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浏家港陵塔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浏家港陵塔 » 新闻资讯 » 殡葬法规

义塚的设立和维护

2019-09-10 05:31:36 点击数:

    地方政府颁发的告谕和禁令,虽然对民众有一定教化作用,但拾骨葬仍严禁不,止“间有一二知礼者稍稍遵行,然不知何时始得尽改此风”。地方官只能在考察当地土风习俗后,根据当地具体情况对拾骨葬进行整治。如明万历年间沙县知县徐令显到任后“即访知此薄俗,不胜惊愕,根究作俑,起于贫民无地造坟,葬以尸棺必择地卜吉,葬以骨骼则随地可埋,故一切为此苟且之习,而不知毁尸剖棺不孝之罪”川。在地方官看来,造坟的高额费用和墓地的紧缺使得贫民不得不采取拾骨葬,“贫者身无立锥,岂能丧葬”,因此“义家之设,断不容缓”

                        公墓价格,墓地价格,浏家港陵园,浏家港陵塔皇家陵园,

                        

    实际上,早在宋代,各州县就“择高爽不毛之地,以葬贫民之无地者,曰漏泽园”,即设义缘供无地贫民安葬。明朝初期,“明太祖念天下贫民以水火葬,伤风化,诏京师置漏泽园,天下郡县立义缘,凡民贫莫葬者举葬之”。明清时期闽台各州县俱有义缘,如明万历年间,宁洋“县治北门外,知县杨继时立周圆五百丈阔六十丈……设义家给无归者”〔的,沙县有义缘四座:“一座东门外八角亭边,一座西门外云际寺后,一座南门外水南村,一座北门外真武亭前,标立四至石界,使葬者各得其地”
    义缘的设立主要是供无地安葬的贫民使用,严禁贫民停枢、火葬,大大减少了拾骨葬的发生。政府规定“除素封之家听其自择安葬外,贫窘无力,本府不惜倡捐,买山买地之资,以冀回心而向化,倘冥顽不灵,周知俊改停棺不葬,律有明条必以官法从事,断不容”Cal“四乡各都或有荒废寺院,空旷山场,切近民居,堪立义家者,随定其四至,计其亩分,立定石碑,某乡某都义家,不许侵占湮没,仍申明禁谕,敢有仍前火化者,许某长邻佑指明呈究淮,以不孝论罪,亦不许久停暴露,庶薄恶之积习可草,而仁孝之淳风可回矣”蒋元枢在《建设义家殡舍碑记》中记载:“台湾多流寓客死者……土著家亦有贫不克葬……以园地为义缘,瘫旅殡之无归暨贫不克葬者”。
    其次,官府还将无主骨骸收葬义缘,对未葬的棺木和骨罐进行安置。乾隆三十年,福建巡抚部院规定“如有是在无力贫民,并客死无归,及查无子孙亲属,孤株骸灌,许其报明地方官代为出资抬埋官地,统限于清明前埋葬完毕”。同年,“福州府督同闽侯二县清查所辖城厢内外,统计停枢三十零,酌筹官地清理,有力之家勒限抬葬,无力之家及无主孤棣暴露骸罐,官为出自抬埋,又经本司颜希深捐发银两,伤府督同闽侯二县买置义家,资助勒葬,据府县察报共葬棺枢八百一十八口,骸灌一千三百六十四个”。此举也对那些随地乱放的有主骨骸起警示作用,清道光年间,诏安知县“清明节因公下乡,先谕地保,经过地方见有金罐即取出,埋诸缘,按罐访擎,由是民间昼夜埋衡路旁金罐为之一空,问其故,盖恐金罐失所殃及子孙”
    义缘在使用过程中由于自然损耗和人为破坏,各地官府也不断修护并新设义缘以满足葬地需求,并严禁非法占垦义家,如勒石严禁“毋许私垦田园,不便以耕种之山舍巅麓,应听附近人民随便安葬”
    总之,明清时期闽台地方政府采取各项措施严禁拾骨葬,以正风气,有一定成效。但拾骨葬不可能完全绝禁,人们对风水迷信的苛求愈加严重,且随着土地矛盾的激化,坟地屡遭破坏,尽管官府不断修建义家,但仍无法满足人们安葬的需求。官府为了节省用地,在收葬无主骨骸时,由于尸肉已化,只剩枯骨,只能拾骨于罐中安葬,如道光龙岩义家“收葬无主枯骸四百三十九具,一骸一罐,一罐一穴”,而当义爆“年代久远,堆积尸棺骨瓮充栋”,不得不对义缘的棺木骨罐进行清理时,清流县宫府竟“炼诸朽棺并瓮中骸骨杂埋于穴”,不知是否有违设立义爆的初衷。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