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青烈士陵园电话

相关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法规

丧葬过程中的村落关系

2019-08-14 12:13:27 点击数:

1.村落互助

    出殡当天需要的人更多。在这之前,一个非正式的由村委主任和村上德高望重的老人组成的处理本次丧事的理事会(俗称“里柜”)己经成立起来了。经“里柜”与事主事先商定以后,一个用人更多、分工更细的帮劳人员的名单就形成了。为了方便通知到每一个帮忙的人,“里柜”事先会将分工名单拟好写好,当天早早地贴在了事主家的外墙上,方便帮劳者查看,以各司其职。
                 长青烈士陵园,公墓,墓地,墓园,上海公墓,上海墓地,
                      
    这么多人前来帮忙,作为事主要进行感谢是必须的。但是出殡那天事主的主要任务就是守灵、送灵,是没有时间来对帮忙的人进行感谢的。所以在出殡当天的一些仪式过程中就会不时地穿插着事主对帮劳者的感谢,上称之为“谢劳”。笔者当天的调查发现,事主至少在三个环节对帮劳的人进行了谢劳的仪式。
    第一次是在回亡的路上。基本仪式是在回来的路上经过外柜时,男性亲属要跪在路中间进行磕头对帮忙的人表示感谢,这时外柜要将记录礼钱的账单放到传盘上,然后长子再端着传盘到里柜的门前进行叩谢,这时里柜将账单收起。长子再叩首后回到灵前。
    第二次是在出殡时路上。所有男性亲属走在灵前面,要比灵枢速度快,走过一段时间,他们将面向灵枢对帮忙的人进行叩谢,这次主要感谢的是抬灵枢的人。
    第三次是等封坟的人回来的路上。他们会跪在村口处,等那些帮忙封坟的人回来时,他们在路两边叩首表示感谢。
    帮劳与谢劳是村落之间最为常见的一种互助关系,也体现了村落中最为原始的一种互助的原则。关于村落互助,费孝通认为,“在传统结构中,每一家以自己的地位作中心,周围划出一个圈子,这个圈子是‘街坊’。有喜事要请喝酒,生了孩子要送红鸡蛋,有丧事要出来助硷,抬棺材,是生活上的互助机构。”①因为在这个村落中,每一个人都很明白,帮助他人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还会需要他人的帮助,帮人等于在帮己;另一方面,被帮助的人也总会在别人需要的时候去主动帮助别人,欠别人的人情必然会择机还上。其实,在整个帮劳过程中,帮助者也不会在乎这次帮忙又使别人欠了自己一个人情,被帮助者也不必然会认为自己又欠了别人一个人情,也许在刚刚过去不久或者在不久的将来这种人情己经被付出或者很快就被还上。同时,这种互惠行为对维护村落团结与基本生产生活秩序也有着重要意义。帮助者通过这种帮助行为能在心中感受到自己在村落中的存在,被帮助者也通过被帮助确认了自己在村落中的地位。
    2.随礼一交份子与“收头”
    如果说帮劳是村落互助的一个重要体现,那么随礼则是典型的村落互惠。在井塘村,随礼分为两个部分,公开的随礼叫做随份子,私下的随礼叫做“收头”。
    交份子钱是公开的,是要被记录在案的,村内份子钱一般20- 100元不等。在本次丧礼上,由于I_姓老人的长子是在青州里工作,所以他的同事都随了200元的礼钱。份子钱是要归公的,一般在整个葬礼结束后都会由里柜结算好统一交给事主,最后由事主家庭成员统一协商处理。
    与交份子相比,收头是半公开进行的,主要体现村民个人在村落中的私人关系。在丧礼当天,同村中和老人亲属关系较亲密的村民会在他们上香的路上、有事离开灵棚的间隙偷偷地将钱塞进他们的手上或口袋中。相对于份子钱,收头的钱相对来说金额就比较少了,一般是2元、5元,最多也就是10元。在收头的过程中,一个人可以给多个人送头钱,反过来说,一个人也会收到很多同村人送给自己的头钱。收头主要在女性之间进行。与份子钱不同,因为收头体现的是个人的私人关系,同时,收头也是私下秘密进行的,所以这个收头的钱就全部归他们个人所有了。
    既然有随礼,则必然会出现委托他人代为随礼的现象。一般情况下,像葬礼这种仪式,与事主关系较远或认为自己不适合出现在葬礼上但仍应该随礼的人,如孝子孝女的同事、事主的亲家所在村落上的比较远的血亲(如堂兄弟等)一般不会亲自去参加葬礼,而是委托需要参加葬礼的亲朋捎上自己的礼金,礼金一般不会太多,10元、20元、50元不等。被委托人会将礼金捎到事主家并交给记账的管事。这时管事要用白纸将所有送礼金的人写出一个名单,再写上逝者家人对其感谢的话,由被委托人带回自己的村庄,张贴在自己村庄比较显眼的位置。这个张贴用的收据他们称之为“谢帖子”。谢帖子的主要作用一方面是让委托人看到他的份子己经被带到,并通过这种形式让自己与事主的关系在社区内得到同村人的确认。另一方面,事主也通过这种形式表达了自己的感谢之情。
    互惠是人类社会一贯遵循的一种理念,体现着村落关系中朴素的互助理念,也体现着乡村社会中的公平原则。在村落关系中,人情是最容不得计算的。费孝通先生指出,“欠了别人的人情就得找一个机会加重一些去回个礼,加重一些就在使对方反欠了自己一笔人情。来来往往,维持着人和人之间的互助合作。亲密社群中既无法不互相欠人情,也最怕‘算账’。‘算账’‘清算’等于绝交之谓,因为如果相互不欠人情,也就无需往来了。”①村落关系往往也就是在这种欠与被欠的循环中越发亲密,秩序也越发井然起来。在这里,人情成为了维持村落关系的一个重要手段之一。虽然说人情本身是不能被互相计算的,但个体村民会将随礼这样的人情在自己心里计算。举例来说,在一个人情往来之中,一个人如果给你随了JU元的礼金,当你再给他还礼的时候如果少于JU元就会被视为无礼,当事人当面不说,但也会在无形之中拉远个人之间的距离。我们可以这样认为,帮劳是既不能公开计算也无法私下算计的人情,但随礼这种私下或者半私下的个人行为是不能公开计算但是要被个体私下算计的一种人情。
    3.乡祭
    乡祭是葬礼的一个重要环节,之所以没把这个环节放到葬礼的仪式过程进行描述,是因为这个仪式相对于葬礼来说,其本身所体现的村落关系远远大于葬礼仪式的本身。
    乡祭不同于常规的同村人到逝者灵前的拜祭行为,是同村人拜祭中最为重要也最为正式的一次与逝者送别的环节。乡祭不但安排在给老人上最后一道纸钱的时候进行,而且其场所也同样被安排在上纸地点附近的公开场所一马路上。乡祭时,首先要在马路上设一个简单的灵席(在一把椅子上摆上逝者的灵位,再简单摆上一些供品),男性亲属依次跪在路两边,由事先选定了的同村其他两个姓氏的代表进行乡祭(本次进行外姓乡祭的分别是S全祥和G传胜)。乡祭时,拜祭的人无论与逝者关系远近都要身着孝服,在礼生的主持下向逝者行规范的三叩九拜大礼,并向逝者敬酒。
    乡祭是整个葬礼环节中的最后一次拜祭,其结束也意味着整个葬礼过程中所有拜祭仪式的结束,因此乡祭应该是整个葬礼过程中最为重要的一次拜祭。乡祭一方面表达了村落中不同姓氏的村民对逝者的尊敬与怀念,另一方面也表达了全村人给逝者的最后一次送行。逝者无论生前还是身后,他所居住的村落才是他最为重要的依靠,无论生死,他永远属于这个村落。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村落关系的重要性远比一些亲戚关系更重要。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