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价格电话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 相关文章

海城丧葬音乐的功能

2019-04-22 08:38:06 ESPCMS.COM 点击数:

    海城丧葬音乐的功能

    尼采在《悲剧的诞生》中形象地将艺术分为日神倾向和酒神倾向,这样的隐喻似乎让我们察觉、体悟着各种艺术之间所存在的本质差异。尼采认为:“在日神的造型艺术和作为酒神艺术的非造型的音乐艺术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对立:两种如此不同的本能并肩而行,它们多半处于相互间的公开冲突中,并且在相互之间不断引发更为强有力的新生命,为的是在新生中永远维持那种对立间的斗争,他们共同涉及的‘艺术’一词,只是起了表面上的调和作用”。为了进一步阐述二者的区别,尼采借用了两个对应的概念—梦和醉。梦是一种另存的现实,可以描绘,同时即便是最为现实的梦又具有一种朦胧的外表之感,由此,我们对于梦的描绘多了几分诗意的语言。酒的发明让人类有了醉,也或许是人类对梦的翻版追求促使我们发明了酒,不管怎样,醉给了人另外一种“现实”,可能在醒来之后这种“现实”已然逃出视野。故而,醉有了自己独有的魅力—清醒之后的想象。

海城丧葬音乐的功能

购墓网,公墓,上海墓园

    由此,造型艺术常常给予我们直观,即便产生联想也应是形象化的,用尼采的话讲就是:“从其表情和目光中,让‘外表’的全部情趣、智慧,连同它的美,来同我们说话”。显然,非造型艺术在这个标准下望尘莫及。但非造型艺术却能给予我们更多想象的空间,这是此类艺术独特魅力所在。但当我们把对非造型艺术的研究紧锁在想象的范畴之时,我们的研究、我们的学科便会失去市场,从而也会失去从业者和追随者。

    初次接触海城丧葬音乐的情形笔者一记忆犹新,对于仪式中的各种表演性质的节目更是感到荒唐可笑。笔者出生、成长于孔孟之乡,自小见过很多次丧葬仪式,还亲身体验了祖母、外婆的葬礼,似乎“忧伤”必须是这项活动的主题。而海城的葬礼在我最初的情感之中为之下了一个定义—大逆不道,也正是这个定义指示我或者说促使我进行了此项课题的研究。海城丧葬仪式中使用了各种类型、不同风格的音乐,不仅曲目众多,表演形式更是五花八门。对于这样一些在许多人看来与丧葬风马牛的音乐,究竟在仪式中发挥着什么样的功能?我们不能在学术研究中沉睡于想象的空间,也不能因为非造型艺术式所独具的特点,而给自己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宽慰,知其然,知其所以然才是我们研究的目的和宗旨。在阅读众多的今人文献和频繁的田野调查后,笔者发现这种“大逆不道”并非个案,而是在华夏大地大量存在,我们的研究也就必须开始于历史。

    我们的学科从命名为“民族音乐学”之时就开始不曾忘记历史,尽管也有学者指责梅里亚姆的三重研究模式(观念、行为、音声)忽视了历史,但在民族音乐学的写作中几乎没有哪个人“忘记”历史,尤其在中国学者的写作中,历史似乎起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事实证明,这种做法是必要的,也是必须的。泰勒把民族学定义为关于文化和文明的研究,民族音乐学家把学科定位在“把音乐作为文化”、“在文化中研究音乐”等等,而这样的研究离不开历史的探讨和分析。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