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天逸静园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提倡俭葬,崇尚宁静

2019-09-11 05:21:53 点击数:

    朱轼自幼家贫,他出生时,家里田产已被侵夺殆尽,他的父亲依靠锯木的手艺和劳动养家糊口,家里十分贫困。所以朱轼在为官后,很能了解普通百姓的需求,关心百姓疾苦,清正廉洁,虽然居于高位,但始终十分节俭。雍正年间,朱轼辞官在京养病时,前去看望他的人发现他的房间“架上仅一筐贮朝衣冠,他无长物”,身为一朝宰辅,朱轼却比一般寒士还要简朴。

    当时的社会风气崇尚奢靡,康熙年间朱轼初任浙江巡抚时,浙江奢靡的社会风气问题尤为严重,有很多平民之家因办婚事或丧事负债累累,甚至破产。朱轼非常重视社会风气奢靡问题,在此方面也有许多作为,经过朱轼的整治,浙江的社会风气大为改善。朱轼为改善社会风气,首先在丧葬方面提倡节俭。他认为厚葬于死者无益,纯属劳民伤财。而且朱轼以身作则,在去世之前即要求自己的丧祭事宜一切从简,在遗折中又再次提到“臣身后事宜,亦令概从简略,诸凡粗备”,身体力行,奉行俭葬。朱轼提倡俭葬、崇尚安宁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天逸静园,玫瑰园,天逸静园玫瑰园,殡葬,丧葬,

                       

    第一,反对繁复棺饰。朱轼认为这些棺饰耗费了巨额资金和人力。中国历来重视棺饰,且在逐渐发展演变中,棺饰更加纷繁复杂,而其放置的位置、顺序等也有诸多讲究。朱轼认为这样过于繁多的礼节并无任何意义,此“周文之敝非真先王之礼也”囚。而且亲人去世,孝子应是极度哀痛,肯定无法顾及如此复杂的棺饰问题,故“饰棺以华道,恐人之恶之陋矣”。

    第二,挽歌、方相、明器均应禁止。挽歌、方相本是周礼中的送葬礼仪,但到近世这种礼仪逐渐变异,送葬时“选舞征歌,百戏具陈”〔川。而涂车当灵亦自古有之,但近世则“剪睬嫂帛为楼观、山岳、车马、人物,五色馄煌,张陈道左’,冈。此“张皇陈设,为无益之费”,后代子孙不了解哀素的含义,不知丧礼应从俭,反而大肆铺张,让亡亲不得安宁。挽歌、方相、明器均为陋俗,皆应禁止。
    第三,拒绝丧葬中作佛事。清代无论是庶人还是士大夫之家,为亡者作佛事都是一种非常普遍的行为,主要是为了让亡者升天堂而免受地狱之苦。而朱轼却提出人子之不孝不慈无甚于作佛事,先儒也多斥责作佛事荒诞不足信。朱轼认为,作佛事首先与传统的丧祭之礼相违背,传统的丧礼以生人之道事亡亲,祭祀则以神之道事之,而祭祀陈设之酒醋等恰是作佛事需禁止的,若因作佛事而废除传统的丧葬祭祀之礼,显然是不可能的;其次,丧葬作佛事连累憧仆、邻里、五服之亲党皆为此事奔走,致使丧事“耗力耗财,旷时失业,一家遭丧,百家不宁,甚至“丧事毕而富者贫,贫者甚”最后,作佛事“使僧道喧P}于殡居几筵,而乡里孺妇拥观嘈杂”,若亡者泉下有知,必定心有不安,并且作佛事过程中僧俗混杂、男女杂处容易出意外。基于丧葬作佛事的各种危害,朱轼劝诫世人作佛事无益于死者,智者应深思,拒绝作佛事,而士大夫之家更应该作出表率,为净化社会风气作出贡献。
    第四,极力提倡居丧不作乐。居丧不作乐,古礼已有,然而清代多地有丧葬期间作乐的现象,甚至士大夫之家也不能免俗。朱轼对当时的这种社会风气进行批判,认为“人即不肖未有不痛其亲之死者,作乐以自娱,天下必无此禽兽不如之子”〔洲,“律载十恶不孝,一曰居父母丧作乐”。他认为在居丧期间仍作乐自娱之人禽兽不如、十恶不赦,极力批判这种行为。而且其崇静倡俭,认为过度的嘈杂喧哗不仅容易使人子忘记其哀思,而亡者之灵亦不得安宁。
    朱轼虽对清代前期出现的一些不符合礼制的丧葬习俗予以批判,但也没有一味推崇古代传统礼制,对于一些经过长期发展演变成为陋俗之礼仪亦提出了反对。总而言之,朱轼丧葬思想的主要内容就是反对丧葬奢靡、喧哗,提倡俭葬,并对士大夫阶层寄予厚望,希望他们能起到带头作用,引导世人遵守礼制,改变社会风气。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