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青烈士陵园电话

相关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灵魂观念的产物

2019-09-10 05:02:19 点击数:

    拾骨葬是一种古老的葬俗,在我国新石器时代墓地中有不少二次拾骨葬的遗迹。根据人类学家的调查结果显示,拾骨葬的分布范围十分广阔,在我国的地理分布“自古至今已知的区域广及湘、黔、川、康、滇、桂、粤、闽、台、苏、吉等十一省及东北沿海一隅的东沃沮”,在世界各地的分布包括“中亚细亚,印度支那半岛东部的越南,老挝和柬埔寨,太平洋上的美拉尼西亚,玻利尼西亚和密克多尼西亚群岛,印度尼西亚,朝鲜,日本琉球群岛,九州,西印度群岛,北美洲,拉丁美洲,阿拉斯加,西伯利亚,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中部和东部非洲,还有部分的犹太人和希腊人”。拾骨葬在世界广阔范围内的分布,在不同民族间的流行,在这些不同地区和民族的拾骨葬习俗,是否有着共同的渊源?

                                 长青烈士陵园,公墓,墓地,墓园,上海公墓,

                          

    丧葬习俗源自灵魂不灭观念,这种观念认为“人死灵魂仍存,仍能干预人事,祸福活人”任何丧葬习俗的产生、发展和演变都受到这一观念的影响和制约。由于不论二次葬或是一次葬,“支配人们作出埋葬死者行为并围绕这一行为衍生出种种繁杂仪式的都是灵魂不灭观念”川,因此拾骨葬无疑也是灵魂不灭观念的产物。采取拾骨葬的人们认为,人的血肉是属于世俗世界的,而人的灵魂可以脱离肉体而存在,人死亡之后,必须等到肉体腐烂,遗体成为干净的骸骨后,死者的灵魂才能进入另一个世界。当然,我们无法肯定各个民族实行拾骨葬的原因和动机完全一致,但如同某位学者所言“各民族施行二次葬的方式和动机虽不尽相同,但都是受灵魂不死观念的支配,这一点是不言而喻的”。闽台地区的拾骨葬无疑也是受到灵魂不灭观念的影响,实行拾骨葬的人们不仅相信灵魂可以独立于肉体而存在,并且认为“人之骨骸乃真正代表其人,肉虽可腐朽,骨骸却不可”。

    法国著名人类学家罗伯特·赫尔兹(Robert Hertz)对印度尼西亚特别是加里曼丹的二次葬俗进行了深入的考察和研究,于1907年发表了《一项关于死亡的集体表象的研究》,提出了二次葬的中间阶段与最终葬礼阶段,对影响二次葬的灵魂不灭观念做出了更加深入的分析,被西方学术界视为经典之作。赫尔兹考察了马来群岛的二次葬俗,当地尚未深受外来文化影响的人们,在死者死亡之后不是直接送到最终埋葬地,而是必须在一个临时的场所保存一段时间,从七八个月到一两年的时间不等,有的甚至多达十年。赫尔兹将这一临时埋葬的阶段称为中间阶段,这一期间尸体未完全腐化,死者的灵魂仍停留在地面,未完全进入亡者的阴间世界。因此,在最终葬礼来临之前,灵魂只能不停的飘荡,而“临时埋葬最直接的目的就是为死者尸体腐烂直至只剩白骨留出充足的时间。这种转变过程在‘原始人’的眼中不仅是肉体的消解;它还改变了尸体的性质,使他转变为一个新的身体,并为死者灵魂的最终解脱提供一个必要条件”。等到尸体完全腐烂之后,人们将认真清洗死者的尸骨,“通过净化死者的尸体……来标志一个旧阶段的结束和一个新阶段的开始”,这就由中间阶段进入了最终葬礼,通常伴有盛大的庆典仪式,这一仪式有三个目的:“第一,埋葬死者经过分解和腐烂之后的尸体;第二,保证灵魂能够平安地到达死者的世界;第三,彻底将生者从服丧期中解脱出来”。
    在盛行拾骨葬的群体中,不腐烂的尸体是令人害怕的,在他们看来“这种死人是违反常态的,因为他不能达到使他与活人彻底分开的完全的死。由于他不能使肉体腐烂并从第一次死逐渐过渡到第二次死,所以他就来纠缠着活人,迫害他们”。因此,赫尔兹将对死者的二次葬解释为死者从人类社会进入死者世界的过渡仪式,“只有当这个过程结束时,社会才能恢复它往日的平静,超越并战胜死亡”这也可以说是二次拾骨葬的原初意义,即当死者尸体完全腐化成骨骸,进行拾骨葬后,死者的灵魂才得以进入亡者世界,才算真正意义上的死亡,在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灵魂的重生。我国人类学家容观琼亦言“‘当终结仪式结束了丧期时,个人的死就在他与生前所属的社会集体的关系彻底断绝的意义上成为完全的死了。’这就是二次葬俗的原始意义”
    总之,赫尔兹对于二次葬的分析有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闽台拾骨葬的原始渊源和原初意义,拾骨葬同一次葬一样,都是灵魂不灭观念的产物。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二次葬的产生,显然与古人的灵魂观念有关,与原始的宗教观念相联,但这也只是从宏观上看问题,人们很难说明某一墓地的二次葬具体代表了哪种意义”。同一时代不同地区或是同一地区不同时代的拾骨葬,其涵义和意图势必有所变化和差异,因此,对于明清时期闽台地区的拾骨葬习俗,我们还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从闽台地区的各个方面入手,探讨拾骨葬习俗盛行的其他历史因素和现实原因。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