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海港陵园 » 最新文章 » 新闻资讯

墓葬雕刻呈现的节奏性

2019-10-13 06:09:27 点击数:

    墓碑雕刻装饰的繁复和堆砌是川北墓碑建筑的一大特色,尤其是一些大型的墓碑,建筑结构的复杂化、建筑体量的扩大化、附属建筑的多样化随之而来的便是装饰的复杂和丰富。尤其受明清时期崇尚奢靡厚葬之风的影响下,对墓碑的修建与装饰的数量、规模、体量、及装饰工艺的繁复程度,达到了极致。墓碑雕刻从整体到局部装饰,都遵循一定的装饰规律,在秩序化、规律化、程式化、理想化中求和谐统一,形成复杂多变的视觉层次和节奏变化。节奏,“近乎于‘节拍’,它是一种机械的律动美。装饰艺术如何体现节奏感,关键要有赖于对比手法,有赖于‘多样而统一’这一艺术的普遍规律,以及有赖于‘条理性’与‘重复性’这一基本组织法则。当形、线、色整齐而有条理地在画面中重复出现和富有变化地重复排列时,便可获得理想的节奏感效果。”墓碑装饰图像变化丰富,形式多样,如果说不同类型的装饰具有不同的节奏美感的话,那么整个墓碑建筑雕刻就是一篇节奏感丰富的交响乐和一场热闹的视觉狂欢。文章主要从墓碑丰满、对称、精巧的雕刻形式来呈现墓碑装饰美的节奏性。

                海港福寿园,浦东福寿园,上海公墓,上海墓地,

                 

    整个墓葬建筑规整式空间序列好比诗文的段落、音乐的乐章及戏剧的幕次一样,在起、承、转、合中体现出一种迂回婉转的节奏感。如同“人们沿着这一座座的建筑往前走,很自然地会深入到主体建筑中去。这种空间组合形式,立面观优美,立体感强烈,在整个画面上错落有致,高低起伏,层次分明,呈现出抑扬顿挫的节奏感。”从墓碑建筑雕刻整体空间所形成的节奏进行窥探,正如墓碑空间由外向内延伸的层次节奏。

    在平昌县岩口乡老君村张安墓,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为张安和夫人章氏、何氏三人合葬墓。由外向内依次由桅杆、牌楼、字库塔、陪碑、墓碑、莹墙及土家组成的院落式墓园,碑楼为五柱四开间,高5.6米,宽8.3米,碑楼辟皂,皂内立碑,刊刻墓志。墓碑左右两侧与莹墙相接,莹墙高1.9米,长8.8米。墓碑前平行排列一对规格相等的方形座圆首陪碑,碑身宽1.1米,厚0.75米,通高3.4米。右侧陪碑前立方形三层字库塔一座,字库通高1.6米。碑楼中轴线前立三楼牌楼式牌坊一座,四柱三开间,高5.1米,宽3.9米,牌坊立柱前施抱鼓,牌楼左右两侧与莹墙相接。牌坊前2.7米处立桅杆,但现存只剩桅杆基座。该墓相比之下碑楼与牌坊要体量高大,也有其它牌楼高于碑楼建筑的,规模大小因人而异。左右的圆首陪碑仅次于两者高度之下,最低矮的是两侧莹墙。这样的组合方式是川北墓园最为普遍的。这些建筑雕刻高低起伏,错落有致,形成了一种谨严有序的节奏秩序。另外,也有极其复杂的建筑布局,就是前文描述的平昌县江口镇黑马山李映元墓,由土家、墓碑、陪碑、牌坊、山门、字库、桅杆组成。该墓在空间上不仅形成层层递进的层次感,同时加强了空间序列构建上的节奏韵律,此起彼伏,幽暗深邃而又韵味无穷。

    从上述整体空间到具体局部雕刻出发,对墓碑建筑雕刻立面的装饰布局进行了解,又是如何呈现了墓碑雕刻装饰的节奏感?其中,墓葬建筑碑楼与牌楼造型复杂、装饰华美、工艺精湛,是整个墓葬雕刻装饰的重点和观看的视觉中心点,同时也是匠师施展自己高超技艺的大舞台,往往匠师以此来作为“炫技”的平台,从而在需求者和大众心理以此获得更好的口碑及名气。由此,围绕碑楼或牌坊选择其一来探讨雕刻装饰的节奏美。以广元市旺苍县柳溪乡荣华村袁文德墓为例,该墓建于大清同治十一年冬,为袁文德及夫人三人合葬墓,坐西向东,占地面积约120平方米。根据实地考察,该墓由土家、碑楼、莹墙、碑坊组成,右侧莹墙损坏,据说这些石条被当地人拖走拿去修建房屋,并传言拿了祖先石条的人都会倒大霉,乃不祥。至此,在无人盗用墓碑。该墓葬保护现存最为完整的就是碑楼和碑坊,碑楼与墓家相邻,墓家长4米,宽5米。碑楼基座呈八字形,五柱四开间,高6米,宽8米。南北两侧的石莹墙,高1. 3米,宽0. 3米,厚0. 5米。碑楼正面八米处是牌楼,单檐,七楼房殿顶,四柱三开间,高5米,宽8米,厚0. 5米。明间为门洞,高1. 65米,宽1. 1米,明间方柱东、西两侧置抱鼓,高1. 52米,宽0. 55米,厚0. 28米。牌楼正反立面均刻有人物、花草图案,雕刻共有约30幅以上。组成了相对完整的大型墓园,该墓雕刻工艺十分精美,可以具体到碑楼繁复的雕刻装饰所形成的节奏感。

    碑楼,为石质仿木结构立置于墓家前,为五柱四开间,单檐六级房殿顶,通高6米,宽8米,厚1. 2米。碑楼正立面雕刻分为三次楼层再加基座,一次楼左右明间内嵌两碑刻,中间设一个四方柱,柱子正面区隔的方框雕刻有四幅图像,有三幅戏曲人物,以戏台的装扮设置为场景,人物分别扮演不同角色的姿态,以高浮雕刻画人物、戏台,生动细致,姿态优美。第四幅为“平升三戟”的装饰,花瓶浮雕线刻有荷花、羽毛、三样兵器、丝带、如意等,组合完整,刻画细腻。立柱左右两侧图像题材对称均衡,山水和花草装饰。中间立柱左右两侧立柱,刻有对联,楷书,阴刻,对联一侧分别刻由祥云串联起来的八仙人物,形象各异,神态逼真,腾云驾雾。再就左右两边的“西库”和“东库”,分别刻有对联、人物、花草等图像,结构规格一致,内容相似且变化不一。两侧置抱鼓,高1. 2米,宽0. 5米。碑座呈八字形,高0. 5米,宽8米,碑座刻有七幅图像,内容有龙、狮子、花卉等我们上演精彩热闹的戏曲一次楼上额仿雕刻有精彩的五幅戏曲故事,一幕幕为二次楼四柱三开间,分别置有碑板,门罩雕刻最为出内向色,尤其是明间门罩,雕刻有人物、喜庆的灯笼、玉佩、挂饰、花卉等组合,扇形板上刻“逍遥游”,好一幅欢快热闹之景。上是整块额仿,高浮雕刻一幅完整的戏曲人物,
    总体观察,碑楼立面布局以中间立柱为中轴线形成左右对称结构,图像的装饰形式呈对称与均衡,而“对称造型是指以中轴线为中心,将视觉形象横向或纵向的向两侧平行相向地展开。它是同一形象的反向重复,或同处在一个平面上或处在两个平面上。”对称造型形成的视觉图式,对人在视觉上能产生积极影响,其实这中对称节奏,使人心理上能产生安稳、平衡、舒适等感觉。其次,碑楼雕刻图像左右对称,变化统一,对比和谐的形式美,且雕刻工艺和图像装饰变化多端,求精求巧,展示了民间美术中造型“多、满、复杂、丰富”的装饰风格及理想追求。同时,雕刻的戏曲人物、历史故事、祥瑞瑞兽、花鸟植物、几何纹饰等,有简、粗、巧、精、美、拙等造型表现,形成一种有规律,有秩序的节奏和韵律。贡布里希提过“任何一种工艺都证明了人类喜欢节奏、秩序和事物的复杂性。”因此,简单的秩序有节奏的变化带来视觉心理的愉快感,当这种秩序在形态大小、方向和空间位置上,根据感受作出不同韵律变化构成,产生不同力度的装饰形象,使整个碑楼雕刻装饰给人以丰满复杂、细腻精美、热闹欢快的视觉享受。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