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命的纪念心灵的慰藉---记吉林市殡仪馆设计-相关文章
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双凤纪念园 » 最新动态 » 相关文章

生命的纪念心灵的慰藉---记吉林市殡仪馆设计

2019-09-14 04:28:07 点击数:

1、殡葬建筑的场所精神

    建筑是场所的产物.挪威著名建筑理论家舒尔茨指出:“环境最基本的是场所,环境特性也就是建筑场所的本质’,而场所精神是对场所的认同感及场所的意象.舒尔茨强调重构“场所精神”;强调从“场所精神”中获取建筑是最为根本的经验.殡葬建筑的场所精神不仅考虑死者需要,更重要的是考虑生者的心理需要.在场地选址上,殡葬建筑都远离城市.除考虑殡葬建筑对周围环境的影响外,更重要的是考虑人类回避死亡、向往自然、渴望生命有理想归宿的心理需要.

                       上海周边公墓,上海周边墓地,太仓公墓,双凤纪念园,

                            

    吉林市殡仪馆的选址,经过反复论证和分析,最后选定在吉林至长春的高速公路收费站东南侧的“虎牛湾”.该用地距城区中心约10 km,占地面积85. 4 hm2.建成后,馆区用地10 hm2,总建筑面积1. 2万m2.该地形坐西朝东,三面环山,交通十分便利.笔者在进行场地分析设计时,依山就势,将整体建筑同自然地形相结合,既减少了工程的土方量,降低了成本,又将建筑融于环境之中,减少对环境的破坏,从而,突出了回归自然的象征功能.同时,利用原地形与吉长公路交接处较平缓地段,作为场地的主入口及入口广场.入口广场两侧均为停车场,北侧为办公服务区,由西向东依次为守灵间、招待所,南侧与北侧建筑遥相呼应为3栋建筑面积共2 590 m2的骨灰堂.统领整个场地至高点的是殡仪馆最主要建筑—建筑面积为6 310 m2的殡仪馆综合服务楼,由此往西端,沿着山脊步道,尽端为建筑面积4 000 m2圆形祭祀坛(焚烧场),两侧为供人们休息停留的场所.整体殡仪馆场地的总体布局自然流畅,一气呵成.建筑与自然的土地、岩石、树木等元素有机的融合在一起,通过对建筑与环境的处理象征着另一个世界的存在.建筑群风格统一,均采用极简洁的几何形体.整体建筑形式采用抽象化的汉墓网的连续重复的构成手法.利用建筑外廊、台阶、小品浮雕等景观序列化的细部处理,呈现出一个极具精神化和纪念性的殡葬建筑场所.
2、殡葬建筑的空间构成
    建筑存在于空间,空间可以引起想象,暗示人的情感,影响人的精神.人类通过实践不断创造空间,使空间产生了意义.在进行殡仪馆建筑创作时,笔者十分注重对内外空间气氛的处理和营造,力求创造出一个震撼心灵、释放情感、具有纪念意义的空间.
    首先,在外部空间处理方面,根据殡葬建筑功能的特殊要求,即包括发讣告一追悼会一遗体告别一出殡、送葬一安葬一安放骨灰盒等工艺流线,设计中以殡仪馆服务楼为中心,组织一条东西方向的主要轴线.此轴线既是功能轴线,又是景观轴线.沿轴线布置了殡仪馆服务楼、休息广场、集中绿地、停车场,南北两侧有机地布置了守灵间、招待所、骨灰堂等.从入口进入停车及休息广场到高台之上的服务楼,整个景观序列空间形成了从低到高的过渡,赋予空间严肃感与庄重感.东西方向轴线又可谓情感的文脉轴线,生者对死者寄托哀思的轴线.在建筑造型方面,汲取中国传统汉墓网的特点,表达了对传统殡葬文化的继承和发扬.殡仪馆综合服务楼位于轴线的尽端,象征着生命的终结.两侧为12生肖的浮雕,门网塔楼两侧为龙凤浮雕图案,反映民间对生命寄予的美好愿望.圆形的祭祀坛,源于中国古代“天圆地方”的思想,象征生命终结的圆圆满满.
    其次,在内部空间的处理上,根据殡葬仪式的需要及殡葬的工艺流线的特点,主要功能流线关系体现在殡仪馆综合服务楼.该楼1层包括告别等候、骨灰等候领取、尸体处理冷藏等.2层包括3个小告别厅、2个大告别厅、火化炉间等.由东面宽大的台阶进入殡仪馆综合服务楼室内大厅—告别等候区.大厅采用顶棚玻璃采光,告别等候区直接面向绿化庭院,意在减轻凭吊者的悲痛,人们聚集等候于告别等候区,空灵、超然的情感油然而生.
    再有,在空间流线处理方面,为把生者流线与死者流线有机分隔,殡仪车可通过北侧殡仪车通道,直接进入遗体接收和冷藏区.利用西侧自然地形局部挖除,处理为半地下室,遗体的处理全部安排在半地下室进行.举行告别仪式时,遗体通过机械提升设备送至2层,通过内部走廊送入各告别厅供死者亲友吊唁,并在仪式结束后,通过水平运输设备运送至火化间进行火化,整个过程全部为自动化操作.整个空间处理的过程,对逝者是洗涤灵魂,寻求安息的过程;对生者是一个追忆生命,安抚心灵的过程.
3、利用现代科技创造文明、生态的殡葬文化建筑
    建筑是时代的产物,是社会经济、科学、文化的综合反映.现代殡葬建筑更是现代化技术与建筑技术相结合的综合体.现代殡葬建筑反映的是一种殡葬文化.这种殡葬文化是围绕生和死来阐述的.从殡葬文化及殡葬建筑的发展来看,火葬代替土葬;骨灰盒代替棺木;公墓、纪念堂,代替骨灰装棺土葬;开追悼告别会,代替繁琐的仪式等等,均体现了殡葬礼仪由繁到简、由迷信到科学的演变过程.同时,也充分说明,丧事从简,且更科学化、文明化,创造文明、生态的殡葬文化建筑势在必行.
    创造文明、生态的殡葬建筑,首先,要注重建筑自然环境和建筑情感空间的互存关系;其次,要充分考虑建筑的生态效应.在功能流线上,要注意生者与死者流线;洁污流线应截然分开.殡葬建筑的污物来源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尸体处理过程中的生物性污染;二是尸体在火化过程中对空气的污染[5].所以,笔者在吉林市殡仪馆建筑设计中,考虑洁、污、里、外的分隔,利用半地下室对污染源进行处理.在空间环境塑造方面,强调以绿地、水面等多样的植被来调节、舒缓人们情感上的悲痛,使人们置身于建筑情感的空间环境之中,忘却尘世的浮华,重新思考生命的意义.
    殡葬事业是一项与人类同时产生的最古老的事业,又是一项与人类一同延续下去永远年轻的事业.现代殡葬建筑代表着理性与尊严,淋漓尽致地体现着建筑的精神属性,笔者的设计正是为了挖掘这样的潜精神性,并将这一理念贯穿和融入到整个真实的建筑当中.通过建筑空间组织、流线序列和建筑形式、材料的选择、运用等手段,建立一种精神与物质并存,人与自然共生的殡葬建筑新理念.纪念死亡、慰藉心灵已成为今天殡葬建筑的主题.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