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松隐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金山公墓 » 松隐山庄 » 最新动态 » 松隐动态

政治文明一一宗法等级制

2019-08-16 13:12:07 点击数:

    政治文明对于殡葬文化的影响也是不容忽视的。首先表现在宗法制上,宗法制是以家族为中心,根据血缘关系远近区分嫡庶、亲疏或权利和义务的一种等级制度。我国古代,宗法制可以说是维系国家、家族和家庭的一项最基本的原则,并且具有绝对的权威。“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便是这一社会权力关系的写照。《礼记·大传》有云:“尊祖故敬宗;敬宗,尊祖之义也。尊敬宗子就是尊敬祖宗。目的也是为了团聚族人,防止离散。这套宗法制度从夏商周历代延续,且愈益精巧,对于增强社会的凝聚力,社会治理带来了莫大好处。现在农村留下的李家庄、徐家坪、罗家屯类的地名都是这种聚族而居的宗法制的产物,长茹村庄也主要是刘、罗、洪、易四姓家族群居的村庄,每个姓氏都有着自己的族谱。比如刘姓族谱就有记载:元末明初其长茹开基祖三代,曾出过三进士、五府官;明初居长茹的“瑜敬公,凛膳生(即秀才科考优良者,可领膳费津贴),好读书,颇能文;聚收数万卷,开馆以延四方士”;元末至明末的300来年,世居长茹的13代连续出过秀才以上的读书人,有的当过县令等等。村民们现在都为自己族谱的优良记载津津乐道,从这些记载也可以看出人们对于宗族血缘关系的重视,且对于能够中秀才、举人等入仕而被族谱特予记载,能够光宗耀祖而赶到莫大的光荣,这也激励了人们不断上进。而殡葬也是一种家族性的行为,是维系宗族血缘关系、发展家族势力的一类社会活动。隆丧厚葬是抬高长者社会地位的一种社会行为。对于那些作奸犯科、有辱家声者,死后不得进入祖坟可以说是种莫大的惩罚。

    上海近郊墓地,上海松隐山庄公墓价格,金山公墓价格,金山墓地,

                   

    其次反映在政治构建等级观上。我国的封建统治者历来对自己的陵墓极其重视,他们将土葬视为最正统的葬法,有的可能从登基开始就谋划着寻一块风水宝地,大肆修建自己的陵墓,以便死后能继续安享富贵。从秦始皇陵开始,历朝历代都建有规模宏大,选址讲究的大型皇陵,反映着我国传统的殡葬观念。如秦始皇在灭六国之后,征发各地刑徒者70余万人修墓27余年,建造了一座包括陪葬区在内的不小于当时的秦咸阳都城的,总占地面积约56平方公里的“地下宫殿”;以十三座皇陵集中葬于同一陵园而著称的明十三陵,也是座座富丽堂皇,恍如宫殿;慈禧太后的定东陵更是极重奢华。陵墓也是最能反映人们的社会等级的方式,除了“帝陵无制”,其他王侯、官员死后其坟墓在形制、规模、随葬品等方面都得按照严格的规定执行,如有“违制”,必遭严惩。如《礼记·月令》就有:伤丧纪,辨衣裳,审棺撑之薄厚,莹丘垄之大小、高卑、厚薄之度、贵贱之等级类的记载。唐朝也有诸如:三品以上官员,墓前可设置石人一对、石虎一对、石羊一对;五品以上,可设置石人一对的规定。②厚葬还是古代帝王安抚臣下的一种权谋之术。比如有立大功者,令其迁祖坟于风水宝地处,对于臣子来说是一种莫大的恩惠。而对于己经死去的大将、忠臣,令其葬于帝陵旁更是家族的莫大荣耀,如霍去病就葬于汉武帝茂陵东侧。鉴于统治阶级在殡葬上的坏作用,人们在丧事上花费的功夫也越来越多,即使“厚葬”方面可能在一定时期受到了政府的一定控制,“隆丧”方面却可以由人们自由极力发挥。特别是那些有钱的商人们将自己的丧事拖得越来越长,办得也越来越热闹,以炫耀自己的财富,显示自己的地位。长茹村民们最初的认为死了如果火化跟个叫花子没什么两样的想法也可以说是希望自己死得有地位一点。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