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海港陵园 » 最新文章 » 新闻资讯

墓葬装饰布局的层次性

2019-10-13 06:01:23 点击数:

    装饰,总是围绕其装饰的载体而施加的表面处理,装饰的图案、雕刻和内容“适合”于特定的空间的基本要求,墓碑装饰也遵循其装饰规律。而墓碑建筑装饰不仅仅是某种平面的装饰结构,就如墓碑亡堂、飞檐、门相、立柱、甚至石雕斗拱等建筑结构,在墓碑立面上就形成了一种“深度空间”,是墓碑有了超越平面的空间层次性。在《汉语大词典》中“‘层次’具有两种含义,其一是指事物相承的次第,其二特指相属的各级机构。不论是在物质世界还是在人类社会之中,层次都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层次构成一种组织规则,物质和精神都依赖层次结构表征不同的状态并运作于其中。在不同的领域中,从物质世界到观念世界,从自然生态到人类社会,从心理到文化的诸多层次现象中,层次的含义是多样的,有等级位置、组织结构、图形规则等不同含义。在不同的分析视角下,对于‘层次’现象,常常会使用‘尺度’、‘层级’、‘等级’等概念进行描述。”墓碑建筑从山门、碑坊、碑楼、陪碑、四方碑、字库塔、供桌等都有其自身装饰的层次性。不仅形成了一种层层递进的装饰美感,且极大地添加了建筑艺术的表现力,可以具体到墓碑外在与内在的装饰层次结构。

              福寿园海港陵园,海港福寿园,浦东福寿园,上海公墓,

                   

    墓碑建筑外在装饰结构突出的主要特点是多样的层次组合,巧妙地视觉处理,这是建立在墓碑整体结构装饰层次上来讲,即雕刻复杂的墓坊、碑楼等结构变化形式极为丰富。从两方面概括分析墓碑外在装饰层次,一方面,由下至上多块条石一层一层堆砌组成的大小墓碑建筑,并在条石上附着各种装饰。墓碑都是石质仿木结构,模仿了高等级庙宇、祠堂、会馆等样式,修建自然与人们建造房屋一样,首先是要打好基脚,然后一砖一瓦的向上修建。其中墓碑碑座常常是几块粗大而厚实的长石条组成,起到稳定支撑继续向上添加结构的功能作用,雕刻的方式也十分粗犷。从碑座、碑身、碑帽的雕刻手法,由粗到细的变化,装饰由简到繁的一种过渡方式。由此,由上至下的装饰层次大多体现于碑帽、碑檐、吻饰等造型装饰上。

    另一方面,由外向内延伸的装饰层次,这是墓碑在立面向内延伸出多种结构的空间层次装饰,由建筑上多层次的门罩、前后设置的抱鼓、亡堂、台阶等造型装饰体现出来。对前文旺苍县张华镇郝占奎墓碑坊(图3. 23的描述,建于道光二十三年(公元1843年),以此作为外在结构装饰层次分析。牌楼为七楼房殿顶,高5. 1米,宽6. 8米,由数百块大小石块根据规格的设置穿插于立柱与横梁之间,规模体量之大。明间为门洞,是进出墓葬的入口,两柱前后均置抱鼓,南、北两面共嵌碑七通,碑刻楷书,阴刻。两侧设八字仪墙,宽2. 3米,高1. 5米。牌楼装饰华丽壮观,雕刻精湛细腻,刻历史故事、人物戏剧、八仙、透雕的花卉植物纹饰等图案,柱与杭上共有雕刻43幅。牌楼包括构件纵横向的穿插与图像左右对称的形式,结构层次严谨有序,形成了复杂多变的视觉层次。向外的装饰层次从牌楼正立面观察,明间左右向外突出的抱鼓为典型,抱鼓设置于牌楼门面,位置显耀,自然成了装饰的重点,除了起支撑固定牌楼的功能作用外,还增加了观赏性。形制结构尤为特殊,整体上分为三段式。首先,由下面的基座托着中间的圆鼓,圆鼓上面竖立透雕的“花盆”。基座是一块方形整石,直立地面,露在外面的三个面上浮雕独立的花卉图案,有富贵牡丹、菊花等装饰。圆鼓皮上两边刻一个个小的钉子头,鼓面平整无装饰但周围设置角偶花纹。鼓面上立的“花盆”,在碑楼正反面抱鼓上有四个,有两件己碑盗取或破坏,均采用镂空雕,剔透玲珑,植物叶子包裹呈椭圆形层层雕刻,枝叶朝上方无限生长,错落有致,极为茂盛。透过叶子内被掏空分别雕刻不同种类的圆雕瑞兽,内有站立的凤凰、麒麟等,其凤凰昂首翘尾,姿态优美生动,细腻的羽翼清晰可见并与缠绕的花枝相互穿插,工艺十分精致,令人惊叹。整个雕刻下粗上细组合成造型稳固的抱鼓装饰,足以想象匠师技艺娴熟高超,创造独具匠心,堪称一绝。

    其次,就是牌楼上四幅高大的人物雕刻,左右对称分布在向外露出一寸左右的石阶上,体量比例尺寸相比额杭、门套、立柱等人物要大,人物塑造采用高浮雕接近圆雕及透雕,立体感十足。其中位于明间立柱上方对称的双人组合立像,立柱左边一副头戴官帽,面有胡须,身着官服、左手端一盘食物向上举起的官员,神情威武凛然,官员身后右侧刻一个体量矮小的人物,大小形成鲜明对比,高大的人物造型己经超越牌楼平面的装饰,从而产生强烈的视觉层次感。另外,位于牌楼第四层、五层檐下,门罩左右立柱呈外凸的结构装饰,似小型的立柱,立柱正面分别单独刻高浮雕人物,形态各异,神态逼真。碑檐下立柱下方,呈一层层倒立的台阶,向外凸出以突显雕刻人物主体。以上牌楼外向层次装饰的特点不仅增加了墓碑建筑结构复杂层次和打造难度,从观看的角度也具有强烈的视觉美感,体现了匠师独到的创造力和高超的工艺技术。
    向内的装饰层次,在墓碑建筑上就十分明显,这与民间灵魂信仰有密切的联系,向内延伸的装饰是要创造出灵魂自由进出的空间,形成一种空间深度的变化。这就主要有明间、亡堂、门罩、立柱等空间的造型和装饰体现出来。明间是墓碑最重要的内凹结构,以明间为中心水平展开形成左右对称的多个次空间,形成中轴对称的形式这种对称突出了一个中心的存在。而明间处在观看的视觉中心,自然对其装饰就需要十分讲究与精细规划。明间在墓碑平面上形成一个向内延伸幽暗的空间,为了加强丰富的层次性,可以设置明间立柱和多层次的门罩、门套等结构来体现。如通江县石婆村张心孝墓,建于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碑楼立面明间呈攘嵌式楼亭外凸的抱厦结构,前后立柱四根,正面对称的立柱浮雕的戏曲人物,刻有文字左边刻“礼、耻、廉、羲”,右边刻“孝、弟、忠、信”,字与人物图像分别相对应,同时向世人阐述了故事的内容和用意。立柱左右柱础是一对圆雕的石狮,石狮相互对视,表情生动,憨厚可爱。后方雕刻的是一对龙柱,身体成曲线攀附于柱子上,龙头部朝侧面刻画很大,与细腻弯曲的龙身雕刻形成虚实对比。龙柱的柱础圆雕刻一对猴子,头顶龙柱,正面端坐,两手搭于膝盖,面部神情自然有趣。显然,立柱装饰完全体现了“我国传统建筑的梁柱木结构体系特点,为空间的处理带来了极大的灵活性。它既分割了空间,又可使两旁空间任意流通,从而形成了空间层次上丰富多变的建筑群体。”明间抱厦的门罩也是作为分割结构层次的装饰,“门罩”位于门檐下方,立柱左右上角,是组成墓碑建筑装饰的重要构建之一。其明间由外向内分为两层门罩,第一层门罩,造型呈倒凹形,运用透雕、高浮雕、圆雕刻吉祥图案“双狮解带”,并在狮子中间刻一个绣球,寓意好事连连,双狮下方线刻一对挂帘,一个单独的门罩就装饰层次己经极其复杂了。从明间向内延伸的第二层门罩,呈半圆形,浅浮雕平面中间刻一朵牡丹,左右是延展向下的枝叶,极富装饰美。明间前面与后面门罩装饰图像形成鲜明对比,内容表达主次分明有序,门罩装饰分割形成丰富的层次空间。继续明间第二层门罩向内延伸,第二层立柱中间设台阶,拾台阶而上就是镶嵌一块竖立的碑板,碑板阴刻墓志、墓志铭、记录墓主生平、家族支系、修建时间及匠师姓名等重要信息。其次,墓碑明间向内部延伸的空间结构也可以通过门槛和台阶来区隔与强化装饰层次性。
    可见,墓碑这种层层递进的装饰结构通过巧妙的空间组合显示出空间的大小纵横,线条的直曲刚柔,在变化中求统一,静态中求运动。同时,自古中国有对灵魂信仰观念,正是因为这种信仰的延展并纵深了生命的存在形式。墓碑建筑是纪念与安葬死者的安居之地,到不如说是为灵魂的安居修建的,这样墓主灵魂通过居住于“地上”墓葬中,实现了墓葬礼仪向生命的延续,而获得永生的象征意义。由此。墓碑这种多层次空间的营建形成了一种隐秘性与私密性空间,它在空间的特征表现是中国传统社会自然经济和意识形态的封闭性在建筑功能和空间格局上的反映,同时,也反映了中国传统家庭结构和生活私密性。这种空间形成可以让死者的灵魂跨过门槛,沿着台阶而上,穿过层层的明间,出入于幽暗冥冥的地下世界。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