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青烈士陵园电话

新闻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长青烈士陵园动态

殡葬观念的更新

2019-08-16 14:52:41 点击数:

    从2012年清明节启动殡葬改革以来,在《殡葬改革议定书》上签名的长茹村民及近邻们人数逐渐增长,由开始的10多人,到30多人、60多人,再扩展到近百人。村民们的这一选择历程,经受了世俗的洗礼和观念的更新,反复的磨合才达成共识。可谓是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

    长茹村庄一直以来都是实行土葬,通常都是“生前先置棺,去世大操办,百年占块山。”操办的时候灵枢一般需要停放5至7天,还需请道士唱法事,请一些锣鼓班子来闹丧,请腰鼓、狮灯班子送葬。外加请人手搭架子、抬棺材,办宴席一般花费在6到10余万元左右。大都以黄土坟、水泥坟或墓室坟的形式葬在长茹的侧岭恼、枫林坳和枫桔前的三块乱葬岗上,显得十分零乱。

           长青烈士陵园,长青烈士公墓,长青陵园,长青公墓,

                   

    长茹人大多认为生活如此不易,至少死的时候要风风光光的。火葬没有棺材,没有墓地,像个叫花子一样,养这么多的子女有何用处?就算是最先提出火化室安改革的刘春能也是上世纪对于父亲刘炳生火化室安想法的坚决反抗者。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怕邻里乡亲说他没用,把父亲丧事办得像叫花子一样。但现在有人问他为什么观念转变了,他说:“社会变了,老想法也要改。连国家领导人周恩来他们逝世后都火化了,没有什么不风光的!”他还说:“如果长茹一、两百人今后都土葬,一、两百具棺材垒起来有多高,要败多少大树呀;如果在长茹坳上再筑一、两百个水泥坟墓,还有长茹山地吗?!子孙后代不会咒我们这些老家伙吗?!”另一位改革首倡者刘春能的哥哥刘根能也曾反对过父亲的火化室安想法。但是近些年他看到农村丧事越来越有大操大办之风,而村民的负担也是越来越重,深刻觉得20多年前父亲的想法很有远见、道理,这个丧葬旧俗必须要改,于是他立马行动,成为了长茹村第一个卖掉备置多年棺材的长者,而刘仁凡一家更是在“生前要孝顺好,死后就简单办”③的新理念之下,给予了子女有用没用与葬式风不风光无关的最好回答。刘仁凡的儿子儿媳把患三期矽肺病的他接到株洲市里养病,每天吸氧、吃营养餐,花费巨资使他多活了好几年。去世后,子女按他的遗愿进行了火化,且只请道士唱了两天的法事,减少了很多的花费。这样与那些生前对父母不闻不问,死后却大操大办丧事的某些农村人相比,乡亲们都觉得是“倒过来”的好事,争相称赞。

    其实丧葬事宜大操大办造成的重负早就困扰着村民们,在这个年人均收入仅仅8000多元的村庄,死个人的确“埋不起”,特别是有的村民们上有几位老人,仅百年之后的殡葬费用就需要十几、二十万之多,足够他们这些老实巴交的农民们累一世!“枪打出头鸟”,谁也不愿意单枪匹马的在盛行的大操大办背景下,冒着被指不没用的危险,将丧事简单办理。所以当倡议者们提出集体改革,建立骨灰盒安放将丧事简办时,曰正但孝室正好用来集资一起村民们觉得眼前一亮。他们陆续卖掉自己价值2000多元的棺材,“闯关”来兴建安放室。
    当然,开始还是有很多村民不愿意参与的,他们认为遗体火化很恐怖,有的人甚至一听“火化”这两个字就双腿打颤。特别是还听到了一些谣传,说火化的时候死者的衣服都会被脱光,还得接受压榨,更是让人觉得备受侮辱、欺压。尽管倡议者多次正面诉说、解释也难以消除他们的这种误解。真正让许多人释怀的是村民刘仁凡的遗工接体火化事实,亲眼目睹其火化过程的遗属和亲邻们诉说了火化的具体过程:首先,作人员请他们察看了火化炉,很干净;其次,又请他们最后一次瞻仰了逝者遗容;着,工作人员用滑架将穿戴整齐的逝者慢慢推入火化炉,关好炉门;然后,按下电钮,“砰”地一声,冒出一股黑烟,过后少许白烟,不到半个小时就火化完了;最后,打开炉门,把遗骨干干净净盛入早就选好的骨灰盒内。整个过程一点不像误传的那样没有受到侮辱,反而让人觉得很庄严,逝者也很有尊严。这一火化的实例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人们的恐惧,再加上火葬花费不及土葬一半,自愿参与改革的长茹村民们也就越来越多了。
    长茹人并不是那种怠慢死者、不讲孝顺的愚蠢之人。他们在改革中有了新的需求:在生谋幸福,死前谋安息。改变这种觉得死后丧事办得风光就算临时享了福的想法。如果生前家境好姑且算是享了福;如果生前家境不好,生前一直过苦日子,死后拼尽全力不惜变卖家产来换取死后的“风光”,这样的“风光”真算享福吗?所以大家左商右议得出新的看法:生前讲孝顺,重视赡养、保健,使长辈过得舒心、幸福;百年之后不搞铺装、浪费,不大操大办,减轻晚辈的负担;这样长辈都能健康长寿,晚辈也能轻装劳作,幼辈无忧无虑健康成长,全家都能享受到实实在在的幸福生活。而且土葬以后,隔个几代就很容易被人遗忘,还指不定会因为种种原因被人废坟,使人不得安息。而火化后存在专门的安放室里,不仅能形成乡村景观,还能死后住“高楼大厦”,不用担心坟墓被毁,还能世代相传,安心又称心。村民们说:永安堂今后谁也不准拆,因为它是长茹老百姓百年后事的“千年屋”!这样的道理想清楚了,村民们有了动力,殡葬改革也就能开开心心的顺利进行了。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