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河乐遥园热线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网站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乐遥园 » 新闻资讯 » 网站动态

殡葬改革后的土葬行为及其特征

2019-09-14 04:40:10 点击数:

    一直以来,学界存在一种误解②,即殡葬改革政策中已涵盖了村民土葬习俗的考量和安排。事实上,尽管殡葬政策与村民土葬习俗经常在农村土葬行为层面同时发挥作用,但两者之问的关系并没有廓清。根据《殡葬管理条例》yob,我国殡葬改革的方针是积极、有步骤地实行火葬,改革土葬,节约殡葬用地,革除丧葬陋俗,提倡文明节俭办丧事。但是在具体的实施过程中,主要工作都放在了遗体火化推广工作上了,对土葬习俗改革工作的推广力度明显不够,对殡葬文化的传承与创新缺乏理性思考,殡葬改革工作一直停留在行为层面,直接导致安徽农村地区出现遗体火化比例高、二次土葬比例也较高现象。结果,农村殡葬改革不仅没有节约殡葬用地,反而增加了办丧事成本,并且在丧葬陋俗革除、文明办丧事方面收效也不大。

                              ,乐遥园墓地价格,乐遥园,浏河乐遥园,太仓乐遥园,

                             

    如果简单地将二次土葬现象归因于以上分析,未免过于简单。还有一个问题也是导致土葬比例高的原因。具体来说,就是随着家庭联产承包制和土地二轮承包制的完成,国家对农村的制度性嵌入强度整体上呈现下降趋势,直接导致政府对村民土葬行为控制力减弱。此外,白1997年开始的殡葬改革,不仅仅是土葬行为的变革,更是一项改变整个社会丧葬习俗的运动,引起的反应必然是连锁性的,甚至对农村传统孝道、村庄秩序等都产生了影响。但政府准备不够,估计不足,并未就殡葬改革对农村经济、社会和文化的深层次影响做出充分考虑,对其中的观念差异、行为摩擦、利益冲突和干群矛盾缺乏正确的解读和有效的应对,造成在殡葬领域无法实现“国家与村民社会的良性互动”flll,甚至会表现出一定程度的与改革目标的背离。

    客观地讲,改革开放以来的40年,是中国农村发展最快、最好的40年,中国农村在经济、社会等很多领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这与政府的努力是密不可分的。而农村税费改革的完成和村民白治的全面实现,标志着农村公共产品的供给由以往的民办公助转向了公办民助时代的正式来临。而“弱中央,强地方”也准确折射了政府对农民影响力弱化的现状。殡葬改革初期,对私买墓地、乱埋乱葬、大坟头等严重影响殡葬事业发展的行为,执法者通常使用训斥、以罚代葬、以罚代平、强平等手段。而如今,对“地中坟”“田中坟”“屋边坟”等乱埋乱葬现象,已很少使用惩罚手段。取而代之的是,常常利用民问的本土性资源,借助说服、教育、劝告等方式,极富“人情味”地推进殡葬改革工作。
    199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主席令}1998]第9号)颁布实施之后,农村的殡葬工作推进愈益柔性化,政策执行效果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殡葬工作者白身拥有社会资源的多少和社会关系网络的大小。而从一个侧面来看,被执法者,即村民的社会资本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殡葬改革工作的成果。或者可以这样认为,殡葬改革者、村民双方基于社会资本的博弈决定了村庄殡葬工作的走向。现实中,被执法者一一村民们比邻而居,其相互问社会资本结构及村庄社会资本也会影响殡葬改革工作的开展。
    根据我们的调查,结合安徽省一些县市民政系统殡葬数据,可将当前村民土葬行为特征总结为三点。第一,“骨灰棺葬”盛行。“入土为安”思想的影响力仍然十分强大,许多村民违反殡葬政策规定,偷偷进行土葬。尤其是火化之后“骨灰入棺”的比例相当高,严重影响了殡葬改革工作的进程。阜阳市F县A村,2010一2017年,32逝者,火化之后“骨灰入棺”的比例是100% 六安市F县B村,2010一2017年,37逝者,遗体直接入棺的比例是5.41%;火化之后“骨灰入棺”的比例是91.89%;火化之后入公墓的比例是2.7%。第二,土葬费用增加。节俭办丧事是殡葬改革的主要目标之一。然而实施殡葬改革之后,丧葬费用反而有所增加。新增开支主要包括:火化车费,因为是运输遗体,火化车费是普通车费的多倍,滁州市D县B村,距离火化地点35公里,2017年火化车费一次400元;棺木的花费,因为殡葬改革,许多棺材铺遭到查封,棺木价格上涨,而且幅度很大,2017年滁州市D县一具普通棺材6 000一8 000元;骨灰盒的花费,2017年毫州市M县殡仪馆,长一尺宽高半尺的水泥骨灰盒200元,普通硬脂塑料骨灰盒600元,木质的骨灰盒2 000元左右。第三,内卷化严重。强制火化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土葬仪式中包含的虔诚与信念,但一些传统殡葬习俗还是被坚守了下来。在宿州市S县、滁州市Q县、毫州市G县农村调研发现:殡葬改革前,土葬环节主要包括棺材准备、报丧、入硷、设奠、贴挽联、哭丧、戴孝、吊唁、朝灵、闹灵、送灵、路祭、下葬等;殡葬改革后,原有环节一样不少,而且增加了花圈、纸扎、灵车、骨灰盒准备等环节。可见,殡葬改革之后,农村火化率确实提高很多,表面上看殡葬改革效果不错,但实际上村民的土葬习俗、土葬行为并没有变化,土葬仪式依然牢牢占据农村殡葬文化领域,甚至因为火化,土葬仪式环节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出现了增加趋势,导致更多的农村资源被卷入土葬中,殡葬成本随之提高,土葬“内卷化”特征愈益明显。
    根据新制度经济学的观点,殡葬改革制度是深刻嵌入于社会关系网络中的。而被嵌入的社会关系网络反过来会影响火葬改革的进行,骨灰棺葬盛行、土葬费用增加和丧葬习俗“内卷化”就是村庄社会关系对殡葬改革制度施加影响的结果,土葬行为不过是内化于村民个体的村庄社会规则的反映,并且这些行为具有延时性与文化性。这充分证明传统土葬礼仪在村庄社会公共空问仍然具有一定的生命力,其道德教化作用不容小觑。而火葬化尸骨于无形,有违村庄传统丧仪,为村庄“小传统”所不容。结果就是,村庄社会关系网络和殡葬改革制度对村民个体的殡葬行为共同进行了限定与形塑。但是村民个体所拥有的社会资本不一,导致殡葬制度对村民行为嵌入强度有所差别。一般来说,政府原本可以通过基层组织建设、资源调控、思想疏导等途径加大殡葬制度对村民土葬行为的嵌入强度,压缩村民白主选择土葬方式的空问。但实际上白从家庭联产承包制改革,尤其是在村民白治制度实施之后,随着国家控制力量的退出,村民在政治、经济、社会活动和文化生活等方面的白主空问都不同程度地得到了恢复,村民的“新社会空问(非政府空问)”日益扩大,一旦察觉“村的白由空问”和“村民白主空问”遭到殡葬改革的威胁,延续多年的丧葬习俗遭遇挑战,村民就会白觉不白觉地进行维护甚至反抗来表达利益诉求。由此,逻辑推演的应有之意一一骨灰二次棺葬出现。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