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河乐遥园热线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网站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乐遥园 » 新闻资讯 » 网站动态

亚待保护与传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雷州佛乐

2020-03-27 13:49:07 点击数:

    佛教音乐,是指佛教用以阐明佛理、弘扬佛法的佛事音乐,也可指世人创作的歌颂佛教的音乐。佛乐是将佛理与音律相结合的一种音乐形式,通过音乐这一美妙的载体将佛的教化广为宣扬。佛乐通常庄严清净,蕴涵慈悲之情,使人听后动容,起欢喜之心,动善意之念。佛教音乐是由梵发展而来的音乐,始自三国,源于印度五明之声明,通俗讲就是僧侣念经的声音。是指用清净的言语赞叹诸佛菩萨三宝功德,意为清净、离欲、赞颂、歌咏。公元前6一前5世纪,佛祖释迎牟尼在印度创立佛教时就使用音乐,以“清净和雅”的吹唱来演说经法。约在公元前3世纪后,佛教音乐随着佛教逐步向亚洲和世界各地流传。由于民族、地域各异,佛教音乐在流传过程中,吸收着不同的民族民间音乐,从而产生不同风格的佛教音乐。中国佛乐在近2000年的发展过程中,始终根植于本土传统音乐并随着中国传统音乐的发展而传承。

    雷州佛教原是禅宗天下,明清之后为净土宗所代替。净土宗最基本的修持方法是念佛。佛教认为,婆婆世界的众生耳根偏利,耳根功德最全,是故佛陀以音声作佛事,讲经说法。净土宗基本经典《无量寿经》中描述西方极乐世界,以音乐、歌舞供养佛陀、弘扬佛法,其音声皆具“清畅哀亮、微妙和雅”的特质。净土宗的佛教徒主要是通过念佛达到往生极乐世界的终极目的。罗艺峰曾经在文中指出,净土宗的经典论著“都有净土宗人发心向佛、誓愿往生的歌唱文辞和音乐形式的记录,或是齐言的诗歌,或是长短相间的说唱,或是一唱众和,或是有伴奏的俗讲,其丰富程度令人惊讶感叹。此一历史事实,证明净土一宗不仅是最重音乐的一派中国佛教大宗,而且十分重视音乐在形成信徒愿力永不退转方面的功能。所以,雷州佛乐的发达与独有特色也在情理之中。

               上海公墓,太仓公墓,上海墓地,浏河乐遥园,

                    

    值得注意的是,雷州半岛僧俗大众念佛用的不是地方方言雷州话,也不是广东白话或其他方言,而是属于北方方言系统的桂林官话。雷州佛乐种类分为赞、叹、颂、念、白五种。

    “赞”就是赞颂诸佛菩萨的功德、智慧、苦行精神、慈善心肠以及赞扬佛教徒出家修行的歌。这类歌有一段体、二段体和多段体三种,共有3。多首,其数量和艺术质量都居雷州佛教音乐的首位。“赞”的四个特点是:其一,乐段、乐句重复多。赞歌中每首歌都出现乐段、乐句的重复,有的是全段重复的分节歌,重复次数多的10次以上。少的也不下3次;重复手法,有完全重复和变化重复两种,变化重复又分变头不变尾、或变尾不变头、或头尾不变中间变;乐曲的尾段(佛教徒称它为“赞尾”)是由两个乐句组成的,一定重复2次(共唱3次),头2次是完全重复,第3次是变化重复(变化结束乐句)。其二,字少腔多。赞歌的歌词完全是文言文,文字简短,但曲调较长,因此,每句歌几乎都有拉腔。拉腔不仅在乐句的末尾,而且在乐句的中间也有,有的几乎每唱一字都有短小的拉腔。节拍规整,结构严谨。赞歌大多数是4/4拍子,好似戏曲唱腔的慢板一样,一板三叮,规规整整,节奏性强。但其速度比戏曲慢板唱腔稍快,一般是中速。其三,调式使用2个居多。赞歌的调式有宫、商、征、羽4个,但在一首歌里单独使用1个调式的很少,多数是使用2个,或交替使用,或前后2个乐段各使用1个,而最后乐段用得最多的是宫调式。其四,风格古朴,情调庄严。赞歌的风格比较古老朴实,旋律进行、跳跃虽不很大,但也有一定的起伏,因此,乐曲的情调虽不高昂激越,但也不悲哀低沉,而是庄严肃穆。

    “叹”是僧尼代人向佛忏悔(拜忏)、求佛救拔和求菩萨超度众生时唱的一种歌。这种歌分为两类:一类是曲调较长、旋律流畅、速度较慢、节拍规整的,其情调严肃,适合于表达佛教徒敬佛的无限虔诚的思想感情;一类是曲调较短、节奏自由的,其曲调的开头和结尾3拍的旋律格式不变,但中间部分伸缩性强,长短不一,随着歌词的长短而变化,这类歌的情调偏于低沉、空灵。

    “颂”就是佛教徒歌颂佛陀的功德、智慧和求佛给予法力、早日脱离苦海往极乐世界以及普度众生的歌。这种歌的曲调很短,每首只有两句,反复歌唱的次数也较多;它的行腔较朴素,速度较慢,情调平和、安静。“念”就是念咒语、念佛号(名)、唱读经文的歌。这类歌的曲调很短,每首只有一两句,一个字唱一个音,音域不广(八度以内),速度很快,有的快至1分钟300多拍,反复念唱的次数特别多,有的多达百次以上。
    “白”(或叫“追魂表白”)近似戏曲的散板,节奏自由,速度快慢不一,词长的速度较快,词短的速度较慢;曲调的开头和结尾都有一定的风格,中间部分行腔自由;曲调的反复吟唱也较多。司徒尚纪教授指出:“雷州佛乐与肇庆鼎湖山庆云寺佛乐唱腔比较相似,属于‘内江腔’,即产生于省内的唱腔。风格古朴,情调庄严,感情起伏,既有流畅、轻快的旋律,也有深沉、蕴藉的咏叹,更增添了寺庵肃穆的神秘气氛。雷州佛乐这个格调,说明雷州半岛与西江地区有较深厚文化渊源关系。相比而言,广州的光孝寺、大佛寺、六榕寺,曲江南华寺、罗浮山明月寺等属于源于外省的“外江腔”,香港佛乐介于两者之间,偏于“内江腔”。这些唱腔差别彰显出雷州佛教在岭南佛教的地位,以及雷州佛乐的特点。雷州佛教音乐今天已是巫待保护和传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首先,这是由佛乐的传承方式决定的,依靠的是人,而不是记录下来的乐谱。陈天国等指出:“在历史上无论对佛门弘佛法,或是对地方上保存传统文化,都起过极其重要的作用,但是由于佛乐没有乐谱都靠师父带徒弟,一代一代口传心授。开头拿着经册跟着哼哼,哼熟了,日久自然就会唱了。但是各人唱的时候脑子里并没有音调概念,有些字音,唱高一点或唱低一点,都没个固定标准这样在长期的流传之间,自然会生讹误,更有甚者一种唱腔只要一代没有传下去,就会失传,老的师父一走,就成绝响。广东三大佛乐唱腔,现在正面临着讹误失传的危险。其次,这种靠人传承的艺术形式不能通过规范化的形式保存。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所长田青教授发现,佛乐不同于一般音乐。其特点是维那起腔,大众跟着找调,有着独特的宗教神圣性,不能用学院式的线谱记录和表演。由此看来这种非物质文化的传承难题是人才问题。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