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松江公墓 » 华夏公墓 » 最新动态 » 殡葬法规

成服、出殡与守孝

2019-10-13 09:29:09 点击数:

    《中国民俗通志·丧葬志》记载:“成服即换穿孝服居丧,这通常都在灵堂布置好后换穿。孝服要按照丧家个人与死者的亲疏关系来穿戴,以体现出亲属中的五服关系和守丧期的不同。中国传统的孝服分五种,即斩衰、齐衰、大功、小功、绍麻,统称为五服。”“在民间,孝服的种类似乎没有那么繁琐,而且在不同的地区,孝服的形式也有一些差别。以中国南方为例,安徽桐城的丧家成服后,“子妇服斩衰三年,初以白粗布为之服,日孝衫。齐衰亦粗布,期功以下皆次粗布,日孝袍”。江苏盐城、兴化一带的服制为:“麻衣麻巾,要(腰)经草展。

                   上海华夏墓地价格,松江华夏公墓,华夏公墓在哪,

                      

    虽然各地的丧服不尽相同,但可笼统地用一个同概括:披麻戴孝。阿兰死后,王龙和孩子们“身上一律穿着表示哀悼的粗白衣裳:鞋子用白麻布做,扎腿的带子也用白布,家中女人的头发上也扎白绳”。王龙父亲和阿兰出殡那天,“王龙穿了一身麻布孝服,他叔叔,侄子,儿子,儿媳以及女儿也全都穿着像他一样的孝服”。这里,赛珍珠显然忽略了孝服要按照丧家个人与死者的亲疏关系来穿戴这样一个细节。但是,她应该对此不是一无所知。因为,王龙死后,作为王龙收的丫头,梨花的“丧服的规格等级仅次于荷花”,因为后者是王龙正式纳的小妾,比收的丫头高一个等级。

    五服“实际上代表了不同的服丧期限,这个期限通常有三年、一年、九月、五月、三月等不同,其主要是根据服者与死者的亲属尊卑关系来区别服制及服丧期限”根据《中国民俗通志·丧葬志》第101页的丧服期限表和《殡葬文化学》第347页的丧服总表,子女应穿斩衰为父母服丧三年,侄子应穿齐衰为伯叔父母及姑服丧一年,侄孙子女穿小功为祖伯叔父母及祖姑服丧五月。小说中,王龙叔叔死后,“王龙叫全家人为他叔叔披麻戴孝,穿了整整一年的孝服”。这与前文的标准稍有出人。王龙死后,“他的儿子还得为父亲服三年的孝”。“三个儿子穿白色的鞋,要穿一百天,一百天之后才准许穿浅灰色之类色彩不鲜的鞋。但是,绝不许穿绸缎衣服,他们的太太也不准穿,一直要到三年服孝期满。这与前文的标准是基本一致的。

    出殡又谓之发引,是指将停殡在家的棺材运送至墓地人葬。出殡的风俗极其繁琐,由于篇章有限,笔者仅将小说中提到的一些习俗列出。其一是出殡前的家奠仪式。小说没有仔细描述,但提到当王虎在王龙出殡那天赶到家后,“穿上了孝服并点了两支随身带来的新蜡烛,他还叫人去搞些新鲜肉来供在父亲的棺材前面。其二是抬棺,“以棺杠置棺上,用麻绳系紧,然后‘盖以棺停(俗称棺罩。小说中提到:“棺材四周绕着麻绳,碗口粗的树十做成的抬杠穿过麻绳,抬棺材的人把抬杠放到肩上。”至于棺材上的棺罩,王龙弥留之际,王大告诉父亲他们“租了顶绣花棺罩,深红的底,金色的花纹。其三是魂轿。“丹阳等地起灵后,‘前有领路幅、魂轿、像轿、铭族、祭桌等.一”「州王龙弥留之际,王大向父亲形容出殡的队伍:“走在最前面的是您的魂轿,里面放着我们请画家为您画的像。出殡时,“一个轿子是放王龙的灵位的,轿子里也放了些王龙的其他东西……和一幅王龙病倒之后他们请人为他画的像。其四是哭丧。“扬州等地发引时,‘……五服及子孙等枢前哭送,内眷枢后哭送”。出殡时,哭声、哀乐声不绝。哭声越大,越显出哭者对死者的孝心,也能赢得旁观者对哭者的尊重。这个细节是出殡环节中描写最细致的。王龙出殡时,他的儿子还专门聘请了哭丧的人。“送葬的队列开始行进了,女人们开始抽泣和励哭,声音最响的是荷花……她呜呜咽咽地喊道:‘啊,我的靠山哪,他走了—走了—”,当满街围观的人听到她的哭声,忘了她的妓女出身,嘀咭着表示赞许,称她为“非常正经的女人”。接着,赛珍珠还描写了王龙的儿媳们不同的哭的方式,并把自古以来女人的哭分为三种,在此,不再加以赘述。

    灵枢安葬后,丧礼虽告一段落,但通常丧家还需要守孝一段时间,到脱孝和除孝后,才算是真正结束丧礼,完全步人正常的生活。脱孝的时间有的是在四十九日、百日、周年或两周年,有的是在整整三年之时。办三周年祭的习俗有几点是在各地相同的。根据《中国民俗通志·丧葬志》记载:其一是要祭祀,三周年忌日需要做比较大的祭祀活动,“富贵之家宰割猪羊,预备姐显、酒聘,或扎纸人、车轿、金银斗、金银库等物”。丧家需设宴款待来吊唁的亲友。此外,在北京地区,“富户做祭时,多请番、道、僧三台经,做‘永日功德”。其二是将亡故的父亲或母亲的神主牌放进宗亲神完中,归人祖先的行列,并列人宗谱。其三服孝的孝子在祭后彻底除服,重新步人正常的生活秩序中。小说这样写道:“根据当地的风俗,他们走出大门口,门口堆了一堆金银色锡箔叠成的元宝,道士们站在旁边,然后点燃了纸钱。在火光中,为王龙守孝的人全都脱去了孝袍,露出了穿在里面的鲜艳的衣服。”他们“把灵牌放到楼上一间专放灵位的房间里,里面放着王龙的父亲和祖父的牌位”。接着就是“大宴宾客、高高兴兴的时候了”。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