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价格电话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 相关文章

宣化辽墓中 “双髻女子”形象分析

2019-05-10 19:05:09 ESPCMS.COM 点击数:

    宣化辽墓中的双髻女子和拄杖老人在位置上、画法上、形象上均显示出它们的特殊性。要理解双髻女子和拄杖老人在宣化辽墓南壁所起的功能作用,还需要分别对二者进行充分研究。本节将宣化辽墓中的“双髻女子”与“拄杖老人”形象分别从头衣、身衣、足衣、姿态等几个方面进行讨论,试图从他们的形象特征本身剖析它们的功能含义。

    “双髻女子”形象分析

    宣化辽墓中女子形象各异,在此从发式、衣饰和姿态三个方面来对宣化辽墓中所有女子形象进行分析,进一步说明南壁门两侧出现双髻女子形象的特殊性。

宣化辽墓中 “双髻女子”形象分析

购墓网,公墓,上海墓地

    发式
    由于本文研究的“双髻女子”大多看不清耳饰或面部妆容,故此处主要研究发式。宣化辽墓壁画中女子发式主要可以分为以下几种。双髻发式只有在本文研究的墓室南壁“双髻女子”才有出现,其他地方并无一例。
    根据考古材料观察及周锡保、王青煌’、孙娟娟等学者考证,I式梳单高髻及三髻”(的发式在汉人妇女和契丹妇女之间都很流行,三髻丫发式在契丹妇女之间还衍生出一种晃发的三髻式,考古报告中称之为“莲花冠”,笔者基本认同。根据宿白先生考证,“莲花冠”始于唐,原为贵者所服,唐人《替花仕女图》中有绘,与此图像有很大区别,宋代莲花冠有所变异简化,实物在山西太原圣母祠侍女雕塑上仍可见到。该的发式更贴近宋代汉人女子的发式。为梳髻,髻上包巾,用丝帛扎系,此种做法在宋代汉人妇女之间也较为流行。奇特的是额前戴角,宋代文献中虽有记载“角”或“冠”“以角为之”,但宣化辽墓该侍女头上并非是冠,而明显是包巾子,与山西太原圣母祠侍女发式相类,故笔者认为可能是宿白先生考证之“团冠”与髻上包巾做法的结合而演化出的一种发式亦为契丹女子常见晃发之一种,契丹女子未嫁前晃发,快出嫁时蓄发梳发髻。高髻无头巾发髻则在宋墓中经常看到,是最为普遍的一种汉人发式。
    双髻发式也是汉人常留的一种发式,多见于侍女鬓。此种发式来源甚早,据沈从文先生考证,双髻发式最早出土案例为战国双丫角雕玉小孩;至魏晋南北朝时,为了表示不受世俗束缚,成年男女也有梳双髻的,如南京西善桥拼镶砖画竹林七贤中的王戎、《北齐校书图》中的侍女等;至唐代,一般侍女梳双丫双鬓;晚唐以后也有把双鬓中部紧束近似银锭,宋代妇女还常用。宣化辽墓中看到的双髻女子发式基本与晚唐至宋流行的将双鬓中部紧束近似银锭的发型相类,也有直接在耳上扎双髻,或在双髻之外包巾子的。此种发式应为汉人女子间流行的传统,纳入了宣化辽墓的图像。所有女子图像高度基本与对应的拄杖老人几乎一致,故而可以排除双髻女子为儿童的推测,基本可以判断宣化辽墓南壁常出现的双髻女子为侍女而非“仕女”,属“丫鬓”一类。问题依然没有完全解决,同一地区在30年内频繁在墓室的相同位置出现近似的图像及图像配置,推测这些双髻女子的功能意义或“身份”一致,应当是妥当的。但L2006M双髻女子站在云端,L2013M中双髻女子具有头光,可见并不能将此类双髻侍女当作普通人间侍女来看待。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