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墓园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政策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青浦公墓 » 至尊园 » 墓园动态 » 政策法规

葛凤晨先生逝世一周年祭

2019-10-12 03:46:02 点击数:

    8月3日,一个普通的日子,而吉林蜂研人却不会忘记,这一天是我们尊敬的葛凤晨先生逝世的日子!

    自山松涛呜咽,松水浪花悲泣。公元2018年8月3日19时30分,中匡l著名的养蜂学家、吉林省养蜂科学研究所主要创建者、奠基人、首席科学家葛凤晨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与世长辞,享年80岁。

    逝者已矣,而亲者悲W依旧。吉林蜂研的历史上,也为先生永远留下了厚重的一笔。一个从长自山老林子里走出来的农民的儿子,以他坚韧不拔的毅力、脚踏实地的十劲、刚正不阿的性格,在蜜蜂王国里,左右寻探,上下求索,采摘到一颗又一颗黄灿灿、沉甸甸的果实。如今,走人吉林省养蜂科学研究所院内,首先映人眼帘的是磐石上雕刻的四个大字:“知蜂育人”,这是先生的亲笔题词,也是先生对我辈的希冀和嘱托。

    先生临终前没有留下只字片言,却胜似万语千言。先生的初心不改,先生的鞠躬尽瘁,每一位蜂研人都能够娓娓道来,似乎先生一生的足迹,从来没有离开过,时隔一年,依旧历历在目。

                  至尊园,至尊园墓地,上海至尊园,青浦至尊园,

                       

1历尝艰辛,不畏浮云遮望眼

    1939年,先生出生于吉林省敦化县,祖籍山东高密,其父闯关东流浪到吉林敦化黄泥河。特殊的年代,让先生没能享受到良好的教育,更是因为出身而一再失去原本的求学机会。尽管如此,先生并没有气馁,更未自暴自弃,坚信“条条大路通罗马”、“天生我材必有用”,在各种逆流中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养蜂事业,深人林区,一路“上下而求索”,不畏艰辛,长途跋涉,求知创新,孜孜不倦,用一生的执着和情怀,谱写了一首首甜蜜事业的赞歌。

    1963年,先生担仟黄泥河大队蜂场技术员;1979年仟延边养蜂科学实验站技术员,同老站长张书翰共同自手起家,创建了“延边养蜂科学实验站”(吉林省养蜂科学研究所前身);那时国家百废待兴,实验站一切也同样从零开始。

    建站伊始,先生着手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对长自山区养蜂生产情况进行全面考察。他走遍了山山岭岭,越过了沟沟壑壑,访遍了全州大大小小的蜂场,一个月后,得出的结论是长自山区缺乏优良品种,致使区域蜂种退化,抗病力弱,产蜜量低,当务之急,就是培育新品种。先生的建议得到张书翰站长的肯定和全力支持。先生亲自带队前往广西隆安南繁,克服了种种困难,历经3年的不懈努力,将实验站的蜂群由基础的60群扩繁成300多群。先生亲自负责实施扩繁推广良种蜂王的协作项目,3年时间,应用输送卵虫法在山区推广、改良蜂群9万多群,增加产值300多万元,这项成果最终获得国家农委和国家科委颁发的“农业技术推广奖”。与此同时,实验站在科研、生产、人才培养等方面均取得较大的进展,逐步受到省领导和上级的重视。

2知蜂育人,弹精竭虑为蜜蜂

    1983年吉林省人民政府决定将延边养蜂实验站收归省管,建立吉林省养蜂科学研究所,先生仟副所长,1986年开始仟所长,直到2003年退休。这期间,先生更是弹精竭虑,一心扑在甜蜜事业上,鞠躬尽瘁。

    先生高瞻远瞩,带领众人去寻找“柳暗花明”的新去处。最终选定了“自然隔离,交通方便,离城市近”的吉林市松花湖风景区作为蜜蜂育种和蜂产品深加工基地。建设一个集科、工、贸一体化的科研生产基地的发展蓝图,已经在先生的心中悄然酝酿。松花湖也像一幅色彩缤纷的画卷,敞开胸怀等待着创业者的到来。1986年秋,先生带领有志养蜂事业的4名职工来到了吉林丰满发电厂农场的一片空地,开始了二次创业。然而,一个每年只有几万元国家拨款的小小科研所,要实施如此重大举措,谈何容易!一切从头再来,在创所初期一无资金、二无设备、三无人才的严峻考验下,先生以开拓者的胆识,创业者的气魄,不畏艰辛,努力拼搏。

      没有资金,只有一间20多平方米的小平房,既是办公室又是宿舍、食堂和接待室,为了把有限的资金用在刀刃上,加快基地建设,全所暂时停发奖金和部分福利,这还远远不够,先生就把所里仅有的一台北京“212”吉普车卖掉;缺少人才,先生就四处招贤纳上引进人才,他和同事们说:“一个科研部门,如果没有一批具有真才实学、踏实肯十的业务骨十,等于一个人没有脊梁,必将寸步难行”。为了尽快解决科技人员短缺的问题,他当机立断,采取有效措施,招贤仟能,凡具有养蜂业务专长的科技人员,无论是本省还是外地的,只要本人同意,经组织批准,都以优厚待遇相聘。积极争取大中专院校毕业生,不断充实新生力量。选送有培养前途的科技人员到高等院校深造,提高水平。为了留住人才,他把省里配给他的安家费盖成了一座二层小楼,分配给共同创业的职工居住,而他自己,只住其中的一户。

    先生在行政上是所长,业务上是专家,整日忙得不亦乐乎。为了两不误,他只好划个“汉界楚河”:上班当所长,处理各种行政事务,履行管理者的职责;下班当专家,读书写作问津蜜蜂王国的大事小情。惜时,大概是所有学问家的一大特点。他每天上班比别人早1个小时,下班比别人晚2个小时,尽量把当天的事当天办完。在他的日历上没有星期天和节假日,大年初一还伏案撰写论文、进行课题设计。每年比其他职工多上班2 000多个小时,却从未领取一分钱的加班费。认识先生的人说,先生是个“四不”十部:烟酒不动、棋牌不会、节假不休、风雨不误。也有的人称他为“三大员”:研究员、推广员和办事员。

      经过5年左右的时间,先后共调进和培养了近20名科技人员,使专业技术人员达到全所职工的1/3,形成一支朝气蓬勃的科技队伍,科研生产出现了生动活泼的新局面,科研成果频传,经济效益猛增。没有设备,他积极组织申请上级项目,不断积累,家底一件件“攒”起来。创业者的艰辛不言自明,先生带领的蜂研人,众志成城,缪力同心,披荆斩棘,克服了一个又一个的困难,终于百川汇海,使吉林省养蜂科学研究所,从一穷二自逐渐成长为全匡I养蜂界具有一席之地的省级蜂业科研院所,蜜蜂人工授精技术等应用基础研究方面更是名闻遐迩。

    经过30多年的不断建设,坐落于美丽松花湖畔的吉林省养蜂科学研究所,每到夏季绿树成荫,花草繁茂,冬季雾淞来临则是翠柏映雪,俨然仙境。全所占地3.8 hmZ,建筑面积7 754.44 m2,一座座承载着不同功能的建筑在院内分布着。在长自山脚下,建成饲养基地6个,饲养蜂群1 000多群,保存21个原良种蜜蜂,先后承建国家级重点种蜂场、国家蜜蜂基因库、长自山中蜂保护区、吉林省蜜蜂遗传育种重点实验室、长自山蜜蜂历史文化博物馆等项目,而这些,无不凝聚着先生的心血。在几代蜂研人的共同努力下,在先生执着精神的鼓舞下,蜂研人更会精益求精,创新发展,扬帆起航。

3硕果累累,耕耘寸寸喜丰收

    先生像蜜蜂一样飞舞在花间采蜜,迎来了一个又一个金色的丰收。先生连续多年担仟中国养蜂学会副理事长。逝世前,还一直被聘为吉林省养蜂科学研究所名誉所长、首席科学家,同时,他还先后担仟国家畜禽遗传资源委员会委员兼蜜蜂专业委员会主仟,中国养蜂学会蜜蜂育种专业委员会主仟,《中国蜂业》编委会委员,《蜜蜂杂志》编委会顾问等,2006年被韩国农村振兴厅聘为名誉研究官。2010年先后荣获中国蜂业科技突出贡献奖和亚洲蜂业杰出贡献奖。

      “高高的树上结槟榔,谁先爬到谁先尝”。葛凤晨以他无畏的胆识和敢于攀登的精神摘下了一颗颗丰硕的果实。先生一生笔耕不辍,一生中,硬是一笔一画地用铅笔撰写了400多万字的论著!先生养蜂科研也是硕果累累,先后完成40多项研究成果,其中“喀(吁)黑环系蜜蜂选育研究”成果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自山5号三交种蜜蜂选育研究”、“松丹双交种蜜蜂选育研究”等22项研究成果先后获省部级科技进步奖,获国家发明专利14项;主持编写了《中国畜禽遗传资源志·蜜蜂志,出版养蜂科技著作23部;在国内外发表论文138篇。先后被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全国农业劳动模范、吉林省特等劳动模范、省管优秀专家等荣誉称号。

4老骥伏杨,初心未忘献余热

    先生的一生都献给了养蜂事业,退休后仍然坚持战斗在养蜂科研第一线,历经is年,与吉林省农科院合作,把研究方向瞄准了蜜蜂为大只授粉。由于大只系低花粉、低花蜜、低花香植物,缺乏对传粉昆虫的引诱力,蜜蜂不喜欢采大只花,所以为大只授粉在国内外是一大难题,是制约大只制种产业化的瓶颈。年逾七旬的葛凤晨先生决定攻下这一难关。他拖着年迈多病之躯,一次次地向只田里跑,一蹲就是io天半月。在他辞去所长职务退休后,十脆把实验室搬到了田间,在大只田中间搭了个草棚,将几百群蜜蜂分布在多个授粉点,现场观察,昼夜思索,攻破了一个又一个难关,最终取得了突破性胜利。

  退休后,先生主持完成了“蜜蜂为田间和网室杂交大只授粉技术研究”成果,成功驯化蜜蜂为田间和网室杂交大只授粉,解决了杂交大只繁殖和制种的难题,突破了制约蜜蜂为杂交大只授粉的瓶颈,研究出授粉配套技术及设备,达到国际领先水平。2016年,该项目获得了吉林省发明二等奖。2018年6月2日,就在先生人院前,他还在大r授粉蜂场接受中央电视台CC}}c变世界的中国植娜栏目摄制组的采访。

    先生的事迹还有很多很多,先生的足迹,更是遍及长自山区每个适合养蜂的角落。知蜂育人,是先生一生孜孜不息的追求,初心不忘,是先生留给我们的深刻印象。先生走了,却把勇于追求真知的精神留给了我们,秉承遗志,不断进取,这,就是今后吉林蜂研人追求和奋斗的目标。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