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青烈士陵园电话

新闻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长青烈士陵园动态

唐代招魂葬习俗及其流行原因解析

2019-10-10 05:28:05 点击数:

    招魂又称复。“复,谓招魂,且分祷五祀,庶几其精气之反。望反诸幽,求诸鬼神之道也。招魂是我国古老葬礼的一部分。这种葬礼,后来逐渐演变为一种墓中不放尸体的虚葬,又称为招魂虚葬或招葬。对招魂葬,学界研究者颇多,如朱松林rn}、宁欣、杨晓勇、徐吉军等学者从不同角度论述了与此葬俗相关的内容。纵观这些成果,或集中于先秦,或集中于魏晋,很少对招魂葬习俗最流行的唐代进行研究。本文不揣浅陋,试就唐代招魂葬的习俗、仪式、影响及原因进行探讨,以求证于方家。

    “万里无人收白骨,家家城下招魂葬”不仅描绘了战争的残酷,更记述了唐人对战死者的招魂葬习俗。招魂葬死者,张籍的描绘并非孤例,在唐代文献中有众多的招魂葬记载。大业十三年(61 //,在平定薛举叛乱中牺牲的金紫光禄大夫赵安“以永徽三年岁次壬子十月十三日,乃招魂与夫人王氏同葬于河南县平乐乡之里。大业十四年(618),吉德备在平定李密叛乱时,“没于阵所”,其子于“贞观十八年岁次甲辰二月乙巳朔五日己酉”,“招魂卜葬”[7fio。杨绍宗的妻子王氏生母早亡,为继母所鞠养。至年十五,“父段辽左”。王氏乃“招魂迁葬,负土成坟’。陇西成纪人李延祯,于垂拱元年终于其姐夫润州延陵县令官舍。其兄李延祥“自洛入吴,亲令灵械,迁殡于东都邝山尚书谷之北,,。第二兄李延祖“遂乃访旧痊于北邝,附新莹于西毫。年祀悠远,荆棘荒芜。……以大唐景龙三年岁次已酉十二月景申,招魂葬于堰师县西十三里武陵原大莹,礼也”卿。不仅汉族实行招魂葬,即使是刚进入中原的胡人,也流行招魂葬。乾元二年(759),安禄山死后,“思明复称大燕,以禄山为伪燕,令伪史官翟一撰禄山、庆绪墓志,而禄山不得其尸,与妻康氏并招魂而葬,所谓哀后者也”。

                     长青烈士陵园,长青烈士公墓,长青陵园,长青公墓,

                         

    招魂葬俗不仅流行于民间,在唐代皇室也极为流行,而皇室招魂葬者,多为在政治斗争中的被害者。如唐睿宗的刘皇后、窦皇后为武则天害死,不知葬所。后来都为其举行招魂葬。而唐中宗的赵皇后,因其母常乐公主得罪武则天而被害死。因不知葬所,所以为其举行招魂葬。而唐代宗的沈皇后则因“安史之乱,,不知所终,最终也在唐宪宗时招魂而葬。唐初安王李孝基,则是在平定刘武周叛乱时,为敌所害。“购其尸不得”,只能“招魂而葬之’

    由此可见,实行招魂葬的大多为因战乱或溺死而找不到尸骨,或客死异乡,一时无法归葬者。其亲属出于归葬或合葬的需要而为其举行招魂。如钱塘县尉元真死于任上,因“安史之乱”,无法北归,只能暂盾于寺庙的果园。由于其生前无子,死后只能由其女为其招魂安葬。

    招魂葬的形式,史书没有详细记载。但太常博士彭景直,在提及唐中宗思皇后赵氏招魂葬时,谈到了招魂葬的具体做法:“以皇后补衣于陵所寝宫招魂,置衣于魂舆,以太牢告祭,迁衣于寝宫,舒于御榻之右,覆以夷袅而衬葬焉。以死者的衣物招魂,然后安葬。因此以死者衣物招死者魂灵而合葬,是唐代举行招魂葬的一种形式。如安南都护李象古及其妻子韦氏和三男二女遇杨湛清叛乱,被沉于长江之滨。兵解之后,遗骨无存,其弟李于及儿子李填虔在长庆元年窒衣冠于洛阳先太师之莹右”举行招魂葬

    对那些去世时间久远,无法找到死者衣物的,则以与死者关系最为亲密的亲人衣物招死者魂灵来合葬。如裴氏丈夫武珍于贞元元年战死于卫州(今河南卫辉,裴氏无法找到丈夫尸体。在裴氏去世后,其子女以招魂葬的形式将裴氏与其丈夫武珍合葬。但因武珍已去世二十年,无法找到其衣物,子女只能“奉夫人之裳帷,招府君之魂,合衬于江阴县嘉宁乡五乍村之平原,礼也”,即以母亲的衣物,招父亲之魂来合葬。

    据太常博士彭景直说,唐代招魂葬的仪式是按照《汉书·郊祀志》葬黄帝衣冠于桥山的典故来进行。汉代如何葬黄帝衣冠于桥山,史书语焉不详。清人许三礼在《招魂葬服说》中,详细记载了当时人孙共城所增加的招魂葬祭之礼。据说东汉李固为梁翼所害,其子李燮在招魂葬李固时,“即卜吉制棺,用缎绢作明衣,领下定白绩条,写如神主式,称号姓名,生时年月,招厥魂而硷葬之,宜也”n=nay。这里虽然记载的是东汉招魂葬时的葬服形制,但唐人以衣物招死者魂时,应与此差别不大。“其孝子即披发跌足,寝苫枕木,照斩衰服制行,可也。v n ppG9

    唐人为何要用衣物招魂,释道世解释为:“魂是灵,魄是尸。故礼以初亡之时。以己所着之衣。将向尸魄之上。以魂外出故。将衣唤魂。魂识己衣。寻衣归魄。那么为什么要在招魂的衣物上,写上神主姓名?“以魂识其名,寻名入于暗室,亦投之于魄。

    除以死者或亲人的衣物招魂,合葬死者外,唐代还流行以茅草或白纸做成死者的形象来招魂,然后合葬的形式。如杨绍宗妻王氏招魂葬父时,“王乃收所生及继母尸枢,并立父形像,招魂迁葬讫,庐于墓侧,陪其祖父母及父母坟”。王氏招魂葬父,是并立父形象。而这形象是茅草还是白纸,文中没有明说。但杜甫的“暖汤i我足,剪纸招我魂”即之句,说的就是剪纸做死者形象来招魂。而陇西李氏的招魂葬,就是其子“束茅像形,号诉申论,谨招先姚之魂”回,‘,即用茅草扎成死者形象招魂,然后合葬。

    唐代还有一种水边招魂死者的葬俗。如李会昌的招魂葬,是因其远在交趾(今越南河内)遭遇土将杨湛清之乱,“为贼刃所加”;而其尸骨因“凶党疑惧,遂愈弃僵尸,浑乱波痊”。其尸骨是被抛于水中无法找到。因此在“王命克通”后,其家人“达于海部,哭励沧波,修履糯檄,累十日致奠滨隅,举帛来魂,次呼仲名,仿佛而至,悉负归东洛,丧礼有差。以长庆元年十一月九日次,葬忠魂于北邝故原,礼也”。即李会昌的家人先在海里打捞,再用打捞来的鞋子在海边的空地上招魂死者,招魂时要用招魂蟠,招魂蟠上要书写死者姓名;招魂时要呼喊死者之名。王建就有“单于送葬还垂泪,部曲招魂亦道名”之句。招魂为什么要用招魂蟠,招魂蟠为什么要写死者姓名?释道世解释道:“巾番招魂,置其乾地。以魂识其名,寻名入暗室,亦投之于魄。或入于重室。重者也,以重之内,具安祭食。招魂用招魂蟠,招魂蟠上书写死者姓名,是因为所招之魂就可按姓名,寻入暗室,投于尸体之上;或进入墓室,安享祭食。招魂结束后,要将招魂蟠及招魂所用物带回故乡,归葬于北邝。因此,李商隐吟道:“楚水招魂远,亡仔山卜宅孤。

    唐代招魂葬的考古遗留,可从河南堰师杏园M1905李延祯招魂葬墓的考古发掘中略见一斑

    唐人举行招魂葬的原因,可以归纳为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唐代招魂葬的盛行,是与唐代社会的动荡不定密切相关。由于战争连年不断,人民或死于战乱,骸骨无存,或客死他乡,无法归葬。而归葬先莹,被唐代人认为是重孝的表现。对于死者来说,段后能与祖先葬在一起,在冥冥世界与亲人团圆,也是生前的一种心愿f}}}由于“亡魂是难以独自回去的,只有依靠巫师招魂引导才有可能到达目的地。如赵安、吉德备、娄敬、杨绍宗妻子王氏之父、张巡、元真、姚栖云之父、武珍、李象古、李会昌、冯广清、马从武都是因战乱而死,家人因无法找到其骸骨,所以举行招魂葬。而王纂、王宝、权毅、李延祯、郭行节、张安之父、王立、张文绪、韦敬、冯君衡、杨历、陇西李氏的丈夫以及张晕的招魂葬都是因为客死他乡,距离故乡遥远,尸骨无存,所以家人为其举行招魂葬,让其魂归故乡,有所归附。而吉德备、娄敬、李延祯、张巡、元真、李象古、马从武的招魂葬,主要原因是为了让死者归葬于祖先旧莹或大莹,与亲人团聚,魂魄有所依附。

    其次,与唐代人的“鬼有所归,乃不为厉”的观念密切相关。唐代人认为,只有死者灵魂回到其躯体,才既不会使死者痛苦,又不会威胁活着亲属的安全。为避免死者鬼魂作祟,就必须采取招魂的形式,将其在外飘荡的灵魂招回来,使之返回躯体或尸体、扩穴、阴间,有所归附。只有这样,其灵魂才不会为厉。这种观念,在张巡招魂葬中,李翰交代得特别清楚。他之所以请求为张巡及战死将士举行招魂葬,就是因为“强死为厉,游魂为变,有所归往,则不为灾”。只有“招魂葬送巡并将士,大作一墓而葬”,才能“使九泉之魂,犹思效命,三军之众,有以轻生。既感幽明,且无冤厉,亦国家志善,垂戒百世之义也”。即招魂葬张巡及其将士,既可以免除这些战死者鬼魂为厉,招致灾变;又可以使在九泉之下的死者仍然想着效忠朝廷,还可以鼓舞三军将士视死如归;更可以彰显国家“志过h}善,垂戒百世之义”,真可谓一举多得。招魂葬可以避免死者鬼魂为孤魂,可以使其归故乡。这在张籍的诗中有所表现:“又闻招魂有美酒,为我浇酒祝东流。疡为魂兮,可以归还故乡些;沙场地无人兮,尔独不可以久留。

    再次,唐代招魂葬的盛行,是与唐代民间流行夫妇合葬之风息息相关。唐代人认为,只有夫妇合葬,才符合周礼。如赵安、夏侯府君、王宝、权毅、郭行节、张安之父、王立、杨历、冯君衡、韦敬、崔宝庆、张文绪、张嘉庆、姚栖云之父、陇西李氏之夫、张晕、武珍、曲系以及冯广清的招魂葬,都是为了举行夫妇合葬而举行的。如罗州大首领杨的招魂葬,是为了“申孝子不忍隔亲之情也”耀叭。可见在当时人看来,夫妇合葬可在另一个世界里再为夫妻,相依为命。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