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价格电话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 相关文章

“祭奠权”:法定权利与习惯权利的理论争议

2019-03-27 11:42:01 ESPCMS.COM 点击数:

    “祭奠权”:法定权利与习惯权利的理论争议

    [案例一」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2007)丰民初字第08923号:崔某与李某系夫妻关系,婚后生育二女一子,长女崔甲,次女崔乙,儿子崔丙,并有一养女崔丁。崔戊为崔丙之女,即两夫妇之孙女。1990年前,两夫妇与儿子崔丙一家在一起共同生活。1990年,因拆迁崔丙一家搬走,两夫妇与次女崔乙共同生活。此后,次女崔乙承担了赡养老人的义务。

    其子崔丙和两夫妇(崔某与李某)于1996年、2001年、2006年相继过世。李甲生前立下遗嘱,指定后来用于两夫妇及崔乙共同生活的住所由崔乙继承,并在遗嘱中写明,“其他子女几年来从没有看望过我,也没给我一分钱”,所以决定不给他们任何财产。后养女崔丁、孙女崔戊以崔乙在崔某与李某死后未尽通知义务侵犯其祭奠权为由提起诉讼,要求继承房屋,法院判决驳回了其诉讼请求。

“祭奠权”:法定权利与习惯权利的理论争议

购墓网,公墓,上海墓园

    原告认为:其爷爷、奶奶一直与崔乙共同居住,由于家庭纠纷,崔乙一直不让其看望爷爷、奶奶。2006年崔戊才得知爷爷奶奶已经去世。崔乙并未将其爷爷奶奶过世消息进行告知,使其无法向爷爷奶奶遗体进行告别,侵害了其亲属权中的祭奠权,其行为有悖于善良风俗和社会公德,也给崔戊造成了严重的精神损害。故要求崔乙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费8000元。

    被告辩称:1990年以前,其父母与崔戊的父母(崔丙)一家生活在一起,但是常年被虐待、殴打。1990年拆迁后,崔戊与其父母一家搬走,父母与我搬走并共同居住。此后,我独自承担了赡养老人的义务。原告一家虽同我父母住前后楼,但是,从1990年以后,就同我的父母断绝了一切往来。崔戊直至老人去世,从未上门看望过我的父母。我从未阻止过她去看望我父母。因此,请求法院驳回崔戊的诉讼请求。经查:在两夫妇死亡后,崔乙没有通知崔戊。崔戊亦没有提供充分有力的证据证明其在两夫妇生前曾进行过探望,亦没有提供证据证实崔乙有阻拦探望之情形。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认为,从我国现行法律规定来看,在崔某、李某去世后,崔乙并没有法定通知义务,因此,崔丁、崔戊的理由不能成立。从公序良俗的角度看,直系亲属之间生活上相互关心,精神上相互慰藉,应为善良风俗的应有之义。但是,原告并没有在崔某、李某生前对其进行探望和关心。相对于生前予以关心、照顾,与遗体告别相比,前者更具我国社会公序良俗之意义。最后,法院认为祭奠死者,寄托哀思,除遗体告别之外,也可以选择其他方式。因此对其祭奠权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原告的诉请,缺乏依据,对其诉请,应予驳回。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