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墓园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政策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青浦公墓 » 至尊园 » 墓园动态 » 政策法规

郑孝胥墓穴考察记

2019-10-10 04:23:38 点击数:

    天聪三年(1629年)在沈阳东郊天柱山下修建311福陵。300年后,就在福陵墓旁,却出了个伪满洲国总理大臣郑孝晋的墓穴、。为了·考证此辜,我专程赶赴天柱山脚下,拜访了东陵区高坎镇七问房村党支部书记黄修元。据黄修元同志说:1930年前后,其父在伪满洲国总理大臣郑孝骨府上当雇工,郑孝青死后黄家被安顿在郑氏墓旁看坟。后来墓碑被抬走了,时问久了也就没有人知道墓主是谁了。虽说黄修元生长在墓旁,但对于郑孝骨何时为何葬在此地、下葬场面怎样,却不知如何作答。但黄修元还是介绍了墓穴被打开时的一些情况。

                     至尊园,至尊园墓地,上海至尊园,青浦至尊园,

                      

    生产队为了储存氨水,便想到村旁这个全封闭、钢筋混凝土建筑。当村民听说要砸开这个墓穴,都来观看。在几百双直勾勾的眼晴的观望中,几把十多磅重的大铁锤,不由分说叮叮吮吮地砸了起来。一会的功夫,这个全封闭的建筑被砸出一个阴森可怕的大洞。几个壮汉手持火把钻了进去,不大一会就抬出了一口涂着紫红色大漆的园头棺材。紧接着,又是一阵敲击声,棺盖被砸开了。当撬开棺内的密封板时,只见一个留着八字胡须,闭目“安睡”的老头出现在人们的面前。起初,那老头脸色红润,身着的衣服和铺盖着的缓罗绸缎闪闪发亮.可一见风,那满身的服饰支离破碎,脸色由红变紫,又由紫变黑,很是吓人.棺木被劈成一条条的劈柴,尸体被抬到柴堆上,焚尸大火熊熊然烧。过了一会,人们便看不清被烧者的面孔,只见两只穿着白线袜子的脚,被火烧得顺着脚后跟流油一一据说“墓穴中只有几个被打碎的陶罐,未发现有价值的殉葬品”。

    为了把问题搞得水落石出,我又第二次到七间房村考查。从一位八旬长者那儿了解到:当初还有块墓碑,现在可能还在村委会大院的柴垛下。为了能亲眼目睹一下有无石碑?谁的石碑?我又得到了黄修元的帮助。一会的功夫,十几个村民把柴垛搬开了,果然有一块石碑。我喜出望外,扫去碑上的泥土,只见上面刻着“大助位郑公孝骨、浩封一品夫人吴夫人之墓。”此刻,虽天色已晚,但我不虚此行十分商兴,特别是亲眼目睹了墓碑,我开始相信这是郑孝哥的墓穴.
    郑孝胥于1938年4月死在新京(长春)自宅,经中日官员35人组成的国葬委员会公告:经遗族与政府根据郑孝骨“愿其坟墓傍近皇居”的遗愿,选定墓地新京东方七英里的“石碑岭.”可眼下在离长春数百里之遥的沈阳夭柱山下、努尔哈赤墓旁,却出了个郑孝骨墓穴.为了搞清楚其中的缘由,我又开始收寻。
    郑孝胥曾在清政府做过驻日本神户的领事,做过一任广西边务誉办。后经陈宝琢,庄士教的极力推举,1923年被溥仪召进宫并一直在皇帝左右.在日军俊入我国后,郑孝哥摇身一变,又卖身投靠日本人,与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谈妥了由溥仪出任“执政”,由他出任国务总理建立伪满洲国的条件。1932年9月郑孝骨同新任日本关东军司令官兼第一任驻“满”大使武膝信义,签定了丧权辱国的《日满义定书》,又作为伪满洲国皇帝溥仪的特使,到日本向天皇表达“亲善厚意”而受天皇“优漫等遇”。后来,被日本人赶下台遂居长春。1938年4月中旬在柳条路自宅缠绵于病床,由满铁市立医院的日本入山口博士医治,诊断为十二指肠溃疡病··一17日夜腹内流血甚剧,病情骤然变化,18日上午遂然死去.当时由总理大臣张景惠任命了以藏式毅为委员长、由中日官员35人组成的国葬委员会。并发布公告:经遗族与政府根据郑孝哥“愿某坟墓傍近皇居”的遗愿,选定墓地离新京东方七英里的“石碑岭。”这就是一些人,包括一些民国史研究学者认定郑孝骨葬在长春的根据。
    为了解开郑孝骨墓地之谜,我又沉入史海。当我翻阅1938年5月2。日《盛京时报》时惊奇地发现:“故郑前总理墓地决定东陵东方,已于昨日展执行公式之地镇祭", 24日报载:“……选定奉天郊外七间房,决定七月三日举行出殡安葬”0 25日又刊登:“故郑公墓地决定经过:井上禅师献赠,生前宿愿克遂,诗人宰相永伴先帝陵侧”其中写道:“于月之二十一日举行莫基礼既刻着手建设工程,定于七月四日隆重举行安葬式。该地老松苍翠,风景绝佳,三面环山。故总理生前参拜东陵曾叹曰:“愿晚年于斯而送晴耕雨读之生活。”然前已内定之新京郊外石碑岭墓地,所以突然见诸改在奉天东陵者,乃故总理公子现邮政总局长郑禹氏遵故总理遗志·~一。奉天高野山住持井上禅师申请“真言宗,自弘法大师以还,即以国家主义为本,满洲国之寺庙自以敬祈满洲国之安.泰第一人,现地虽为建立御寿之予定地,然以为郑总理国葬之墓地,亦请将墓地建设小丘一带二百五十五亩(约六万坪)无偿献纳.故悬案已久的墓地选址亦告决定.此井上法师之美举以日满亲善之龟鉴,领为郑家与国葬关系者吝方面所感叹云。"7月2日的报端又见署名傲霜庵的文章:“念念不离皇上左右,其人固死为护国之魂,英灵永留国都,故安葬之地于京郊,此谋极为不妥当。无奈新京为重新建设之国都,四郊萧然,落莫异常,历史的色彩颇为稀溥。并无风景可赏,求一适宜地点而不可得。于是遗族与当局诸多物色之结果,遂在天柱山下浑河畔卜得一绝好地点,乃为福陵附近之一丘,各种条件无不具备,就中在皇室方面。葬诸福陵一旁一事比诸安葬新京近郊当更觉亲切。且每途渴陵机会可以凭吊,果尔则郑老亦可以螟目于地下突。尤其是为奉夭增一名胜,以慰七十五万民仰慕之情。吾人对于遗族及当局,转不禁为之感谢,未始非我们的大奉天之名觉光荣也."7月3日国葬这一天,“天气微阴,细雨纷纷,郑孝骨灵框由满铁列车从新京运抵奉天车站,满日官员70余人前往迎接,鸣吊礼炮十九响.国葬委员会委员长藏式毅致辞曰:“··一唯沈之阳,地名同仁,龙肌东来,势动星辰,通违而南,土厚泉甘,林丘间渊,琴书可耽,公爱此境,欲结草庐,先忧后乐,未赋遂初,葬公于此·一”07月4日《盛京时报》以整版篇幅刊登郑孝臀国葬式的祭坛、入墓等情的照片,墓地竖有“大勋位郑公孝臀、浩封一品夫人吴夫人之墓”的石碑.
    至此,郑孝骨墓穴之谜已经揭开,可以肯定地说:郑孝骨确实葬在清太祖努尔啥赤墓地福陵的天柱山脚下。郑孝晋的全封闭、钢筋混凝土墓穴尽管被砸开,但标记郑孝骨之墓的石碑依旧躺在七间房村村委会大院的木柴垛下。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