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海湾新闻

网站热门关键字

新闻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奉贤公墓 » 海湾寝园 » 海湾新闻 » 新闻动态

一个台湾汉族殡葬过程的进行

    台湾的殡葬过程在社会现代化的进程中继续进行着,殡葬礼俗随着市场经济的体制也在不断的悄悄改变着,只是没有人觉察到。因为死亡本就是生为人所恐惧的终点,面对可怕的终点,人宁愿选择转过头不去看见任何有关于死亡的痕迹,以及死亡狰狞的面貌。需要面对死亡的事件,只有靠死亡为糊口手段的殡葬业者,毫无表情地操弄着死亡的仪式,毫无伤感地进行着人生最终的结局。

                               海湾园,海湾寝园,上海周边公墓,上海周边墓地,

                          

    选择从医院走向死亡的终点,是现代医疗法律体系的另一场胜利,回忆过往,逝者总能在家中安心地阖上双眼,如今却只能眼盼着诸多的家人能在将死者闭上双眼前,奔至医院的病床前痛哭失声。但这总是不孝的表现,最终还是雇请专业殡葬业者的救护车送至家中,虽然那己经是一巨冰冷的尸体,就在医院的病床前,开始殡葬过程的第一场争执,家庭的权力游戏也在殡葬过程的进行中开展。

    如何表现出家人的悲伤?如何能将对逝者的心意表达让众人知晓,家人并未在逝者离去后,忘却一切贡献,人走茶凉?家人的商议在夜晚中进行,彻夜不眠的会议决定下一位家庭的掌权者如何运作,未免于落外人口实,还是交由专业的殡葬业者代为操办,至于花费,家人共同提供,只是多与少也决定自己未来在这个家庭中的地位,不能落人话柄,也不能未来在家中被其他家人耻笑,不管背负多少债务,总要撑过这次的葬礼。剩下的一切由专业的殡葬业者来喊口号吧,只要能不被外人认为家人不孝,任何形式上的表现都可以接受。停灵的时间大约要一星期,停灵的地点,有人支持殡仪馆,有人认为应该在家门口,亲朋好友才能到家里来聚聚走走,主事者裁决在殡仪馆以免让家里不得安宁,虽然有些兄弟不是很高兴,还是接受了。管区警察来通知只有出殡那天可以用到门口的大马路,这意味着,这些天所有的事、物、人都只能挤在一楼穿梭流动,包括认识与不认识的,亲朋好友送来的挽联、罐头山、通天柱堆挤在狭窄的空间中,几乎没有转圈的空间,这些都必须要在出殡那天搁放在祭堂上,才能表现家人的一片孝心。

仪式的符号
    想要更近一步理解经历时空沉积后的殡葬习俗,并非是件容易事,Van Gennap曾提到人类社会有个一般倾向,就是从一个城镇(或国家)到另一个城镇(或国家)的旅行,也就是地域过度(territorial  passage)模式,来理解人类面对地位的变迁户许多社会的文化己经与原来面貌相去甚远,却又在根本上有历史过程的沉淀物,如同Geertz所言,研究者的意识是别人以不同于我们的角度观察事物,和我们自身对于事物的解释,二种不同的视角将意识塑造成型厂℃而这种解释性的视角,在格尔兹认为,不是简单的将别人看待事物的方式,用我们的方式重新编排再产生,而是用他人自身展现事物的方式呈现出来,而呈现的方式是用我们的方式予以表达,而不是重排,这种知觉方式不似一个天文学家去数星星,而更类似于一位批评家解释一首诗时的情形。用我们使用的话语去讲述他人的概念,恰是这样的一种方法。
    殡葬文化属于积淀于人类社会深层的部分,因此如果只是以一种表面性的解释进行理解,殡葬文化与现代社会充满矛盾性。然而,那并非是完全不可言喻的无意识层次,若是归咎于无意识的结构层次,殡葬文化只能是一种意识,而不会形成整体性的系统文化。无可否认,殡葬文化的确自成一套文化系统,包括意识层面与物质层面,甚至是对于生命的理解层面,所以以一种“可解读性的’};>}度去看待殡葬文化的过程,研究者更能接触到殡葬文化深层中被视为自然却又与现代社会相悖论的符号系统。
    因此对于殡葬文化的研究也唯有采用“内部的”与“外部的”术语,这二种不同的术语,在表面上看来是相对的,但是不但反映出研究者观察人类行为的方式,也反映出人类经验的领域界,透过似乎二分的术语,殡葬文化将自身与他人截然二分,其内部的精神意识,呈现出台湾人对于死后生命的期望与安排;从外部的观察,却又发现极其可笑的仪式操作过程,从自身来理解,这之间所代表的是小群体对于死后生命的想象与安排,那是主观的、非理性的、具情感性的表演行为,目的是表达出己身在历史过程、心理想象与身体安全需求的表演过程,并且在生命终成为循环不息的形式,并不因为一个生命的逝去,殡葬文化就从此丧佚,而是在社会中持续以一种生生不息的社会化行为展现。
    殡葬文化的权力重新分配的表演,使殡葬过程充满张力性,使整个家庭面临过度仪式的危机性,而不单是个体。谁是主角?谁是整个家庭活动的主角?在挣扎对立的过程中,权力的转移在进行着,而部分的人只是无意识地服从,而有些人选择争取权力的支配权,虽然在外人来看,似乎整个家庭共同面对与处理死亡的危机,实则是家庭内部成员的角色正在进行转变,权力的支配权正悄悄地被争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