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价格电话
故事讲堂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故事讲堂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 故事讲堂

墓地的拐杖

2013-06-13 22:27:33 点击数:

前言:
有的朋友一定听说过一些鬼故事。大多数都是在墓地发生的。但是下面的这个可不是单纯的故事。不管怎样,您就当故事的看吧!
墓地是什么?在远古的时候人死了。要土葬。而现在需要火化。也有的海葬。咱们就单纯的说墓地吧!墓地里有杂草、有鼠蚁、有枯木、有纸钱。可是这片墓地的一个坟头总是有一副拐杖。难道是谁拜墓的时候忘记带了。我想没有这种可能。因为每天晚上就在这个坟头有隐约的哭泣声。丧心病狂的辱骂声。
如果在半夜,有这么一个人独自走在这条墓地的小路上。还会有人问你“有烟吗?给我烧一支……”“有酒吗?和我喝二两……”
但是今天的晚上,发生了一件令人毛骨悚然、匪夷所思的事情……那就是……看到了拄着拐杖的人……
有烟吗?给我烧一支吧…………
第一章 不寻常的除夕
2012年的除夕非常的没有意思,人家都是在团圆吃饺子的时候。而我忙的只是在吃方便面。吃方便面也就算了,谁想到的是这个除夕一个电话。让我更加的郁闷。
我正在网上看今年春节晚会的时候。接到了孙鹏的电话。
孙鹏倒是很客气“叶子,过年好啊”!
我没有好气的回答“好你奶奶的孙子,知道我自己过年也不来陪我”
“是我的不对,我现在去找你”
这家伙居然还这么客气的给我道歉,真是少有的事情啊!“你来吧”
“那你等我。我一小时之内肯定到”
我挂上电话,看着春晚等着孙鹏。其实这春晚也没有什么意思。我就干脆的拿出手机给一些朋友群发一下拜年的信息吧!编辑好了。群发了一百多个朋友。他们都知道我的脾气。我要是给他们信息,他们要是不回我的信息。我就不再理他们了。除非有非常特殊的理由可以让我相信。我就会放过他们。不再去计较。
真的,不一会我收到了很多回复。没有回复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小昭,一个是韩振。这两个家伙也太不像话了。我就拨通了小昭的电话。
“王八蛋干嘛呢?也不给我回信息”
“和老娘包饺子呢!对不起没有听见。这个理由合适吗”?
“当然合适”其实这大过年的。我就是自己闷得慌找个人玩玩。人家陪家人包饺子我还能说什么啊?
我接着说“没事,就是看看你干嘛呢。你继续包吧”!
寒暄了几句挂上电话。又拨通了韩振的电话。电话刚刚的接通。就听到门铃响了。我挂上电话先去开门。当然是孙鹏了。
“孙大所长大驾光临,鄙人没有迎接,还望恕罪啊”!
“先别贫了,正经事”。
“孙大爷,这大过年的你什么正经事还非要和我说啊”?
“你想听不想听吧”?
“对不起,不想听”
“那好吧!我自己去墓地蹲守吧”!
“王八蛋,去墓地?这大过年的能不能不和我说这个”。
“我也不想和你说的。但是这件事情非常的离奇”
“少来了,再离奇这大过年的我也不会和你去墓地的”。
“那好。你自己在家呆着吧!我去墓地”。
“去吧,最好永远在那里”!
我没好气的又回到了电脑桌旁边继续看我的春晚。孙鹏好像还不甘心。在我家又停留了大约30秒,才开门出去。他说的什么事情这么离奇呢?我心里其实也很想知道。我的目的就是让他先走,然后我跟上看个究竟,再说了。这大过年的我也不想让孙鹏出事。孙鹏前脚出门。我马上暂停春晚,围上围巾穿上外套尾随跟着他。
孙鹏出门后,点上一支烟。站在路边拦出租车,这大过年的出租车是非常难拦的。毕竟都在家和家人过年啊。我掏出电话给我的邻居打电话。因为我的邻居就是一个出租车司机。这样我能让邻居送孙鹏。我还能知道孙鹏在什么位置。
“老胡,现在马上出门开车到我的门前接上我的一个朋友。不要说我给你打过电话。把他送到目的地后再回来接我。要快”。
“好、好……我这就去开车”
老胡是一个很好的人。也是一个很痛快的人。不一会我就看到老胡的车过来了。孙鹏上了老胡的车,我看着车慢慢的远去。我也点上了一支烟。等着老胡回来接我。
大约半小时左右,老胡回来了。
我进了车里问“老胡,那人去哪里了”?
老胡有些结巴的说“城郊墓地。吓得我回来的时候都开到170了”。老胡说的车速。
“那好,马上把我送到那个地方”
老胡发动车子“大过年的你们都去那里干嘛”?
我笑笑“没事,我们两个玩游戏呢”!
其实我是真的不知道干嘛啊。
没有多长时间。我便到了城郊。
我问老胡“他在什么位置”?
老胡说“前面,1000米左右吧”!
我说“好,我下车走过去吧,你就回家吧”!说着我便给了老胡200块钱。
“叶先生,多了”
“多了就多了吧!大过年的还麻烦你”。
“谢谢,那我回去了。一会需要我来接你的时候你给我电话吧”
“行”
我下车独自在这条阴森的小路上走着。老胡回去了。车子开的飞快。看出他也害怕了。不过的确是非常阴森的。天气非常的冷。而且是一片漆黑。倒是能听到远处传来的一阵阵的鞭炮的声音。我突然间听到了一声不一样的响声,绝对不是鞭炮。是枪声。我以最快的速度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跑去。我也看到一个黑影向着我的这边跑来。我当时也分不清是什么人。就算是孙鹏我也不客气的转身伸腿绊倒。听到一声惨叫以后我知道是孙鹏了。孙鹏的动作倒是很快的,马上向我开枪。我反应快。挚住了他的手。差30公分。我的脑袋就开花了。

“我是叶子”
“快走”
“怎么了”?
“有鬼”
我一听到“鬼”这个字头发都立起来了。夏天的时候刚刚经历了杨研的事情,就是那只干枯的手。我曾在《别碰我的手》中记载了。现在孙鹏又说有鬼。这叫什么事啊?所有的事情都让我一个人赶上了。何况是除夕啊。
我说“在哪里”?
我的话刚刚问完,就听到一个声音“有烟吗?给我烧一支……”
我站起来,孙鹏也站起来。我看着周围。没有人影。
我问“要烟就出来。我有……”
我掏出一支烟故作镇静的点上抽着。孙鹏躲在我的后面。我脖子上戴着经过十一位大师开光的链子。我是不怕这东西的。说是不怕,心里也有点颤……
“给我烧了……我要抽烟……”
我又仔细的看了一下四周。没有任何鬼影。我伸手摸着孙鹏的手。摸到了孙鹏的枪。拿在了我的手中。我清楚的知道。这不是鬼,一定是人在捣鬼。我把枪拿到手中的时候。碰了一下孙鹏。我在前边走着,孙鹏稍微往后一点,在我的左边走着。我们是沿着城郊的小路往市里的方向走的。我一直是慢慢的倒着走的。怕他从后面袭击我们。远处的鞭炮声还在依稀的响着。
哈……哈……哈……哈……哈……
这一阵笑声太渗人了,我汗毛都竖起来了。用毛骨悚然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我也没有再说话,只是我和孙鹏慢慢的走着。快要到墓地的边缘的时候。我掏出电话。给老胡打电话。说了简单的一句话。
“快来接我们”
“好,马上到”
人在害怕到极点的时候。是不能跑的。如果跑就会让自己更加害怕。我不知道读者朋友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我和孙鹏还是在慢慢的沿着小路走着。
突然不知道从哪里飞过来一样东西。用力太大了。正好打在了我的头部。以至于我差点栽倒。我反应也极快,朝着飞过来不明物体的地方举枪。我是不会随便开枪的。我可不是警方人员。除非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枪指的地方一点动静都没有。我还在看着那个地方,放下枪。掏出手机照亮了。敲击我的不明物体是一块人的大腿骨。我非常确定是人的大腿骨。看骨头的颜色是黄褐色的。说明是一个已经死了很长时间的人的腿骨了。我掏出手绢。拿起腿骨。车的灯光也照亮了我们。是老胡来了。老胡掉头喊了我一声。我打开车门。我和孙鹏上了车。
我说“回家”
老胡应了一声。
孙鹏问我“什么……”
我没等孙鹏开口我就捂住了他的嘴。我不想让老胡害怕。孙鹏是想问我“什么东西”。
“回家说”
老胡问“怎么了叶先生”?
我说“别提了 ,我这个朋友陪我过年的。我们吵了几句他就自己到这边遛弯”
老胡笑了“你们真有意思,到墓地遛弯。我听我们一起开车的一个人说这边老有动静。好像是闹鬼。所以我送你朋友来回去的时候才非常的害怕”。
我说“闹鬼?你老胡也信这个啊”。
“哎……岁数大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要不是叶先生你让我送你。我也不会晚上跑到这种地方来的”。
“谢谢你啊老胡”
“你可千万别客气”
我们又聊了一会,也就到家了。我给了老胡100块钱。下车。然后打开了我家的门。一进门孙鹏忍不住的问我“叶子,是什么东西”?
我说“你看到了吗”?
孙鹏“没看到啊!你呢”?
我没好气“你都没有看到我怎么就看到了呢”?
我伸手交给了孙鹏那个腿骨,说“知道干什么吗”?
孙鹏倒是聪明“指纹”。
“你真他娘的聪明。去吧!”
“明天行吗”?
“你害怕”?
“现在所里验指纹的技工也不在啊!明天吧!我还有事和你说”。
“什么事”?
“今天下午6点左右在墓地发现一具尸体”,我既然想听就没有打岔。做了一个让孙鹏继续说的手势。孙鹏接着说“是一具女尸。你知道是谁吗”?
“你少和我废话。我没见怎么知道是谁?再说了我见了也不一定认识啊”!
“是韩振的老婆”
我一下子站起来。但是那么零点几秒的时间我又坐下。笑着说“孙子,韩振的媳妇死了快一年了”。
“不是快一年了,是一年多了”。
“好吧!你怎么知道是韩振他媳妇的”?
“鼻尖上的痣。脖子上的胎记,咱们和韩振一起给他老婆选的结婚戒指和项链,还有手里攥着的韩振的照片”。
这些特征我是都知道的。我正在思考中的时候。孙鹏又说了一句话让我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孙鹏说“韩振媳妇的身边还放着一支拐杖”
我说“哪来的拐杖啊?韩振的媳妇也不是瘸子啊”?
“你问我我问谁去”?
我说“对了,你来之前我给韩振发信息没有回。我正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你敲门的。我现在就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我掏出电话。拨出了韩振的电话。电话响着没有人接。突然电话里传来一个声音。
“给我的拐杖……送到墓地来……”
我还以为是谁和我开玩笑呢?或者是彩铃。我看看手机。大家都知道,对方要是接通电话。手机应该显示接通后的通话时间。而我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并没有接通时间显示。那就证明可能是彩铃。但是电话里的人提到了拐杖。孙鹏说在韩振媳妇的尸体发现了拐杖。难道是巧合。我决定现在要去韩振家看看。我想韩振一定出事了。
我说“孙子,咱们去韩振家走一趟吧”
这家伙倒是痛快“行,你去那里我就跟你去哪里”
我白了孙鹏一眼,真是懒得理他了。我就打开衣橱准备换上一件利索的衣服。当我打开衣橱的时候。我自己都惊呆了。站在衣橱的对面不知道干什么好。我看到了什么?看到了一支……拐杖。是老式的木制的拐杖。是一个“T”字型的拐杖。在顶端,也就是腋窝放置的地方缠着白布,还能够看到缠着白布的地方还有血迹。在手握住的地方也缠着白布。上边也有血迹。我正在想着什么。孙鹏叫我
“干嘛呢,衣橱有什么好看的”?
我镇静的说“没事”!我伸手拿了一件衣服就穿上了,关上了衣橱的门。
为什么在我家的衣橱里会出现一只拐杖呢?
和刚刚墓地的遭遇有什么联系?
和韩振老婆的死因有什么联系?和韩振老婆的尸体出现又有什么关系?
太多的问题了。我脑子很乱。相当乱……
我和孙鹏下楼,打开车库的门。开上我的车。我们奔着韩振家开去。
第二章 发现好多拐杖
来到韩振家门前。我按门铃。没有人开门。我使劲的敲门。还是没有人开门。孙鹏把耳朵贴到了门上听里面的动静,说“开着电视”。
我说“你确定”
“我这耳朵灵着呢”
我便冲着防盗门喊:“韩振,快点开门”一边喊着一边使劲的敲门。但是没有什么动静。孙鹏倒是聪明。用手拧了一下门的手柄。门竟然开了。我瞅了孙鹏一眼。便推开门往里面看去。一地的血渍。在门正对着的窗户的窗台上边,放着……一支拐杖。
孙鹏叫出来“这就是那天在他媳妇身边的那只拐杖”
我看了一下拐杖,和我家衣橱里的拐杖是一样的。
孙鹏接着说“但是拐杖在警局啊,怎么跑到这里了”?
我没有搭理孙鹏,在房间里转了一下。都看了看。
孙鹏倒是敬业“别破坏了现场”
我没好气的说“去你奶奶的现场”,我就自顾自的看着。家里一片狼藉啊。我盯着韩振床头橱上边放着的他们两夫妻的结婚照。他媳妇鼻尖上有一颗痣。脖子上有很明显的胎记。我就这么盯着他们的结婚照。突然间眼前一黑。我便很明显的知道自己支撑不住了,晕倒了。但是绝对不是有人袭击我导致的。
当我醒来的时候是在我家。孙鹏在我的身边,还有我的另一个朋友。大家可能熟悉。那就是邵杰,杨研发生那样的事情以后。真的没有回到邵杰身边。邵杰也曾问过我一些事情。我当然没有说了。事情过去半年了。邵杰也慢慢的淡忘了这件事情。并且换了工作。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吧!
我睁开眼睛问“我怎么了”?
孙鹏说“我哪知道你怎么了?都睡了2天了”。
两天?我的天啊。感觉一会的事情居然已经是两天了。我掏出手机看看日期。今天真的是正月初二。
“我晕倒后发生什么事情了”?
孙鹏说“什么都没有发生。我打电话让警局过来看现场,然后就把你送回家了”。
邵杰说“出什么事情了”?
我强撑着身体做起来,说“孙子没和你说吗”?
邵杰说“我也是刚刚到”
孙鹏说“叶子,警局的拐杖还在,韩振家的拐杖和警局的拐杖是一对”
我说“打开那个衣橱”我手指着有拐杖的那个衣橱。
邵杰动作快,过去打开衣橱。说“叶子受伤了”?便伸手拿出了那支拐杖。孙鹏看到了这个拐杖也是一惊。瞪大眼睛看着我“叶子……你……你这里怎么也有……”
“我也不知道。这个拐杖在我和你去韩振家时。我换衣服的时候已经发现了。就……”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看着邵杰拿着拐杖。站在我和孙鹏对面。
我问“邵杰,你干嘛”?
因为我看到邵杰在用舌头舔拐杖上面的血渍。我马上下床,孙鹏抢过拐杖。我制住了邵杰。不知道邵杰的瘦弱身体什么时候那么大的劲。竟然把我甩开了。我倒在了床上。孙鹏靠近我身边扶住我。我们瞪眼看着邵杰。邵杰的脸都变形了。身体僵硬。两只手的指头都在抓狂似的僵立着。眼睛充血。好像眼球要爆出来一样。眼睛开始流血。鼻孔也在流血。一直在使劲的摇着自己的脑袋。突然间脑袋脱离他的脖子。头滚落到地上。从脖子中一股血柱直喷房顶。这都是在一瞬间发生的事情。现在就没有动静了,只有那没有头的尸体还在立着,鲜血还在一阵一阵的从脖子中涌出来。
我们的好朋友邵杰,在我家,动了那支拐杖。就这样莫名的死去了。孙鹏往警局打了电话,然后对我说“太恐怖了,我们该怎么办”?
我说“你当了这么多年的警察,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死法吧”?
孙鹏一直摇头“没有,没有”
孙鹏一挥手中的拐杖的时候,我发现了在拐杖上边有两个字。“城郊”。我拿过拐杖,仔细的看着其他的地方。在手握的地方有“民国十二年”几个字。在这几个字下面还有一个醒目的字“蒋”。无疑这个拐杖的主人姓蒋。城郊说的难道是城郊墓地。还有一个酒店。我们都知道那个酒店的名字。是“城郊海鲜酒楼”,这个酒楼是十年前非常有名的酒店了。谈不上几星级。但是已经是档次非常高的地方了。但是现在来说这个酒店已经不是那么的红火了。对了,酒店的老板好像姓蒋。我刚刚想到。孙鹏就说出来。
“城郊海鲜酒楼,蒋毅”。
真不愧是所长啊。我说“知道他家吗”?
“知道”
这时候警局的人员也来了,孙鹏安排了一下。我对孙鹏说“去他家”
孙鹏说“是蒋毅家吗”?
“废话,难道是你家啊”?
我们下楼,我的房间已经全是血渍。哎……真是倒霉啊,刚大年初二我就经历了这样的事情。我发动车子。问孙鹏
“什么地方”?
“春景路幽芳别墅”
我便开始倒车。我倒车不习惯看后视镜,一直是看后玻璃的。我把右手放到副驾驶的座椅后边,回头看着后玻璃倒车的时候。突然有一只手抓住了我的右手。我动作也快。顺势将抓住我右手的那只手反扣脉门。踩刹车。把那人从正副驾驶座位的中间拉过来。孙鹏动作也快,马上用枪顶住了这家伙的脑袋。
“叶子,是我”
我看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是韩振。
我熄了火。问“你怎么在我的车上”?
韩振说“前天晚上,孙鹏背你上车的时候我就躲进来了”。
孙鹏说我昏迷了两天。我问“你在车里呆了两天”?
韩振说“是啊”。
孙鹏倒是不客气“没有饿死你这个王八蛋”
韩振马上说“有什么吃的啊?饿死我了”。
孙鹏说“那你在这里呆着干嘛啊”?
“哎……饿死总比被鬼弄死好啊”

下面是我总结的韩振说的话。警方发现了他媳妇的尸体的时候,让韩振去认领尸体。韩振压根就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何况当时他媳妇死后是火化的。怎么会有完整的尸体呢?他也是抱着怀疑警方弄错了的想法去警局看看究竟的。结果他知道真的是他老婆的尸体。并且还保存的非常的完好,也没有腐蚀的痕迹。当时他也纳闷了。辨认完了尸体,韩振没有直接回家,去旁边的一个小饭馆喝点酒。就回家了。回家的时候发现了一支拐杖,在衣橱的旁边放着,他家的衣橱是放在客厅里的。他还有一个姐姐是和他一起住的。他姐姐叫韩雪。
韩振问韩雪。“哪里的拐杖”?
韩雪说“不是你拿回来的吗?一直在这里放着我没有动啊”!
韩振说“不是我拿回来的”。
韩雪说“家里也没有别人来啊,这东西真晦气,扔了啊”。
韩振知道发现他老婆的尸体的时候身边有一支拐杖,但是韩振没有看到那只拐杖,所以就不认识面前的这支是不是和那只是一样的。韩振答应一声便要进卧室。韩雪拿起了拐杖。韩振一回头的时候。发现了韩雪自己在抓自己的衣服,本来在家穿的就少。就是一件蕾丝的睡衣。当韩振看到的时候已经是韩雪把自己的衣服撕烂了的时候了。还在用舌头舔着拐上上面的血渍。又在用手抓自己的乳房。已经抓的全是血了。韩振马上跑过去把拐杖抢过来顺手放到了窗台上。抱住了韩雪,但是他没有那么大的力气。被韩雪推开倒在了沙发上。然后和邵杰一样,脑袋脱离脖子。鲜血冲天。死了。韩振哪里见过这样的事情,就跑出房门。在楼下蹲着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过了大约2个小时左右。我就和孙鹏来到了韩振的家。最可气的是,韩振知道我们来了并没有出现。而是让我们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我们进门的时候并没有发现韩雪的尸体,只是一片狼藉遍地鲜血而已。
按照韩振所说的,现在时间也就对应上了。除夕下午6点左右发现的韩振媳妇的尸体。然后韩振去辨认尸体。大约二小时左右。这时候我看春晚呢,春晚8点开始。应该是韩振从警局走了后,孙鹏给我打的电话。说来找我。我等了孙鹏大约一小时。这应该是韩振在小酒馆呆的一小时。然后我跟踪孙鹏到了墓地发生的一切。这就是韩振他姐姐韩雪出事的时间。然后我们回家呆了十几分钟就找韩振去了。我在昏迷之前,韩振钻进了我的车里。我想到昏迷。我问韩振“为什么我看到你和你老婆的结婚照会昏迷呢”?
韩振说“我什么都不知道。现在就知道饿,快给我弄点吃的吧”!
在我家楼下有一个蛋糕房。
我和孙鹏说“去给他买点蛋糕吧”!
孙鹏下车去买蛋糕。我问韩振“你姐姐多大啊”?
韩振说“29岁”,马上改口说“过完年今年的生日29岁”。
我“哦”了一声。突然想起。我也是过完今年的生日29岁。然后我问“你姐姐什么时候生日”?
孙鹏买回蛋糕。韩振一把抢过去开始狼吞虎咽的吃。我又把刚才的问题问了一遍。
韩振才说“8月8号,83年的,和我老婆一天生日”。
我一震。我也是83年的8月8号生日。然后我看了一眼孙鹏。
孙鹏说“邵杰也是8月8号。不过是85年的”。
我说“那就应该是和8月8号有关系”。
孙鹏说“先去蒋毅家吧”!
我点头,发动车子。韩振吃着蛋糕才不会管那么多呢,自己在后座吃的正高兴呢,看来真的是饿疯了。
我一边开车一边庆幸啊。我身上带着经过十一位大师开光的护身符。我没有碰那只拐杖。所以我逃过了一劫,只是昏迷晕倒而已。不然我的下场也是和他们一样的。
第三章 拨开迷雾
没有多长时间,我们便到了幽芳别墅。蒋毅所在的小区。孙鹏下车和门口的保安问了一下,并且出示了警员的证件。保安才比比划划的好像在给孙鹏指路。
孙鹏上车“十九栋甲8号”
我便开车进了别墅区。找到了蒋毅的家。敲门。开门的是一个女佣人。还穿着围裙。
“请问您找谁”?
孙鹏说“我是警察,这是蒋毅蒋先生的家吗”?
女佣看起来好像很害怕“是的,可是蒋先生已经去世了啊”!
我问“那家里还有什么人在啊”?
“蒋夫人,还有他的两个儿子”。
我说“请告之他们叶城来访,希望能见一下我们。我们有非常重要的事情”
女佣说“好吧!您稍等”
女佣进了房间。没有多长时间。女佣后边跟着一个老妇人出来了,一定是蒋夫人了。蒋夫人让女佣“快去开门,让客人进来”。
女佣答应一声。便打开了大门。我和孙鹏进去。韩振那小子还在车上吃呢。我们也就不用理他了。
我对着老妇人说“您就是蒋夫人了”?
“你可别这么客气。我是。屋里说吧”!
听口音蒋夫人是地地道道的东北人。我们跟着蒋夫人来到了别墅里面。真是有钱人住的地方啊。太气派了。很有复古的传统的特色。
我问“蒋夫人就您自己吗”?
蒋夫人笑笑“还有两个孩子,上班去了”
我也就开门见山的说“我们来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的,想问问您”
蒋夫人说“不用问了。有警察来我就知道是什么事了。我们家老头子是63年8月8号生的。前几年因为车祸失去了双腿。拄上拐杖没有多长时间就死了。总是给我托梦啊。说当了孤魂野鬼。没法投胎转世。想找8月8号的人投胎。找了好多都是时辰不合适。也就害死了好多人。这件事情我要是说出去,有谁会相信呢?今天你们来了我就和你们说说。信不信的就由你们了”。
我问“那拐杖是怎么回事呢”?
蒋夫人说“拐杖是他爷爷留给他的。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明白了”
我接着问“那蒋先生的尸体在什么地方呢”?
“土葬的,在城郊墓地
我脑子里在想,就算死的人是蒋毅找的投胎替身。但是韩振的老婆的事情是怎么解释呢?因为从开始到现在,都是韩振的老婆引起的事情。有了韩振老婆的尸体在城郊墓地出现,孙鹏才去蹲点的。我是跟着孙鹏去的。我突然间想到了那只腿骨。这一只是我们忽略的一个重要的环节。
我问孙鹏“腿骨呢”?
孙鹏好像也忘了“哦……我现在就打电话问”。

孙鹏出去打电话。我和蒋夫人说“如果您说的是真的,希望蒋先生再给您托梦的时候,您告诉他让他找我一下,我有很多的地方都不明白”。
蒋夫人说“行,我可以告诉他”
我道谢,孙鹏进来和我说“没有指纹”
我说“难道是自己飞过来打我的吗?怎么会没有指纹”
孙鹏说“那只腿骨是有裂痕的,看来是一个骨裂的残疾人的”。
我转身问蒋夫人“请问蒋先生是从哪里截肢的”?
“从胯骨,两条腿都没有了”
我们道谢之后。便准备告辞。我上了车。发动了车子,
问孙鹏“你今晚敢不敢和我去一趟城郊墓地
孙鹏说“现在谜底都已经解开了。还去哪里干嘛”?
“我总感觉这件事情非常的蹊跷,就算为了邵杰你也要和我去一趟”
“行……我都服了你了”
我开车去了孙鹏的家,我家已经没法呆了。孙鹏已经打电话找人去给我收拾房间了。孙鹏也是一个人的。进了孙鹏家,孙鹏给我和韩振拿来喝的。
孙鹏说“你还有什么地方是不明白的”
我想了一下“第一,韩振他老婆的尸体是怎么回事?明明是火化的怎么会完整的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第二,正常的投胎是要找八字时辰一样的,但是蒋毅是男的应该杀男人,韩雪怎么会死?第三,就是一直出现的拐杖是怎么回事”?
孙鹏使劲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服了,服了。你总是有这么多的问题”。
我看看表,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
我说“我睡会,7点左右叫我”
孙鹏说“你大爷。我不困啊?我也睡,你调上闹铃吧”!
我拿出手机,设置上闹铃。躺在沙发上便睡着了。
第四章 墓地的拐杖
闹铃响的时候是晚上7点半。起来后我简单的洗了一把脸。然后叫孙鹏起床。
孙鹏说“现在就走吗?早点吧”!
我说“除夕那晚不也是这个时候吗?穿厚点,咱们打车去”。
孙鹏应了一声,就去穿衣服了。我们下楼。读者要是问韩振那小子。他在孙鹏家睡觉呢。在我的车里呆了两天了。就让他好好的休息一下吧!要是带他去也会碍手碍脚的。
我们下楼,打了一辆出租车。奔着城郊墓地的方向而去。没有多长时间我们便到了那晚出事的地方了。孙鹏拿出枪。我们蹲在草丛里。看着这一个一个的坟头。又冷点。再有点小风。真是太恐怖了。我突然间看到了一个坟头上边插着一支拐杖。我叫了一下孙鹏。
孙鹏说“看到了”
我还没有说他就看到了,看来他的观察能力非常的好了。
我说“|过去看看”
“行”
我们小心翼翼的靠近那个坟头。有一个声音传来了。
“别靠近了”
我用最快的速度在四周看了一下,没有鬼影。是什么在说话?
“你们去我家了”?
我说“是的,我怎么看不到你”
因为我已经知道是蒋毅了,所以我才那样问的、
“你当然看不到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说“我就想知道你有什么目的”
“有烟吗?给我烧一支”
我拿出烟,自己先点上一支。然后拿出一支放到我的耳朵上。把剩下的那半盒多烟都烧了。不一会,我能清楚的听到吸烟和吐烟的声音。
我问“除夕下午的尸体是怎么回事”
“你是说一年前死的那个女人嘛”?
“是的”
“一年前死的是我的酒店的一个服务员。火化的也是那个服务员”
我就更迷糊了“那我朋友的老婆在哪里”?
“当时我把那个女人送到了酒店的冷冻箱冷冻了,准备用她的腿给我接上”
“你已经把死者换了是吗”?
“是的,我要刚死的人的腿。但是还没有来得及换的时候。我就因为癌症死了”
“那女尸体怎么会出现在墓地的”?
“我给我老伴托梦,说酒店的冷冻箱里还有一个尸体,让我的儿子把尸体放到墓地,并放上我的一个拐杖,这样我的家人就不会受牵连了”
“你的想法倒是不错,那后来出现的拐杖呢”?

“哈哈,那就是我做的了。找替身投胎啊”。
我问“你投胎应该杀男人啊!为什么杀了女人呢”?
“太巧合了,她也是8月8号生的。不适合我。所以就要死了”
“那尸体呢?我们没有看到尸体”
“你们永远也见不到那个尸体了。哈哈……”
我更是气愤了。说“你杀了好几个人了。你应该知道你的下场了吧”
“我的下场?你想让我再死一次吗?呵呵……年轻人别太狂了”。
“为了我的朋友我也不回放过你的”
“我的腿骨没有打死你你已经够幸运的了。你看死去的女人的照片我想弄死你可惜你有护身符又让你逃过了一次。你有两下子”
我不屑的说“何止两下子”。说着我便把提前准备好的佛珠往四周扔出。因为我是看不到蒋毅的。我一直是运气很好的。听到了一声惨叫。我又看到了坟头上面的那只拐杖慢慢的陷入到坟中去了。我知道我已经得逞了。我看了孙鹏一眼。
“看我干吗?没有上我的身”
“上你的身?哈哈……你也太抬举自己了”
说着我就往墓地外边走去。我知道这件事情到此结束了。孙鹏在后面跟着我一个劲的说“”“姓叶的,你什么意思?难道鬼都不上我的身吗?难道鬼都嫌弃我吗?你太可恨了……你……哎呀…………”
我回头看了一眼,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结果是那家伙摔倒了。我笑了一下。孙鹏站起来。看着我。我感觉他的眼神非常的奇怪。突然我看到他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只拐杖。孙鹏举起拐杖向我打过来。我伸手抓了几粒佛珠向孙鹏扔过去。又是一声惨叫。孙鹏的身体一抖。
然后继续说“姓叶的你太可气了,居然这么说我”。
孙鹏好像压根就不知道刚刚的一瞬间有鬼上他身一样。我看着他往后面倒着走着。怕那鬼再上他的身袭击我。我的手里还拿着几粒佛珠。
看来是平安无事了。我们出了墓地。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家,当然是回孙鹏家了。孙鹏开门的时候嘴里还在念叨着我不应该那么说他之类的话。打开门的一瞬间我们都傻了。在孙鹏家的衣橱旁边放着一支拐杖。也是一支沾满血渍的拐杖。

关键词: 墓地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