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河乐遥园热线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乐遥园 » 新闻资讯 » 殡葬法规

初丧礼仪

2019-08-16 15:21:56 点击数:

    1.沐浴、更衣

    在《礼记》中人“初死”是有很多程序的,如属扩、复礼、招魂等礼节。这样做是确保死者真正离开人世,让家属接受死亡的信息,再进行一系列的丧葬礼仪。但在明清时代的小说作品中,我们看到的丧葬礼仪一般是从沐浴、更衣开始的。“沐”是洗头发,“浴”是洗身体,所谓“沐浴”,即对死者的外在形态进行整理。《礼记》中的沐浴很是讲究,据《丧大记》记载沐浴的程序是“御者入浴,小臣四人抗裳,御者二人浴。浴水用盆,沃水用科,浴用稀巾,拒用浴衣,如他口。”。)但是到了明清时代,沐浴成为一种形式。《红楼梦》第九十八回中写“探春摸着黛玉手凉了,目光散了之后,探春紫鹃哭着叫人端水来给黛玉擦洗。这里的“擦洗”其实就是沐浴的习俗。《金瓶梅》第五回武大郎死后,有这样一段描写:“与他梳了头,戴上巾愤,穿了衣裳,取双鞋袜与他穿了,将片白绢盖了脸,拣床干净被盖在死尸身上。梳头也是沐浴的一个程序,这里还反映了一个习俗,那就是“更衣”。“更衣”是在人病情严重、行将就木之时为死者换衣。其寓意是不让将逝之人不穿衣服离开人世,同时也因为人未死之时身体不僵硬,更容易穿上衣服。在《红楼梦》九十七回黛玉病重,李纵说:“林姑娘的衣裳还不拿出来给他换上,还等多早晚呢,难道他个女孩家,你还叫他赤身露体精着来光着去吗。这样的言语说明了当时人们普遍认为亡者还有气息的时候穿上衣服,那么死者到了另一个世界也会是光着身子的。在《丧大记》中也有这样的描写“疾病,外内皆扫。君、大夫撤县,士去琴瑟。寝东首于北煽下。废床,撤裹衣,加新衣,体一人。在《金瓶梅》第六十二回李瓶儿死后,先是玉楼说:“咱趁热脚儿不替她穿上衣服,还等甚么?。)”之后,吴月娘让李娇儿、孟玉楼“你两个拿钥匙,那边屋里寻她几件衣服出来,咱们眼看着与她穿上。这些描写都反映了为死者更衣这个礼节。

                    乐遥园,太仓公墓,太仓墓地,上海公墓,上海墓地,

                     

    2. 停尸
    沐浴更衣之后要将尸体放置在灵床上,因为按当时的礼俗是三口而“敛”的。《礼·问丧》说道亲人死去,心情悲痛在地上哀嚎痛哭,为了期待死者复生,怎么能舍得把尸体放入棺材,于是有了把死者的尸体放三天的礼俗。另外还有一种好处“亲戚之远亦可至矣”。在《金瓶梅》第六十二回,李瓶儿更衣之后,“把李瓶儿用板抬出,停于正寝。《红楼梦》中对贾母临死时刻的描写是邢夫人凤姐等忙着给贾母穿衣服,下人们也把床放置好,铺好了被褥,直到贾母离世,众婆子赶忙停床,这是停尸的具体描写。第十三回贾宝玉奔赴秦可卿停灵之室,这些就是对“停尸”这一礼节的描写。“停尸”时,一般将灵床设置在前堂或中堂,为亲人守灵和客人拜祭提供更广阔的空间。在停尸之后未“敛”之前要“以冒覆尸”。“冒者何也?所以掩形也。“冒”是包裹尸体的布套子,《礼记疏》解释是为了“恐人恶之”,所以有了这样的礼节。《金瓶梅》有多处这样的描写,如西门庆和李瓶儿死时的盖上纸被停尸;武大郎死后停尸时,何九扯开白绢,看武大的尸体等。这里用白绢盖着死者的脸就是“冒”礼。
    3. 点长明灯
    长明灯,也叫“引路灯”或“随身灯”。这是一种用油做的纸灯,因为人们认为阴间是黑暗的,为了让死者能找到去阴间的路,于是点上长明灯。《民社北平指南》记载,旧式的丧礼,人死的晚上,把尸体放在床,全家举哀,并烧纸钱,放置在床前的灯曰‘引魂灯’。”其实这里的“引魂灯”就是长明灯。《金瓶梅》第五回中写武大郎被害身亡之后,王婆买了棺材和纸钱等物品,后来又在在武大郎的灵前点一盏随身灯。这其实这就是长明灯的另一种说法而已。第六十二回写李瓶儿在“停床”之后“下铺锦褥,上覆纸被,安放几筵香案,点起一盏随身灯来”。。)这一礼节在《礼记》并没有记载,可见它是随着丧葬习俗的发展在民间所形成的丧俗,因此它更多见于在《金瓶梅》这种世俗小说之中。
    上面这些步骤都是死者刚刚离世之后,由家属对死者所做的第一步整理。这些基本都是直系亲属参与,没有外人涉及,而下面所描述的治丧礼仪则参与人数会更多,涉猎的也会更广泛,需要由逝者家属、邻里、朋友等共同完成的工作。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