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新闻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海港陵园 » 最新文章 » 新闻资讯

殡葬建筑的演变与发展

2019-10-12 04:29:53 点击数:

    人类的殡葬行为起源于旧石器时代中晚期,距今大约10一4万年前,考古学家发现了在尼安德特人的尸体周围,放着工具或装饰品作为陪葬,还在尸体周围撒上些红色的粉末,以象征人体的血液。此外,在法国的穆斯特累,人们发现尼人男青年的骨骸,也表明“他是被慎重地埋葬的,他被放成睡眠的姿势。头枕在右前臂上,头和臂安放在一些整齐地堆成枕头样子的隧石上。一个大型手斧放在他的头边,围绕着他的还有许多烧焦和劈碎了的牛骨头,好像是举行过一次葬礼的宴会。”这是我们迄今所知道的人类最早的殡葬行为。而在认识论上或理论上的起源则源于灵魂观念和血缘观念。“灵魂不死”观念导致了殡葬的产生,原始血缘关系则决定了殡葬的基本形态。不论后世文明如何发展,它们一直是共同影响着人类的殡葬行为。古代的金字塔、秦始皇陵兵马俑,东方的庞大的塔林和西方惊人的墓葬群,草原上游牧民族的殉葬遗址和山野里的被精心照料的明屋,他们都提供了一个对死者应有的尊重。人们如此在乎生和死两个领域的分界,又借助建筑将它们相连,成就生死空间和时间上的周转。

              福寿园海港陵园,海港福寿园,浦东福寿园,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建筑史始于金字塔及纪念碑式的坟墓,甚至可以说是建筑与死亡之间的历史,当我们去关注建筑史前史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建筑史几乎变成了一段坟墓史。卡尔文(Howard Colvin在其著作《建筑与死后的生活》((( Architecture and after life》)中写道:“在西欧,建筑始于坟墓。我们能承认的作为建筑留存下来的最早的建筑物,是殡葬建筑物一一陵墓。阿道夫·鲁斯曾说过,“当我们在森林里发现一个六英尺长、三英尺宽、用铲子堆成一个锥体的土堆时,就会变得严肃起来,并且我们心里在想:这里安葬了一个人,那就是建筑。; ya]如果说这个简陋的土堆是一个审美对象,它好象欠缺了什么;而我们理解它是一个建筑作品,显然是因为它超越了只是房屋的建筑。说它是建筑,还因为它有鲁斯所宣讲的哲学精神,一个简单的坟墓可以很好地使我们乐于接受大地和天空,此外也使我们乐于接受自己的必死性(solidarity of mortals ) 。

    史前的巨石建筑(megalithic monument)成为人类在有限的建造手段条件下,表达死亡最好的建筑形式。它们通常是史前的遗物,大多数是为了葬礼和宗教目的竖立的,有时也是为了标记边界或纪念个人和公共事件。它包括一个或几个大尺度的粗糙的毛石板,墓室用每块重达数吨的巨石砌成,作为横贯其上的石板之支撑,整个墓室最后覆以泥土或碎石的小墩。这已被在世界各地普遍遗存着这种巨石建筑的现象所证明,数千座新石器时代的坟墓散落在英国、丹麦、德国北部、法国、西班牙、葡萄牙和西地中海等的各个地方。此外,在中国东北及东部沿海地区的石棚、朝鲜半岛、口本九州地区和印度等地也有发现巨石建筑。作为墓葬标志的巨石建筑,在某种程度上往往成群地建造。
    原始人、古人和现代人的坟墓和安葬仪式差别很大。看到埃及的金字塔、中国的皇陵、欧洲的墓葬群这些巨型的陵墓和宗教建筑,让我们感到在这些时期,对人们而言,死比生更加重要,人们敬畏死亡,向往永生。人们在世间的生命如沧海一粟,转眼即逝,而死亡通向了永恒之路。汉代风行厚葬,因为这时的人们相信死后有一个和生时一样的世界,陪葬的物品将带入这个世界使用,多多益善。其实这种观念一直延续到现在。相比于永生,这种对待死亡的态度更加实在了点,人间的烟火和欲望在死后一样存在。印度的泰姬陵的优雅和宁静,寺庙里塔林的超然与寂灭的感受,让我们觉得死亡是多么坦然和安宁的事情。中国民间的坟墓是一个隆起的土包,中国人相信“入土为安”,人最终的归宿是土地。坟墓的两边种上松柏,意味着常青和永生。这或许是我们这个农业文明民族对待死亡最朴素的态度。等等这一切,对待死亡的态度,是人们对待生的态度的返照。
    “生者对坟陵的体验向人们的口常生活体验投射了一束光,照亮它们,同样的,坟家向世俗的建筑投射了一束光,并照亮它们”。“我们周围的死亡建筑是我们对自己生活的世俗建筑的一个返照。生是喧嚣的,死亡便是宁静的;生是变动的,死亡就是永恒的界,死亡便意味着逃离世界生是愉悦的,生意味着斗争死亡便是恐惧的;生意味着进入世死亡便意味着归属。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