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浏家港陵塔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浏家港陵塔 » 新闻资讯 » 殡葬法规

生者与死者互动方式

2019-08-14 13:11:21 点击数:

(一)直接互动

    直接互动即生者与死者有直接身体接触和语言交流的仪式活动,具体包括送终、浴尸、更衣、放含口钱(或含口茶)、入硷、观相。在死者弥留之际,其近亲基本上守候在旁边,他们拉着死者的受并呼唤着他,希望能够留住死者,老人咽下最后一口气,在场的孝子孙女妇有的趴在床沿大哭,有的双膝跪地,头垂到双膝间,一边哭一边发出呜咽声,嘴里还一直不停说话,接着他们将一把一把的纸钱放在一个火盆里烧掉,就这样持续哭泣一段时间过后,大家才陆续安静下来。送终仪式中不仅生者与死者有直接的身体接触,更多的是语言上的交流,尽管这种语言上的交流只是一方说话,但所有人都明白,死者能够听到亲人们的声音,死者螟目和表情也能传达给所有的亲人这样一个信息—安息。浴尸、更衣和放含口钱(或含口茶)都是生者与死者直接的身体接触,这些仪式都寄予了生者对生者的无限祝福—希望死者一路走好,到了天堂能够过上舒心的好生活。另外,入硷仪式中有一个细节不得不提,那就是孝儿孙女妇们一个个轮流用手去触摸死者的脸庞并轻轻地呼唤他,即使是不懂事的小孩子也被强迫进行这一行为,这是生者见到死者的最后一面,孝儿孙女们的触摸和呼唤不仅是为了让他们记住死者,更重要的是,他们相信,死者能够感应到他们的触摸和呼唤,能够更加安心的上天堂,这些都能展示出这样一个信息:死亡并不是一个人生命的结束,而是另一种生活的开端,死亡也不能磨灭掉死者与后代的亲密联系。观相是唯一一个不是孝儿孙女妇执行的与死者直接互动的仪式活动,孝子报丧过后,得知死讯的亲朋们便纷纷赶来看死者最后一面。亲朋们进入孝家之前,孝家人先放一挂鞭炮,他 (们)再走进灵堂,先双膝跪在灵前,鞠躬三次,一边烧纸钱一边念叨,基本上是怀念死者的语言,拜完后起身,绕到棺头,看看死者的面庞,最后走到跪在棺材两边的孝儿孙女妇跟前说:“请节哀,都起来吧。”亲朋们与死者唯一的直接互动也是在孝儿孙女妇陪同之下完成的,其实这一仪式也可以划分在间接互动这一类别之中。

       浏家港陵园,浏家港陵塔皇家陵园,浏家港陵塔,

               

(二)间接互动
    间接互动与直接互动相对,即生者与死者没有直接身体接触和语言交流的仪式活动,而是通过一些中介来完成这些仪式的,这类仪式活动具体包括守灵、朝灵、闹灵、启灵、送灵、观相、吊唁、下葬、祭祀等。守灵、朝灵、闹灵、启灵和送灵这五个仪式活动都是生者自主完成的,目的是为了哀悼和热闹,都是通过跪拜和祭祀来达成生者与死者的互动。闹灵是最热闹的一个仪式,全村人聚集在灵堂内,敲锣打鼓,有说有唱(指唱孝歌)。村民们虽然自愿来参加闹灵仪式,但孝家人也不会让大家空手而归,不仅有“茶”分给大家,到了半夜还会提供半夜饭给大家吃,对待唱孝歌的人,孝子们更加敬重,不但时不时端茶递水,还会给红包和烟。从孝家提供的条件可以看出,孝子们不惜付出代价的邀请村民来参加闹灵。亲朋们前往孝家吊唁,最主要的活动是双膝跪在灵堂祭拜死者,而整个祭拜的过程并不是亲朋们自己单独完成的,而是在孝儿孙女妇的陪同下完成的,又有一个细节不容忽视,亲朋们进入灵堂之前,鞭炮声告诉孝子们有人前来吊唁,孝子们马上双膝跪在灵堂等候亲朋,并对着棺材告知死者:“爸(或者妈),某某  (亲友)来看你了”,待到亲友跪拜完死者,他(们)对孝子们坐出请起来的手势,孝子们才会起身。由此细节可以证明,死者并不能直接得到亲友们的祝福,而是通过孝子的传达。祭祀是一种象征性的贯穿整个丧礼并会延续不断的仪式,祭祀的物品很多,包括各种食品、酒和纸香。虽然这些物品都是象征性的,但是生者相信,通过这些祭品,死者才能得到真正的祝福,才能顺利到达天堂并过上大家期待的生活。
    神圣与世俗之见并没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在一定的框架和意识下,二者是可以互相结合在一起的。丧礼上的分工非常明确,孝儿孙女妇负责与死者相关的哀悼和接受亲友们的哀悼,村民们负责与生活相关的所有活动,可见,丧礼的主导是孝子们,亲友及村民们都是提供帮助以完成丧礼。不管从范围上还是从方式上来划分生者与死者互动的类型,血缘和信仰都是其最重要的划分依据和支撑力量。亲友们的吊唁需要孝儿孙子女妇们陪伴其左右,亲友们的祝福也需要孝子们的转达,这些都体现了生者与死者互动的一个重要力量—血缘,血缘能够外延一个人的生命,亲情能够让丧礼一直传递,丧礼不仅能够向外人展示血脉的繁荣,更体现生者对死者祝愿,一种血浓于水的感情,因此,信仰或者崇拜是所有宗教活动的最初源泉,丧礼活动也无一例外。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