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金山公墓 » 松隐山庄 » 最新动态 » 相关文章

“褒衣博带”的时代风尚

2020-03-30 14:19:26 点击数:

    褒衣博带的佛像是外来佛教融入中国本土的文化印记。

    魏晋时期男子服装中以长衫最有时代特色,而衫较之于袍,其区别最大的就是其宽大敞袖的特点。《晋书·五行志》:“晋末皆冠小而衣裳博大,风流相放,舆台成俗”。《颜氏家训·勉学》:“梁世士大夫皆尚褒衣博带,大冠高履。”衣据衣袖之大在《宋书·周郎传》描绘为“凡一袖之大,足断为二;一据之长,可分为二。”宽衣博带成为这一时期的主要服饰风格。唐代训话学家颜师古注《汉书》:“褒,大据也。言着褒大之衣、广博之带也。”“据”可比作衣服的衣袖或者前襟,“褒衣”可认为是大袖或宽襟的衣服,“博带”是用来束腰的宽大的束带。出土于南京西善桥的《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印壁画刻画了竹林七贤喝酒论道的场景,其中的文人雅士穿的衣服既不是西汉以前的深衣,也不是东汉以后的袍子而是以褒衣博带为特点的衫子。竹林七贤对这种衣衫的喜爱,或许同他们长期服食五石散,需要散热且防止紧身衣物磨破肌肤有关。另一方面,他们袒胸露臂,披发跳足,不拘礼法,明显是这一时期士人抵抗儒家思想,追求思想自由的表现。

                 上海公墓,金山公墓,上海墓地,上海松隐山庄,

                      

    佛教进人中国后,南北朝时期的这种褒衣博带式服饰风格也渗透到了外来佛教的佛像中。我国早期佛像服饰主要有三种:右担式、通肩式和褒衣博带式。前两种装束是随着印度佛教传人本土,而褒衣博带式装束则是佛教造像传人中国后“汉化”了的产物。这一时期的佛衣胸系宽大的束带、系结下垂飘逸、外披袭装。在麦积山、龙门、敦煌等多处石窟中,这种“褒衣博带式”佛教造像多处可见,随着龙门石窟开凿以后,这种装束的佛像成了中国石窟造像中的主流形象。

    现藏于日本文化厅的纹带佛兽镜上的佛像内衣于腹部处系带,外边佛衣下垂,外披帛带,自右肩下垂到胸腹间,又从左臂肘间下垂。这些均为褒衣博带佛衣的特征之一。阮荣春先生对此予以考证,认为这块魏晋年间吴地的铜镜,其佛像装束即为褒衣博带服饰的雏形。

    《宋书·卷九十三》记载:“中土自汉世始有佛像形制未工,速特善其事,顺亦参焉”。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载:“后晋明帝、卫协皆善画像,未尽其妙,泊戴氏父子皆善丹青,又崇释氏,范金赋彩,辄有楷模。”戴逢,被认为是中国式佛像开拓者。褒衣博带、秀骨清像、衣璧覆坛等特征的佛教造像正是在戴氏父子手中逐渐发展成熟起来。

    除了传统意义上的标准式佛像造型,还有一些非标准佛像的存在。而这些非标准佛像的着衣样式也能看到“汉化”的痕迹。位于江苏连云港孔望山的摩崖浮雕造像被认为是东汉晚期至西晋时期的造像群。其中编号的一尊立像上身着“通肩式”架装,而下身则着长裤。历来佛像下身都是以裙装的形象出现。糯裤在东汉时期成为男子的常服,即便如此封建贵族也会在懦裤外加穿袍裳。到了晋时,这种传统产生变化。《晋书·舆服志》记载,把裤定为“车驾亲戎中外戒严之服”,天子和百姓都可以穿。如此,可以看出佛像日益汉化、平民化、民族化。另外,南朝齐永明八年成都西安路菩萨像出现菩萨顶作双髻形象,这无疑是魏晋时期中国境内佛像所特有的。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