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天逸静园动态

新石器时期的殡葬文化成因

2019-09-13 04:56:50 点击数:

    一、屈肢葬式发现情况

    屈肢葬式在全国各地皆有发现,其中尤以西北、西南地区为主。北方地区的屈肢葬主要见于黄河上游地区马家窑文化,其中半山类型的广河地巴坪墓地中,“凡保存好的都是侧身屈肢葬’。张家台墓地“在清理的22座墓葬中,葬式都屈肢。马厂类型的白道沟墓葬“亦为单人侧身屈肢葬。

    黄河中下游地区的仰韶和大汉口文化遗址中,虽然几乎每一处墓地都有数量不等的屈肢葬,但是数量不多。仰韶文化北首岭墓葬中发现了1座;半坡有4座;庙底岭1座;汤泉沟发现1具仰卧屈肢的人骨架;大河村第四期也有1座屈肢葬。大汉口文化王因遗址以仰身直肢葬为主,侧身和屈肢为数甚少。江苏那县大墩子遗址刘林类型墓葬中,有3座为屈肢葬;花厅类型的有4座。胶县三里河墓地发现3座。

             天逸静园玫瑰园,上海公墓,上海墓地,上海陵园,

                  

    南方地区的屈肢葬式以广西省居多。其中桂林市郊颤皮岩遗址葬式多为屈肢蹲葬。南宁贝丘遗址也发现了以屈肢蹲葬为特点的墓葬,这种葬式在横县西津也多有发现,通常是头骨落在四肢骨上,上肢骨曲向胸前,下肢骨作蹲式,分析可知,应当是把尸体捆扎后进行埋葬的。
    西南地区屈肢葬式发现较多的典型遗址主要集中在四川巫山大溪文化类型中。此地屈肢葬葬式多样,特点鲜明,下肢弯曲程度一般很大,尤以双脚压在髓骨下的仰身跪屈葬和下肢向上蜷曲的仰身屈蹲葬最为特殊。2001年12月19日湖北省考古队在巴东县墓葬发掘过程中,考古人员在不足4平方米的地方共发掘出3座屈肢墓葬。据考古队领导冯小波介绍,“墓葬内人的骨骼基本完整,3具骨骼都弯曲成同一形状。颈部骨骼向下弯曲,双腿骨骼交叉弯曲,是典型的大溪文化类型墓葬”。大溪文化类型的遗址中,在已经清理的200余座墓葬中,屈肢葬式数量众多,占绝对优势。
    据有的学者粗略估计,全国各地发现的新石器时期墓葬中出土的单人屈肢葬在600例以上。除山西、安徽、江西、湖南、广东、西藏和贵州等省(区)外,其余省市都有发现。可见,新石器时期我国屈肢葬式流行范围较广,所以其成因应该有其共通之处。
    二、学术界关于屈肢葬俗成因的观点
    学术界对屈肢葬俗的由来,观点不一。高去寻先生曾在其《黄河下游的屈肢葬》一文中对这一成因进行过总结:C1)屈肢葬的墓坑小,既省地又节约人工;(2)仿体息或睡眠的自然姿态;C3)合乎胎儿在母腹中的姿态;C4是用绳子捆绑尸体以阻止死者灵魂走出,向生人作祟。
    这四种观点较为全面地概括了屈肢葬式的成因,但用以说明整个新石器时期屈肢葬式的成因似乎不够确切和具体。像黄河中下游地区屈肢葬式虽有发现但比例很小,表明屈肢葬式在该地区其实不是一种普遍的葬式。如对于大汉口发现的唯一一座屈肢葬,学术界一般认为是对当时非正常死亡,如凶死,战死,处死等采用的一种特殊处理方法。
    而黄河上游地区这种葬式相对较为普遍,应该是这一地区一种自然的葬式。许多正常死亡的人被采用这种方法埋葬,其实是基于回到大地(母亲)的这种思想,再现母胎内的姿势。
    至于西北地区的侧身屈肢和南方数量较多的屈肢蹲葬,我们可以从史籍中发现较多的印证。《北史·高车传》载:“其死亡葬送,掘地作坎,坐尸于中,张臂引弓,佩刀挟鞘,无异于生,而露坎不掩”。李旷等《太平广记》引《西阳杂姐》曰:“撩在羌河,其妇人七月生子,死则竖棺埋之,木耳夷,旧牢西,以鹿角为器,其死则屈而烧,而埋其骨。”元代白族“人死,俗,尸束缚令坐。棺如方柜,击铜鼓送葬’。清代,今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龙县(旧称瞻化县):夷民……地葬,将其尸捆缚如座椅形,所掘之穴,亦如其大小,置坐其中,上盖以土,砌一石堆而已。另外,四川巴塘县(旧称巴安县)“夷俗,凡死人后,均用绳缚,令口膝相连,两手交叉腿中,数日始送葬焉”。
    这一地区的屈肢葬式还可以从民族学的材料中找到例证。我国云南永宁的独龙族、怒族、普米族,广东连南的瑶族,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藏族、普米族、纳西族以及台湾的高山族等都实行或者残留屈肢葬俗。就其成因而言,独龙族认为,人死是一种睡眠。故安葬的方式也仿其生前面朝火塘,侧身屈肢睡眠的姿态。广西天峨和隆林壮族的做法是将死者与座椅一起捆绑,待尸体成坐姿后将其埋葬。纳西族人是用布袋将死者捆绑成坐姿下葬。四川普米族、台湾高山族也采用相似做法埋葬死者。这些屈肢葬俗多是采用一种舒服的自然姿态或按睡眠姿势将死者安葬。这些地区的人们一般认为如不这样安置,死者灵魂就会出来对活人作祟,反之则可以保佑家人平安。
    还有一些地区的屈肢葬式从形式上与前文提及的又有不同,这就是颤皮岩和南宁贝丘等遗址出现的屈肢蹲葬。覃彩莺先生曾论证过这些地区这种葬式产生的原因,认为与南方的潮湿气候有关系,“天长日久,坐皆蹲踞成俗,以致把这种象征养身安息的方式用来处理死者。如此看来这种屈肢蹲葬应该是源于这些地区特殊的地理环境。
    由此可见屈肢葬俗产生的原因不能一概而论,不同地区、民族,不同考古学文化采用这一葬式有着不同的含义。要对之进行具体分析,既要结合民族学材料给予佐证,又要考虑到当时当地的人为因素和自然环境。然而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屈肢葬俗的产生和流行是受到某种宗教信仰意识支配所致,这其实就是灵魂不灭的观念。
    远古时期,人们对于自然界的许多现象,无法得出合理的解释,尤其是对生老病死等身边经常经历的事情更是不得其解,所以灵魂不灭的观念应运而生。像鄂伦春族人就相信,死亡使灵魂离开肉体,但经过一段时间,又会附着于人或动物身上,重生于世。灵魂不灭的观念在当时社会生活中占据重要位置,也自然影响着他们面对死亡和处理死者的方式。表现在丧葬形式上,就有了直肢葬、屈肢葬、俯身葬、二次葬、割体葬等葬式的产生。每一种葬式在不同地区甚至同一考古学文化下的不同墓葬,其头向、面向、肢体弯曲的程度等也多有不同。学术界无论是认为屈肢“合乎体息睡眠姿态”还是“阻止灵魂外出作祟”的观点,显然都肯定了丧葬习俗源于灵魂不灭的观念。夏之乾先生对此作过详细的论述,认为“凡实行屈肢葬都在死者死亡后,即以藤条或绳索加以捆束,因此,将这种葬式的含义解释为防止死者鬼魂作祟以及象征胎)匕状以便死者灵魂早日转生似乎更具合理性,因为这更符合远古人类的原始心态”。
      三、屈肢葬式成因结论
    丧葬制度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不同葬俗的出现与社会文明发展的不同历史阶段息息相关。经由前文论述,屈肢葬式的产生必然受到某种宗教观念支配,同时又和当地自然生存环境密切相关。新石器时期的屈肢葬俗的成因整体来说应该是源于灵魂不灭的观念,同时对其加以具体分析,其成因又各有不同。通过对上述地区和考古学文化屈肢葬式发现情况的考查,可以总结如下:
    黄河上游地区屈肢葬式较为普遍,其内在意义不外乎是仿胎儿未出世的样子,象征着人死后又回到他们所生的母胎里边去;中下游地区数量较少,应该是一种用于非正常死亡的应对。西北、西南屈肢葬式发现较多的地区,经由文献和民族学材料的论证,大都是恢复死者生前的睡眠或平日里一种较为舒服的自然姿态,其中又有一些关联于这些地区的气候或生存条件。
    丧葬制度里面,葬式是一项重要内容。对屈肢葬式成因的分析不应只局限在某一遗址、某一考古学文化或某一地区,全面把握某一时期不同地区不同类型的屈肢葬式有利于从整体上把握这一时期葬俗的发展演变,从而为社会发展其他内容的研究提供佐证和促进。探析新石器时期屈肢葬式的成因不仅可以丰富和深化丧葬文化的研究,而且有利于对整个社会文明发展足迹的探寻,保留不同民族和地区的鲜明特色,并在认识和尊重不同民俗的前提下促进各民族和地区的共同发展。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