭硅墓志铭》记载,“薛怀义建伪阁(白马寺),弹万家之产”。白马寺尚且如此,距离洛阳城区更远的禅虚寺更是日趋被边缘化。清乾隆五十三年刻制的“重修金村镇石佛堂碑记”记载了禅虚寺自北魏毁弃之后到唐武后时曾重修禅虚寺的历程,“佛何以石,盖创于北魏之胡后,再钟于唐之武氏……”此后禅虚寺再无重建之记载,北宋之后,禅虚寺外围建筑已经毁弃殆尽,仅余石佛堂。在笔者的访谈中,当地村民称村内有石佛寺,自宋代始有其名,其内石佛原为禅虚寺所有,通高2.45米。宋代之后,石佛一直供奉在金村中街的石佛堂中,成为禅虚寺仅存的佛教信仰之物。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