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华南陵园 » 最新文章 » 殡葬法规

唐宋清明节俗文化特色

2019-10-11 09:32:20 点击数:

一、全民式的参与性

    清明节俗在唐宋时期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之一,人们在“注重当下人生”的社会氛围中,在纪念先贤古人的同时还享受着节日所带来的娱乐活动,是群众广泛参与的活动。清明节俗期间,人们郊游踏青、荡秋千、赐新火等,在各种仪式和群体活动中寻求自我意义上的精神满足,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

    到了宋代,清明节可以说是民间娱乐最集中的日子,出去游玩的人数众多,上文在清明节演变过程中提到《东京梦华录》与《武林旧事》里都有记载当时清明节日“笙歌鼎沸,鼓吹喧天”的热闹情景。其中“倾城而出、接踵联肩”等词都可看出当时的清明节是一个不论贫富,不管阶层,全民参与的节俗。

                   上海墓园,上海陵园,华南陵园,华南陵园地址,

                   

    唐宋时期的清明节俗己经开始偏向于全民参与的娱乐活动,但还是保留了对先祖的祭拜等一些仪式。唐代寒食节一项重要内容是上坟祭奠祖先,特别是在初唐,寒食上习俗蔚然成风。唐高宗永徽二年(公元651年),有司上书,请高宗从太宗李世民祭祀高祖李渊的旧制,于清明寒食时“上食如献陵(高祖李渊陵)。”

    唐宋时期清明节俗虽带有上坟扫,但在很大程度上还是欢娱成分在增多,人们更倾向于踏青游玩等娱乐活动,这使得清明节俗在很大程度上为人们提供了一个聚集在一起尽情狂欢的机会。
    在现代社会,人们日常生活的压力与烦恼与日俱增,陶醉于短暂的欢娱之中,在依托节日文化内涵的基础上可以让人们重新找回失去的自我,节日也因为它的全民参与性而被赋予了更多的内容与不同寻常的意义。
二、空间上的随意性
    唐人郊游,并不刻意选取热闹繁华之处。桓彦范少年时,常与人“饮于荒泽中”。日暮时酩配大醉,便于同醉者倒在荒野中酣睡。长安城南神禾,少陵诸原高下起伏,从韦曲直达南山,濡水贯穿其中,樊川莽莽苍苍,皇子阪、鲍破、丰润阪、洛女破、雁鹜阪散步附近,是长安人郊游常去之处。
    上文也提到宋代东京清明节活动十分丰富,皇帝和宗室会派人前往帝陵进行祭,尤其是军乐队活动,别为一景。士庶到郊外尽情游玩,城内市场异常火爆。
    诗文中“野祭、旷野、野田”等词的描写,以及唐宋清明节人们的野外聚饮,可见唐宋时期,无论是扫祭祖还是踏青游玩,人们对地点的选择都比较随意,在郊外、野外比较宽广或风景怡人处便可。因清明节转化为一种节俗根源于农业生产,是古代农业文明的产物,它根源上就决定了中华民族“天人合一”的思维方式。清明节便是中华民族天人合一思维方式在节日文化上的体现,它集中体现了自然生命与人类生存在生机勃发、生命涌动的春天相感应、相融通的特征。而古人渴望回归自然,天人合一的思想,与现代人旅游目的也不谋而合。
    泛舟出游,也是唐人流行的郊游方式。《剧谈录》卷下“白傅乘舟”记载,金陵“居人以叶舟浮泛,就食孤米、妒鱼”。白居易退居洛阳时,也在霞雪飘飘时,与僧人佛光坐于篷艇上,“船后有小灶安全同颤而饮,角仆烹鱼驻茗”,自洛阳建春门泛舟南游香山,于“舟中饮啸方甚”。《甘泽谣》记载陶现家于昆山,自备三条船,“一舟自载,一舟置宾,一舟驻饮撰”,“泛糟江湖,遍游烟水”,“逢奇遇兴,则穷其景物,兴尽而行”。卢简辞钦羡不已,在伊水畔建有一所亭榭清峻的别墅,常与子侄泛舟眺赏篙洛胜景。
三、情感里的复杂性
    节庆活动是人们情感的一种宣泄,与其他节俗表达的或喜悦或哀伤的情感来看,清明节俗所包含的情感则更为特殊,它是生与死的对话,是生者对死者深沉的祭拜与怀念,也是生者对生命的一种狂欢与喜悦,在这个过程中,体现了人类与自然的融合。逝者与生者、哀伤与欢乐这对人世间的悖论也得到了充分的协调和展现,是一个悲喜交加的节日。人们既有生离死别的悲酸泪,又有踏青流筋的欢笑。
    (一)喜—春回大地的乐感
    春天万象更新,人们见景生情,在春天的大好时光里感受到生命的活力。从生产活动来看,无论是采集、渔猎,还是农耕、畜牧的生产方式,都从春天开始。唐宋清明节期间外出踏青游春,这时春天的生机一览无余,相对其它节日来说,无疑更能让人感受到生命气息和活泼的生机与希望。在清明节融合的三个节日民俗活动中,都包含着春天特有的对生命关注的习俗。
    (二)悲—逝者已逝的伤感
    然而春天既是充满生机、令人涌动着希望的时刻,也是一个触发人愁绪的季节,人们在落英缤纷中感受着青春流逝。在唐宋诗词中涉及到春季的作品除了欢乐,还有很多都充满着哀伤悲凉的气氛,这与他们的生命意识与惜时心理有关。“春秋代序,阴阳惨舒,物色之动,心亦摇焉”,自然景物与人的感情有相通之处。
    春天逝去容易使人们联想到美好岁月的逐渐消亡,容貌的变衰使得他们回想起人生的种种不如意,面对春景,人们就会把自己的伤时感伤心理寄托给春花春月。在春天的节日中,人们这种情绪更为突出,因为节日给人们一种时间流逝,年岁更新的感受,尤其是敏感的诗人们在热闹的节日背后,会感受到那种岁月悄然而逝的伤感与无奈。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