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河乐遥园热线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乐遥园 » 新闻资讯 » 相关文章

拾骨葬习俗的风水遗害

2019-09-10 05:18:13 点击数:

    明清时期,风水术渗入闽台乡土社会的丧葬习俗中,对风水吉地的狂热迷信和追求,导致社会拾骨改葬或停枢不葬的现象长盛不衰。由于人们深信祖先坟墓的风水决定着后代子孙的命运以及整个家族的繁衍兴衰,因此在对祖先骨骸的安葬和坟墓的风水上,不可避免地引发了一些社会问题。民国《大田县志》记载:“停棺之习,邑多有之,盖由于葬坟酷信风水,惑于堪舆家之邪说,以为某地吉,某地不吉,某地某房利,某房不利,以致兄弟意见不合,年复一年,迄无定所,遂有数十年不葬,甚至数世仍停者”。为祖先寻得风水宝地,本是为了庇荫子孙,却因风水而致兄弟反目,实为讽刺。

                      乐遥园,浏河乐遥园,上海公墓,上海墓地,上海墓园,

                          

    拾骨葬风水遗害最重者乃是家族间坟地的纠纷,由于坟墓风水对宗族的兴衰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家族间的风水争夺中,常有不择手段者,钱琦在《风水示诫》就列举了各种不堪的手段:

    阂省逼近江西,妄听堪典之说,相习成风,情伪百出,有凯靓他人吉壤,倚仗势利用强侵占者;有无力制人,私将祖骸盗葬他人界内者;有己地系图凑锦成局,硬将部界赖为几业者;有冒认别家旧坟,为祖先无耻占葬者;有豫先偷埋碑记、设立假坟,以图争占者;有以废契旧谱为据,影射蒙混者;有以坟外官山霸为己产,不许他人埋葬者;有邻地筑坟恐碍己地风水,硬向阻扰者;有不许他人在界外筑寮开沟,阻止械斗者;有见他人坟树茂盛,强占强争者·~…种种狡黯强梁,不堪枚举川。道光《永定县志》也详述了盗卖他人之坟的恶劣手段:

    有曾经久葬坟地,子孙贪他人财物,买主利其风水不惜重货以交易,往往挖久葬之地更卖他人。在卖者贪财,桑心害理固不足惜,而买者利其风水,挖他人之坟以葬其父母,存此忍心,纵有地理而无天理,必然不祥。
且此地果为吉壤,彼何至掘而卖诸人,此种恶俗,恬不为怪,无惑乎讼端日起,纷纷告计,适为鬼所愚弄,果将何道以易之?又卖坟契皆写废穴休扩,实则有尸棺骨罐者,居半零丁孤贫,有卖及高曾及五服以外母党妻党之坟缘者。这些争夺风水的各种手段之卑劣,将丧葬的孝道之意完全抛之脑后,所谓“纵有地理而无天理”,一旦家族因此交恶“小则兴讼,大则械斗”,不仅害人害己,也影响了社会秩序的安定。
    明清时期闽台民间因争夺风水,家族间相互交恶结讼者大而有之。民国《南安县志》载:“每听地师土棍之指使于他人坟山,辄生凯觑,贤宦裔微或至邱垅不庇,甚至仆混主地,新占旧基往往有之,而一二巨姓祖坟又每于不想干凝之地,藉斩伤之说以阻止平民,此泉俗风水之讼所以不休也”
      《闽政领要》就曾记载因设立假坟而起的争讼:
    下南一带有贪别家之吉壤,盗掘其骸骨,将自己父母尸棺葬于其中者,或将父母尸棺竟同葬他家一穴者,或假造空扩挺身告争者,如南澳镇倪总兵官已开镇,尚不知大体,竟豫暨假牌筑造假坟,称系倪氏祖坟,与民间争告山地。经晋江县知县千从滚查访,得实径行掘,验实系空扩,讼案始息。
      陈愚仁在《泉南杂志》中也记载了关于风水纠纷的案例:
    泉俗最重堪典,虽以己地营葬,郁家必严不相容.一日有宦裔黄生乞地于东山公,公以其状属余曰:“黄司农昔在南曹司带,弃千金而不取,致死无以为脸。今捺归四年,扰贫无葬地,清官安可为乎?”所乞二山果闲旷,或天留以埠玉,未可知也。该司躬稼一勘,庶贤大夫有马说,亦有司表墓之遗思也。余往勘所乞之山,紧迫三坟适当其上,三氏子孙所必争,非寝丘可比。且岩阿峻折,灵软有崎岖之危,若临穴斗沮,英魂虚入土之安,要须无竞,始利宽穿。公然余言,黄亦巫止,少焉,三氏之族百许人轰阅余癣,余出成案视之,乃谢而退。川陈愚仁在勘察之后得知已有三氏之坟位于此处,若黄氏将先人遗体葬于此,势必会引起三氏子孙的不满,害怕黄氏破坏了三氏的风水,因此陈愚仁认为要找一个“无竞”之地才能保证黄氏祖先能真正入土为安,此建议也得到了黄氏后人的认同。三氏在得知黄氏要将祖先安葬于此时,果然三氏族人联起抗议,直到陈慰仁将结论告知后,这场纠纷最终得以化解。
    然而,风水之讼并不都能和解,诉讼耗时耗财,有因此倾家荡产者,甚至有些风水纠纷无法通过诉讼解决,甚至演变成宗族械斗,酿成人命,形成恶性案件。民国《永定县志》云:“人偏信地师之说,以为得一吉壤,后嗣必昌,万口一谈,牢不可破。其甚者,或凯觑他人之吉壤,思谋占筑;或以祖先坟墓所在,见他人建坟筑墓,不论远近,辄阻止之,以致兴讼争斗,荡产倾家,愚孰甚焉”。南靖《高港曾氏族谱》记载了康熙四十九年(1710)就曾氏家族因风水纠纷与永定半径林氏进行械斗:
    三月廿七日,族众列械至永定半径,至四月初八日,与林性对垒。族有名助者,被锐而须,配享半径祖祠,而林姓亦毙数人。先是戊子年(康熙四十七年,1708 ),半径万八郎公之墓,被林姓侵葵,半径叔侄会具控,蒙道宪、府宪各断起扦,而林强宗大族,杭官藐断,至是不得已,乃鸿众拥坟起棺焉.
    风水迷信宣扬祖先坟墓的风水与后代子孙昌盛戚戚相关,正是在这种赤裸裸的利益面前,人们对风水带来的未知利益充满幻想。对于富者而言,风水吉壤能使家族发展更为繁荣昌盛,而对于贫者而言,更希望通过好的风水来改变潦倒的现状。虽然明清时期许多风水先生,信口开河,招摇撞骗,得到了士绅的严厉抨击。如蔡世远揭示风水师借风水之说、房分之说以及时日之说蒙骗群众,“使凡为子孙者不敢不尊信而延请之,阴以诱其厚利,阳以得其奉迎”。钱琦也曾大力揭露风水师招摇撞骗的伎俩:“今日堪舆家习成江湖一派,哄骗愚人,明为觅地寻龙,实暗与卖主作奸勾串,遂至奇货可居,多索价值,从中彼此分肥。又有地本完好,故加批评,因而地主被其怂恿,辄起侵占邻界之心。追谋求不遂,兴词斗殴,犯事到官,伊等却置身局外。是未受地理之利,先受地师之害。试思世间如果有深明地理之人能辨凶吉,自当先己后人,何不将祖骸葬于吉壤,安受荫庇,乃甘终岁奔波,作此无聊之计耶”。然而,民间深信风水关乎家族的盛衰,在利益的蒙蔽下,“不但愚民牢不可破,即身列衣冠,富家巨族,亦无不酷信风水”,甚至还有“富豪之家,豢养堪舆”「们,可谓冥顽不灵。
    明清时期闽台民间的拾骨葬因风水之说得以盛行,但惑于风水迷信,使得拾骨葬俗意涵复杂,而风水“遗害之深,致使死者不得归土,而生者不得相和”,造成了乡土社会的不稳定,实为明清时期闽台一大社会问题。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