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浏家港陵塔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浏家港陵塔 » 新闻资讯 » 殡葬文化

强制迁坟违规建园区

2019-09-12 04:37:03 点击数:

    人口约30万的江西省南丰县已经建成的富溪工业园区尚有大片空地未开发,今年又紧锣密鼓地规划建设新的工业园—河东工业园。而建设新的工业园,需要将1千多座上百年的旧坟集中搬迁到一处新建的公墓区。相关部门借迁坟之机,软硬兼施迫使墓主选择高价豪华墓穴,给迁坟户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引起当地群众的强烈不满。

县里又建新工业园强制迁坟千余座

    防止经济过热,保i}z济健康发展是当前宏观调控的重点。把好土地、信贷两道“闸门”则是各级政府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去年,发展改革委牵头对全国开发区(工业园区)进行了重新审定认定,规定每个县区办了开发区(工业园区)的只可保留一个,没有办的县区今后不再另外核批。

                         浏家港陵园,浏家港皇家陵园,上海近郊公墓,上海周边公墓

                            

    江西省有关部门也已将大片占用土地搞工业园视为“雷区”。然而,在少数地方这一规定却成了一道失效的“紧箍咒”,一些地方干部甚至瞒天过海越“雷池”,踩着“红线”大搞开发园区建设。
    南丰县分管工业的副县长向记者特别强调,新开发的河东工业园开始称“工业园”,后改称“新的城市发展规划区”。但江西省发改委有关人士认为,这种做法的实质就是以建设城市新区的名义搞新工业园区,是严重的违规重复建设行为。
    南丰县迁坟管理部门印发的一份材料上,明确称在旧坟地开发的是“河东工业园”。园区规划面积3平方公里,规划范围内的所有坟墓,须分期分批移迁至政府投巨资建立的新型公墓山一一县殡仪馆吉鹤陵园,严禁在县内其余区域乱埋乱葬。首期迁坟范围为徐家山墓地,面积约1平方公里、1千多座坟墓。9月21日至11月19日必须迁移完毕,否则“将按无墓主墓地进行平毁等处理”。
    但众多迁坟户认为,南丰县重复建设工业园,实际上是自己在替政府“买单”。当年为建这些坟墓,迁坟户已花费了200多万元。但令迁坟户不满的是,如今政府征用这片墓地,没有给一分钱现金补偿,反而要他们承担大笔开支,仅每个旧坟移迁中需自理的火化、骨骸、骨灰盒、墓碑刻字、嵌像、公墓证等费用就要600元一1000元。因此剔除墓地购置费,迁坟户要为这次大规模迁坟承担约100万元的硬性开支。
    “一条龙服务”变“独家经营”
        迁坟户成待宰“肥羊”
    南丰县民政局局长李英介绍,县政府只在吉鹤陵园为迁坟户提供价值800元的墓地,作为迁坟的实物补偿;同时在吉鹤陵园为迁坟户提供自愿选购的商业墓地。为了给迁坟户提供方便、节约费用,南丰县无偿提供起坟、接送、安葬的“一条龙”服务。具体事项由南丰县殡葬管理所和抚州市民政局下属的殡葬公司共同运作。每迁一座墓,南丰县政府给殡葬管理所和殡葬公司3226元补贴。
    但人们很快发现,政府提供的补偿墓地不仅偏僻,而且量少。在吉鹤陵园一个角落里的补偿公墓区,记者看到现场冷冷清清,只有一条新踩踏出来的土路。公墓区只是将一个山坡推掉草木,建了五排紧凑低矮的墓穴。每块墓地面积约0.3平方米,用五块灰石板简单地拼凑了一下,底部红壤裸露。迁坟户说,以当地物价成本计算,建一座补偿墓地也就200多元的支出。即便是这样简易的补偿公墓,目前民政部门也只提供了zoo多个,与实际需求相差甚远。一些迁坟户当着记者面询问殡葬部门,都被告知补偿墓地已暂时.告罄。
    与此同时,吉鹤陵园商业墓区的施工现场却如火如茶,路面是水泥彩砖铺设的,排水系统一应俱全,已建成的两三百座各式豪华墓地,雕龙画凤,标价从3600元至22800元不等。
    挂着上岗证、自称是抚州市民政局工作人员的郭冬秀,在商业墓区热情地向迁坟户推销各款高档墓地,并称“还可提供9万元的超级墓地”。当群众表示价格太高时,郭冬秀说:“便宜的就是政府提供的补偿墓地,你们总不忍心将祖先安葬在那样的地方吧?”
    记者在徐家山墓地看到,旧坟大都还没有移迁。南丰县专门成立了“墓地移迁工作联合执法队”,在这里搭起简易帐篷24小时值守,迁坟户必须要有吉鹤陵园的购地证明才能够迁坟。61岁的迁坟户刘某想把自己太公的尸骨取出后火化、抛撒,但县殡葬管理所不同意。
    迁坟户认为,殡葬管理部门和殡葬公司通过强制迁坟,用所谓的“一条龙”服务进行独家经营,垄断殡葬市场,自己成了待宰的“肥羊”。因为一旦1000多座旧坟被迁入商业墓区,即使享受了所谓的优惠,以购买最低价的3600元墓地计算,众多迁坟户至少要再出300万元购墓费。
    迁坟户根据当地殡葬成本测算后发现,这些商业墓地位于山地丘陵,政府提供的土地作价巧7rJ平方米,以标价3600元的商业墓地为例,加上人工费、石材费以及配套设施费用,成本也只有1500元左右。
    为催促迁坟户选购公墓,南丰县徐家山墓地搬迁领导小组办公室散发传单,特别强调“由于政府公告墓地迁移时间有限,希望墓主抓紧时间选购最佳坟地”。殡葬公司强赚死人钱群众难承迁坟之重
    在吉鹤陵园商业墓区,一些标价7,8千元甚至2万多元的豪华商业墓地已卖出。记者见到一对兄妹,他们为亲人迁坟购买了一个7800元的商业墓穴。兄妹俩抱怨说,政府强制自己迁葬,提供的补偿墓地却实在是让人无法接受,而殡葬公司同时在陵园里大建豪华墓地,制造“心理落差”,这纯粹是利用活人要面子的心理大赚“死人钱”。
    在徐家山旧坟区,一位姓张的老人一直在观望。她告诉记者,自己几代单传,家里只有一个20多岁的孙子,却同时要迁8座坟,扣除政府补贴的墓地,自己还要掏火化、骨骸、骨灰盒、墓碑刻字、嵌像、公墓证以及一次胜缴清的20年管理费等费用,每迁一个旧坟要近千元的费用,一旦要迁入商业墓区,即使购买最低档的3600元墓地也要2万多元的开支,“实在掏不起这笔钱”。
    当地群众反映,很多迁坟户都是城镇下岗职工,收人微薄,既买不起豪华公墓,又不愿将先人迁到大家心理上都难接受的补偿坟地去。为此,一些墓主只好在深更半夜去挖取亲人尸骨,少数人被守护人员当场抓住后,还受到了处罚。因为“跑了一个,殡葬管理部门就要损失一大笔钱”。
    一些迁坟户也表示,政府若是真有经济开发的需要,他们愿意配合迁坟。但是,一个县建两个工业园、一个陵园搞两种墓区,政府无端增加群众负担,“搞得死人活人都不得安宁”,这种做法让人无法接受。
    南丰县委书记熊世平认为,这次集中迁移坟墓工作,民政部门和运作公司在操作过程中确有不当之处,县里已决定把商鱼业墓地的建设、销售先停下来,把补偿墓地的基础设施、该有的景观先配置到位,以免给迁坟户造成“政府给一个平台、操作公司来赚死人钱”的印象,同时尽量把迁坟户动员到商业墓地,但要进行限价,防止相互攀比。园柏私业墓地建设并没有停止,而补偿墓区的基础设施也无改进迹象。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