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价格电话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 相关文章

祭奠权利益主体特征

2019-04-08 08:30:22 ESPCMS.COM 点击数:

    还有学者认为祭莫利益是因利益主体具有某种特定身份而享有的,属于身份权中的亲属权。“所谓的祭奠权,就是每一个近亲属,对已故的近亲属(尤其是尊亲属)都有祭奠的权利助,规定不得干涉,阻挠”,近亲属之间应相互尊重对方的权利,相互通知,相互协助。而其依据则是我国《婚姻法》的第21条第1款,该款:“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该学者认为这条规定隐含着子女除了要在父母生前进行赡养外还应在父母死后为其进行丧葬的意,也就是说子女有生养之义务亦有死葬之义务。而依据权利、义务相统一的原则,这样一种法律义务的背后所隐含的是子女所拥有的一项法律权利一一为了完成对父母的死葬义务,子女得以反抗或请求他人为或不为一定的行为,也就是所谓的“祭奠权”。这一对“祭奠权”法律来源的解释粗看之下有一定的道理,但细究起来却存在不少的问题。

祭奠权利益主体特征

购墓网,公墓,上海墓园

    首先,就《婚姻法》的第21条的内容来看,其主要规定的是父母对子女的抚养教育义务以及子女对父母的赡养扶助义务,依此规定,在一定条件下,子女、父母可以向对方请求进行抚养教育或赡养扶助。对于这项权利,从其所产生的效力来看,应当属于请求权;从其内容一一赡养扶助来看,一般所涉及的就是财产方面的给付赡养费。作为请求给付赡养费的这样一种权利在性质上可以认为是一种债权。而说到债权,其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它的相对性。作为一种相对权,它的效力仅存在于当事人之间,而不能向义务人以外的第三人主张权利,要求其履行配合的义务。而就“祭奠权”来说,显而易见其要求约束的是当事人以外的第三人而不是去世的相对方,因此,从《婚姻法》的第21条是无法推得这样一项权利的。

    其次,从权利义务的角度来看,这样一种分析是建立在有义务便必然有权利的基础之上,但是事实确实如此吗?我们知道,在一个法律关系之中,若一方当事人享有权利,那么与此同时相对方就会产生相对应的义务。但是反过来说,当一方具有义务时,并不见得其就能获取相应的权利,而要以此权利来约束处于这一法律关系之外的第三人更是难以说通。因此,从这一点上来说,将《婚姻法》第21条作为“祭奠权”的法律来源也是站不住脚的。

    而在民法领域,权利的要求则变得更为苛刻。与法理学将权利区分为应有权利和法定权利不同,在民法上,权利是一种非常狭义的概念,指的就仅仅只是“民法所确认的权利”,这表明:首先,它考虑的仅仅是实然状态下的法定权利,是“得享受特定利益的法律上之力”,它必然包含着“法律上之力”这个要素,应有权利并非民法上之权利;其次,此一权利必须由民法所确认,这也就排除了公法上的权利。
    因此,从这一角度来讲,在民法上,我们说一项利益属于权利,则其必须有相应的民法规定一一一般来说,在法律条文中立法者会直接以“XX权”来明示之;与此相反,若不存在具体的法律规定,那么也就不应当承认这种权利的存在,这也是“权利法定”之要求。遏而就祭奠利益来看,现有的民法体系中并无对“祭奠权”的规定,甚至从法律条文中也无法直接、明确地推得这种权利,因此祭奠利益并不是一项法定权利,从民法意义上来说并不存在“祭奠权”这样一种权利,其充其量也只是一种法理意义上的、处于应然层面的应有权利。在法律没有明文规定、立法机关和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又没有明确提出的状况下,人们不能随意地创造出一个法定权利。目前,买务界乃至理论界直接将祭奠利益作为一种民事权利称其为“祭奠权”,这是不科学的也是不恰当的。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