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归园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青浦公墓 » 淀山湖归园 » 最新动态 » 归园动态

丧葬仪式中的边缘期

2019-08-16 09:20:59 点击数:

   丧葬礼仪十分强调分离仪式。阂限过程中的主体通常被视为为不洁净的或是危险的,因此安排专门的人负责管理,伺候,直到新的身份被重新建立。花音村火葬仪式专门请懂得主持仪式的村民作为守灵组长,帮死者和生者主持仪式,伺候死者;“日旭嘎”则负责保护死者的灵魂及财物,赶走来抢东西的恶鬼。

           青浦公墓价格,青浦墓地价格,青浦淀山湖归园,归园,

                     

      “丧葬仪式中的边缘期最初的标志是尸体或棺掉在死者房间、房前过道或其他地方或长或短之停留,即停灵。经过分隔阶段后,死者和生者都共同进入了“阂限期”,原有的社会地位和状态发生了停滞或改变,是空间上的通过及时间上的过渡,是从平凡/世俗向神圣/宗教过渡的中间地带。在花音村火葬仪式中,阂限期自死者入棺起开始,经历献饭、悬白、点燃灯、“安居巴达哈聘”、出灵、焚尸、上坟祭祖几个仪式过程。边缘阶段是三个阶段中历时最久的,涉及仪式最多的,是丧葬仪式的重要过程。死者从入棺起直到焚烧,整个过程棺材都不能落地,象征着死者身份的中间状态即既不属于平凡人间,也不属于神圣世界,因此被隔离,处于中间位置,即天与地之间,体现了亡灵身份边缘状态。在灵堂前,村民们搭建了松木拼接的“门”,人为的将灵堂布置为神圣空间,“神圣空间不是自然存在的,而是人通过其文化、经验和欲求,在界定、限制和描画它时赋予其神圣性的。
    除了灵堂的松门外,主人家的大门也被赋予了边界的概念,在出灵当天棺材只有出了大门才能扛到肩膀上。象征逝者的家在丧葬仪式期间被赋予了处于世俗与神圣之间的边缘属性,在门口还有两个“日旭嘎”作为杀死来祭献东西的人身上沾有的不好的鬼的仪式人员。
    但凡身处逝者家中的人,社会身份都转变为祭献者、仪式者、帮忙者等的仪式身份。世俗社会生活中的种类和分类不复存在,各种行为准则在此被“暂停”,人们处于平等的、颠覆的“反结构”状态之中。在仪式期间,村民们互相平等,成了服从仪式主持人和总理的安排的共同体,村民通过阂限期的交融阶段,依靠仅有的基本组织结构的“反结构”状态,确立了村民间的互相帮助、互相依靠的人际关系,并且通过丧葬歌舞的形式,村民们互相交流沟通,传递伦理道德及社会行为规范等,最终实现了对正常社会结构的构建与强化,促进了花音村社会的和谐建设。由此,维克多·特纳提出了另一个处于阂限之中而不可忽视的存在状态一一“交融”,它是一种“反结构”的社会安排,去除一切社会结构赋予的身份象征一一语言、形体和性等,使受礼者交替体验结构与交融,最终协助实现结构的有效运行。
    花音村火葬仪式的边缘阶段,是整个仪式的重点,包涵了人们对于死者的处理方式、对待死亡的态度、灵魂观念、宗教信仰等内容。仪式过程以死者及亡灵为大,村民认为在停灵期间死者的灵魂仍在家及周围,处于地下界与神界之中,是能够听见或看见生者的,因此人们在这个阶段要为死者及亡灵献饭、哭唱、点燃灯,祈祷并帮助亡灵能够顺利回到祖先居住的神界。对于非正常死亡的死者,则请东巴做招魂仪式,将处于人间的亡灵招回家中再送其上天界,若不作招魂仪式,便会成为厉鬼去到地下界并在人间作祟。火葬仪式的边缘阶段“在空间、时间以及社会地位上都时时经历着从一种状态到另一种状态的过渡,特别是在两个精神世界(平凡或世俗与神圣或宗教)之间的过渡,这一阶段是在为亡灵和肉体实现过渡做准备,并根据自己的想象构建出另层空间的样子,认为亡灵需要一些物质才能在另层空间生活,因此在边缘阶段生者为死者及亡灵准备上路的饭、钱、香火;为亡灵点燃灯照亮黑暗的路途;在出灵时为死者搭桥协助死者渡河,正如热内普所说:“最普遍的观念是那个世界与我们的世界相似,但更美好,其社会组织也与我们的一样。因此,每个人重新回到曾经所属于的氏族部落、年龄群体或前世所从事的职业。也正因为如此,只有正常死亡的且高寿的人才能在火化场的北面焚烧,且得到全村人的帮助。而非正常死亡或年纪小的死者则永远处在边缘期,很难被聚合到亡灵世界。
    在村民们焚尸完毕后,在火化场入口用石头压住一颗朝火化场摆放的松木,并说道“请把死亡之门关上。”“守丧人离开这个群体之早晚取决于它与亡者亲缘关系之近疏。村民们的边缘阶段在返回逝者家中洗手除秽后结束,恢复了正常的社会身份。而孝子孝女的边缘身份仍未结束,在之后的日子里,直到次年大年初一为止,但凡是节庆都需要到火化场祭献。
    花音村丧葬仪式的边缘阶段,具有调和矛盾的作用。一是调和生者失去亲人悲痛与恐惧的矛盾;在进入边缘阶段,生者与死者的关系发生了改变,由亲人转变为孝子与逝者的身份,面对关系的转变,在心理上必然产生矛盾,边缘期举行了各种仪式给生者提供了时间上的过渡,具有缓解悲痛和恐慌的作用。二是调和世俗世界与神圣世界间的矛盾;死者在落气后身份由生者转变为逝者,受“灵魂不灭”观念的支配,村民们认为灵魂是需要仪式才能使其顺利回到神圣世界,边缘阶段正提供了空间上的过渡,使通过变得更加合理化。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