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墓园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政策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青浦公墓 » 至尊园 » 墓园动态 » 政策法规

丝绸之路与释游

2020-04-09 08:56:25 点击数:

    佛教东渐,主要是通过所谓“丝绸之路”,其早期传播地区首先在北方。或有从南海泛舟而达于沿海地区的,但为数有限。1877年,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F.vonRichthfen)在他所写的《中国》一书中,首次把汉代中国和中亚南部、西部以及印度之间的丝绸贸易为主的交通线路,称作“丝绸之路”(德文作Seidenstrassen,英文作the Silk Road )。其后,德国历史学家郝尔曼( A.Hermann )在1910年出版的《中国与叙利亚之间的古代丝绸之路》一书中,根据最新发现的稳固考古资料,进一步把丝绸之路延伸到地中海和小亚细亚,确定了丝绸之路的基本内涵,即它是中国古代经由中亚通往南亚、西亚以及欧洲、北非的陆上贸易交往的通道,因为大量的中国丝和丝织品经由此路西传,故此称作“丝绸之路”,简称“丝路”。

                 上海公墓,青浦公墓,上海墓地,上海至尊园,

                  

    三国以前,译经、传经僧人多走“丝绸之路”,从陆路经西域从西北入境,过长安进入洛阳。在此以后,又增加了从海路至交趾或广州上岸,再北上建业,留于建康译经、传经。关于佛教传入新疆的时间,季羡林先生认为:“佛教从印度向中国传播,有两条途径:其一,由印度传至大夏,再传到中国;其二,由印度传至中亚新疆小国,再至中国,佛教传入中原内地的实践则为公元1世纪.。

    丝绸之路在西域分为两路:南路由凉州出关,经过敦煌,穿过沙漠到达都善,沿天山南路到达于闻,往西北进入莎车;北路从敦煌之北往西北方向进入伊吾,经库车焉省进入龟兹,到达疏勒。扁宾(逝湿弥罗)向东越过葱岭,约公元1世纪,进入我国新疆于闻。于闻成了西域佛教和佛教传入内地的一个重镇。宋永徽三年(473)法献为巡礼圣迹,而赴西域,当其至于阂时,适当Vijayakirti王之世。彼于此国取得达摩摩提(Dharmamati )所译《妙法莲花经提婆达多品》及《观世音忏悔除罪咒经》原本各一卷,并得佛牙一枚舍利十五粒(<历代三宝记>第十一)。可知当时此国密教亦多少流行。《魏书·西域传》“于闻国…俗重佛法,寺塔僧尼甚众。王尤信尚,每设斋日,必亲自洒扫馈食焉。”。《梁书·诸夷传》“于闻国…尤敬佛法。”。于闻佛教与于闻见过的传说又密切的结合在一起。在众多的传说中,具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叙述它的寺院佛像,大多强调从葱岭依稀的佛果里请来的,或者从那里神话般的飞来。比如《宋云行记》载:于闻王不信佛法,有商将一比丘名毗卢旗,在城南杏树下,向王伏罪云:“今辄将异国沙门来在城南杏树下。”王闻忽怒,即往看毗卢旋。旗语王曰:“如来遣我来,令王造覆盆浮图一躯,使王作永隆。”王言:“令我见佛,当即从命。”毗卢旗鸣钟告佛,即遣罗侯罗变形为佛,从空而现真容,即于杏树下置立寺舍,画作罗侯罗像。

    公元五世纪初法显到于闻国时,佛教己经相当之盛行。据《开元释教录》卷二记载,“其国丰乐,人民殷盛,尽皆奉法,以法乐相娱。纵僧乃数万人,多大乘学,皆有众食。彼国人民星居,家家人们前皆起小塔,最小者可高二丈许,作四方僧房,供给客僧及余所须。”。法显还记录了当时某日于闻国行佛像盛况:“其国从四月一日起,城里便扫洒道路,庄严巷陌,城门上张大帖幕,事事严饰,王及夫人、睬女皆住其中。瞿摩帝僧是大乘学,王所敬重,最先行像。离城三四里作四轮像车,高三丈余,状如行殿,七宝庄严,悬结帽盖,像立车中,二菩萨随侍,诸天侍从皆以金银雕莹,悬于虚空。于像距离城门百步时,王脱却天冠,易着新衣,赤足持花,出城迎像,头面礼足,烧香散花。像入城时,门楼上夫人、探女遥散众花,纷纷而下。如是庄严供具,车车各异.一僧伽蓝则一日行像,自四月一日起,至十四日行像乃讫。行像讫,王及夫人方才返回宫中。”。此外梁代僧佑《出三藏记集》卷九记述汉僧在于闻译经的情景,“河西沙门释昙学、威德等凡有八僧,结志游方,远寻经典。朴于闻大寺遇般遮于瑟之会。般遮于瑟者,汉言五年一切大众集也。三藏诸学,各弘法宝,说经讲律,依业而教。学等八僧随缘分听,于是竟习胡音,析以汉义,精思通译,各书所闻,还至高昌,乃集为一部。”。据统计,由于闻传入内地而译出的大乘经典共有44种之多。
    《魏书·高昌国》和《北史·西域传》“俗事天神,兼信佛法”。齐时高昌僧人法慧曾去龟兹出家,返回高昌后,“住仙窟寺,宣教民众”。疏勒地位丝绸之路南北道西面的交汇口,佛教自大月氏方面传来。从文献记载看,早在车师前部时代,佛教己成为高昌的国教。自西晋以降,高昌佛教经西凉统治者的提倡,已极具规模,后再经约氏高昌,唐西州特别是回绘人的弘扬,其地己成为西域进入河西的中间地带的最大的佛教中心。
    汉通西域的北道上的龟兹国佛僧到内地译经传道,对推动佛教的传播起了重要作用。4世纪后期,是龟兹国佛教的重大转折时期,大乘佛教因鸡摩罗什的出现而龟兹风行一时。因此,也称“鸿摩罗什时代”。值得一提的就是著名的“苏慕遮”大会,则是在每年的7月(另一说11月)举行的大型乐舞。虽然服务于佛教,构成佛教艺术的一部分却与龟兹人的现实生活密切,反映出龟兹人崇尚音乐。
    北朝时期,在丝绸之路上乐工匠人大量迁徙入华的时候,佛曲却又随之而传入了。他首先时依靠寺会文娱活动繁殖开来,继而成为中原民间风俗和散乐活动的一部分。《洛阳伽蓝记》记载了佛寺大会中的歌舞盛况,有魔术、有杂技、规模乃于西域佛寺活动相当。可以说北魏禅法的隆盛,与西域沙门的不断东来、凉州禅学(出自西域)渐次输入的客观条件有关,也与平城时期北魏诸帝的佛教素养有联系。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