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天逸静园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独特葬式背后的生态原因

2019-09-25 05:29:14 点击数:

    麻山苗族不仅利用天然的洞穴居家,还将洞穴用作死者的安息之地,在麻山调查,有两套地名极为显眼,其一是某某红岩,其二是某某白岩。红岩是J昔活人居住的山岩,白岩则是指安葬死者的山岩。仁且凡安葬死者的山洞,洞日都掩映在丛林之中,十分隐蔽。田汝成的记载中没有提到这一点,应当说是十分自然的事情。对这种将死者安葬在山洞}I,的琴早式,目前学术界所用的术语有些混乱。一部分学者称为崖葬,一部分学者称为洞葬。但全面考察麻山苗族的葬式后,笔者认为类似的术语大有澄清的必.要。

                    天逸静园,玫瑰园,天逸静园玫瑰园,殡葬,丧葬,

                    

    麻山苗族的葬式,其实是一个高度复合的概念。他们执行的葬式,棺框完全不埋人地下,而是膺置在空气之中。但膺置的处所却可以千差万别,既可以膺置在大树上,即考古学家所称的“树葬”,也可以少晋置在临水的悬崖匕,这就是考占学家所称的“悬棺葬”,更多的是放置在天然溶洞中,这就是考古学家所称的“洞葬”或“崖葬”,困更特殊的是将棺枢用绳索悬挂于山崖之间。此外,在麻山苗族中,还要实行假葬,等到正式丧仪结束后再正式安葬,这就是考古学家所称的“二次葬”。苗族实行这一葬式的人观和生态观值得进一步考究。

    由于近年来丛林萎缩,早年掩映在从林中的崖葬洞口和悬棺葬洞口,现均可以被直接观察到。初看之下,这些安葬遗址分布似乎没有规律,好像是什么地方有一个溶洞或山崖就随意安葬一些死者,而且,对这些被安葬者的人名,后人一般不能准确地i己忆,几乎无人能够明确指认棺枢中死者的名称,但死者属于哪个家族,却一清二楚,这与当地苗族鬼师对本家族死去的先辈人名能够倒背如流正好形成鲜明的反差。格凸河两岸悬崖的溶洞中,崖葬遗址特别密集,探勘这些崖洞后,又可以得出另一个印象,不同家族的死者,其安置区位各不相同,安置的方式也小有区别,比如,棺木放置的方向就互有区别,棺木形制也小有差异,足证他们的葬式并非随意安葬,而是各家族间延续着稳定的传统。遗址踏勘的上述情况,至少可以说明如下四个方面的问题:第一,不同家族间安葬死者的位置有一个大致的区分,一般不会将自己先辈的棺枢后置到其他家族的墓区内,因而,每个家族父子联名谱表提及到的死者,究竟安葬在哪一个区位是一清二楚的。只是不能指认是哪一位死者。这充分表明,他们关注的要点是葬式的按传统完成,却无意将安葬点作为永久的悼念对象去看待。事实上,各家族每年举行的祭祖活动,都不需要到祖先的安葬点去进行,而是直接在家中执行,用意是把祖宗的灵魂接到家中来接受祭享。因而,准确记忆哪个祖先安葬在哪个具体地点,在他们看来没有实际意义。第二,对这些悬棺葬、崖葬遗址,当地苗族并没有精心维护的意图。在口常生活中,总是尽可能远离这典安葬点,甚至是故意避开这些安葬遗址,如果这整安葬遗址遭到破坏.他们并不会感到内疚,或者加以修复。足证他们的用意仅止于将死者按传统安葬,就算完成了使命。以后发生的事情,无须关心,一切任其自然。他们认为,只需要按时祭祀死者就够了。第三,将死者安葬在什么地点,按什么方式和规格进行安葬,取决于两个方面的要求,一方面他们高度尊重死者生前表达的意愿,另一方面,对以后家族发展是否顺利往往归因于安葬死者是否合乎规格,是否满足了死者的意愿。很多“二次葬”都因为后者而起,比如,家中有人生病,经鬼师占卜后,就可能对某一位祖先实施二次葬,二次葬一完成,也就一了百了,不再过问。第四,悬棺葬、崖葬、树葬在当地苗族的观念中是一种终极的安葬形式,因而,此前要执行很多丧仪,如“假葬”、“办冷丧”、“洗骨”、“二次葬”等。其中,最隆重的一次丧仪祭奠,称为“解簸箕”。按字面理解,“解簸箕”就是把死者的肉体理解为簸箕,拆散簸箕的目的就是使包裹在肉体中的灵魂获得最后的自由。

    上述丧葬行为折射出当地苗族的人观,在他们看来,举行各种丧葬的目的都是为了释放死者的灵魂,使他的灵魂顺利地返归祖宗的所在地去与祖宗灵魂团聚,重新过一种与生前相似的生活。这也是他们千方百计不将死者埋人地下的原因。因为那样做,很可能会把死者的灵魂封闭在地下,永远得不到自由,同样只要灵魂得自由,肉体是否存在对死者来说便无关紧要,这正是麻山苗族不注重扫墓和维护这些安葬遗址的原因。而实施“洗骨”和“二次葬”,是为了能动地释放死者的灵魂,因而,重新处置死者的遗骸,不算罪过,反而是功德。从这样的人观出发。田野调查资料和文献记载的各种丧葬习俗才能得到符合逻辑的解读。

    此外,麻山苗族长期延续风葬,不仅有人观上的原因,也是他们适应当地自然环境的产物。事实上,在麻山地区,除了溶蚀盆地底部外,几乎找不到可以埋葬棺枢的理想地点,而溶蚀盆地底部又恰是每年都有可能被水淹的风险地段,也是当前土地最肥沃的地段。在溶蚀盆地底部实行土葬并不具备起码的自然和生态环境,相反的,实行悬棺葬和崖葬却可以节约土地资源,避免死者与活人争地。也就是说,他们的丧葬习俗也是一种惜土如金的好风俗。对此,在田野调查中,乡民们从不讳言。他们会很质朴圣也说:“我们这儿土地太少,坟埋多了,到哪里去种庄稼?’’山上的荒地虽多,但土层薄,向下挖掘还不到十公分就可能碰上坚硬的基岩和砾石,难以挖掘,根本无法安置死者。

    与内地一样,地方政府也在麻山地区推行火葬,推行移风易俗的改革。宣传的理由是:改成火葬可以节约土地和丧葬费用,又不会影响环境美观。但在宣传的实践中,乡镇干部普遍感到白己的宣传不合逻辑,而处于尴尬境地。因为这儿实施的传统葬习,从未挤占过一寸耕地,也不需要对丧事大操大办,更不会追求葬具的奢侈豪华,因而,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讲,传统的葬习都与移风易俗的初衷不相矛盾.这样的传统从实用的角度看,根本无须改变。这就使得在当地实施火葬,反而引发了一系列始料不及的社会问题.。麻山地区受环境所限,没有规范的火葬场所,实行火葬,得将尸体长途运到中心城市,不仅浪费资财.而且,尸体处理很难及时而招致家属的反感。火葬后的骨灰怎么处理又成了新的问题。送进山洞违反了当地苗族的传统,在平地修筑墓地又要占用土地,这种两难的处境,各级行政官员都感到左右为难。通常,最终只能套用汉族地区的方式,让当地苗族修筑连片的墓区安葬骨灰,事情是做了,但与他们开始时的宣传相左,当地乡民仍然兵获到役有办完丧事,变通的处置办法则是将死者的姓名和生辰八字写在木板上,装在木盒中,做一次‘确哗簸箕”仪式后送人本家族安葬死者的山洞中去。至此,当地苗族乡民才感到丧事办完了,但安葬骨灰的坟墓却作为遗留问题搁置下来。

    鉴于移风易俗的执行结果出乎意料,因而,很多行政干部对当地苗族的葬习都只能采取尽量回避的作法,默许当地乡民按他们希望的办法去完成丧礼。致使今天在这一地区,有的实行火葬,有的继续实行洞葬,有的实行二次葬,个别边远村寨还继续实行树葬。因此,若从尊重少数民族的人观和生态观的角度着眼,应该给予当地乡民习俗更多的尊重和宽容。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