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陵园文化

网站热门关键字

文化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青浦公墓 » 至尊园 » 陵园文化 » 文化篇

护国主抑或国王—谈谈克伦威尔的丧礼

2016-10-27 21:28:54 点击数:

    一六五八年九月三日,奥利弗·克伦威尔因病在伦敦白厅去世。 十一月二十三日,人们为这位护国主举行了泣山场空前隆重的丧礼,此 前,他的尸体早已悄悄地葬在了西敏寺。换句话说,克伦威尔的丧礼 并不包括严格意义上的出殡和下葬。可是,既然尸体已经下葬,丧礼岂 不是丧失其本来的意义了吗?问题并没有这么简单。人们虽未能看到 护国主的自然身体,却看到了他的另一个“身体”,那就是按照克伦威 尔的样子雕刻的丧礼雕像( funeral effigy)。丧礼之意义的建构所依 赖的,似乎并不是已经死去的身体,而是这个人造的雕像。不过,丧礼 雕像蹊跷。据记载,克伦威尔的雕像躺在载枢车上,头戴王冠,手持 权杖和权球,并佩戴着王权的其他象征。这是护国主吗?这明明是国 王。王制的颠覆者克伦威尔什么时候从护国主变成国王了呢?或者, 难道护国主就是国王?上海公墓青浦墓地至尊园

   在某种意义上,英国内战之所以又被称为英国革命,就是因为中 世纪以来的王制或君主制,先后被共和制与护国政体所取代。查理一 世被处死之后,“残余议会”很快就废除了王制、贵族院以及枢密院, 建立由国务会议负责国家内外事务的共和国。一六五三年,护国政体取 代共和国,克伦威尔被推举为护国主,拥有立法权和行政权(实际上受 到议会和国务会议的制约)。从宪政上讲,护国主与国王截然不同。克伦威 尔虽常以摩西和大卫王自况,但认为自己只不过是维护国家太平的“好 警察”,而不是像查理一世那样的国王。他相信,王制断不是上帝所喜 悦的,因为根据神意的启示,上帝“不仅除去了国王的家族,而且除去 了国王的头衔……我不会试图建立神意已经摧毁并丢弃在尘土中的东 西,我不会重建耶利哥”(一六五七年四月十三日的演说)。尽管如此,关于 克伦威尔要称王的谣言依旧遍布大街小巷,因为在人们看来,他越来越 像一位集大权于一身的国王,并且试图重建他亲手毁灭的“耶利哥”。上海墓地青浦公墓至尊园

 护国主抑或国王—谈谈克伦威尔的丧礼

 一六五七年二月,克里斯托弗·帕克等人起草了《谦卑请愿》,恳 请克伦威尔以国王的名义执政。在纠结了六个星期之后,克伦威尔于 五月八日正式拒绝接受国王的头衔。为了避免称王的嫌疑,他不仅回 绝了加冕的请求,还在六月二十六日再次举行护国主就职典礼。此 次就职典礼借用了国王加冕礼的许多因素,并从西敏寺搬来已经沿 用了三个半世纪的加冕椅。尽管如此,这次典礼仍然在根本仁意味 着对加冕礼的拒绝,它并非神圣的宗教仪式,而是世俗的国家仪式: 基督教的国王膏油礼并未用在克伦威尔身上,参加典礼的也主要是 议会成员和政府官员,议会议长则完全取代了大主教在加冕礼_t的 角色。然而,克伦威尔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的儿子理查和大臣们居然 会根据英格兰王室的礼制传统来安排他的丧礼,并将那顶令他生前 寝食难安的王冠加在了他的头上。护国主的丧礼仿佛同时是一场加 冕礼。可是,既然克伦威尔明确拒绝了称王的请愿,为什么还要在丧 礼上将他“包装”成国王呢?

    克伦威尔的丧礼仿效的是詹姆斯一世的丧礼,规模可谓空前绝 后。威尼斯的使节写道:“他们正在白厅筹备一前护国主的丧礼……为 了弄清楚国王们每逢此事都是怎么做的,他们翻阅古”,说这一次 要比以前更加隆重。”“他们决定,此次丧礼要按照国王詹姆斯的丧 礼所遵循的形式来操办,但将更为盛大,因为那次丧礼花了三万镑, 这次会花掉约十万镑。”(Calendar of .State Paper and Manuscripts 尺elating to English Affirs, Existing in the Archives and Collections of Venice, 1657-1659)克伦威尔死后,人们l谴即依照惯例 对尸体做了防腐处理,先是取出内脏,涂_上香油和香料,而后便裹上蜡 布、人殓盖棺了。十一月十日夜(一说九月二十六日),尸体悄悄地葬在了 英格兰王室的皇陵西敏寺中的亨利七世礼拜堂。尸体并不是丧礼的焦 点,重要的是灵堂和出殡。

     克伦威尔的灵堂设在萨默赛特宫,这里曾是詹姆斯一世和王后安 妮的灵堂。进人灵堂要穿过三个房间:每间都挂满黑色天鹅绒的帷幕, 四壁贴着带有王冠的盾形;房间的尽头都摆放着一把椅子,上方是一 个饰有盾形的华盖。灵堂所在的第四个房间也饰有帷幕和盾形,从十月 十八日到十一月十日,丧礼雕像就一直停放于此。

    克伦威尔的雕像由木头雕刻而成,躺在铺着黑色天鹅绒的灵床上 面。为了使其尽量接近护国主的样子,面部表情依据的是遗容模型,眼 睛则由彩色玻璃制成。雕像穿戴的衣物包括:衬衣,紧身上衣,西班牙 马裤,金线镶边的外套,紫色天鹅绒的王袍,丝袜和皮鞋.雕像头上戴 的是象征王权的紫色天鹅绒帽子,而不是王冠;腰间束一条金色的腰 带,佩戴一把镀金的宝剑;右手握着一根金质的、象征权力的权杖,左 手则握着象征王国的权球。头部后方是一把椅子,其上放着镶有宝石 的王冠,椅子上方则是一个带有盾形的黑色天鹅绒华盖。脚部附近则 摆放着一个头盔顶饰:一头狮子站在王冠上。

    四根裹着天鹅绒的柱子立在灵床四个角,其上站着头戴王冠的 兽,即,象征英格兰的狮子或象征威尔士的龙,前爪都举着长条旗。柱 子基座则饰有盾形和王冠。灵床两侧是八个五英尺高的烛台,上面插着 三英尺长的蜡烛。紧挨着烛台有八面旗帜,旗上绘有共和国的标志以 及克伦威尔的家族纹章。灵床最外围是一圈裹着黑色天鹅绒的栅栏。 几位身穿丧服、手持权杖的官员守在雕像两旁,还有几位负责招呼前来 吊唁的亲友或官员。

   尸体下葬后,人们将丧礼雕像从灵堂转移到萨默赛特宫大厅,姿 势也从躺着变成站在一个低台上,“护国主”仿佛突然“复活”了。站起 来的护国主完全是国王的形象:他身穿王袍,头戴王冠,手持权杖和权 球,腰佩宝剑;他面前则摆放着骑士的装备,如头盔、恺甲、盾等。大厅 中设的灵堂与之前的灵堂也 有很多不同之处:栅栏外边 裹的天鹅绒不再是黑色的, 而是深红色的,雕像脚下的 台阶上铺的也是红色天鹅 绒。蜡烛从之前的八支增加 到四五百支。如果说之前的 灵堂表现的是个体的死亡, 现在的灵堂表现的则是王权 的不朽。

   毫无疑问,这次丧礼并 不是为了安葬尸体,而是为 了展示以国王的形象出现的 克伦威尔,即,王袍加身的 雕像。这个作为雕像的“身 体”的构成部分,非常直观 地表现为整个出殡队伍。换句话说,参加丧礼的人都可被视为克伦威 尔这个身体上的肢体。

   走在出殡队伍最前面的是骑马的司礼官、司礼官副手以及他们的 十三个随从,接着是威斯敏斯特的穷人以及贵族的了队。这些人和载 枢车之间的人员被划分成十一个单元,每单元皆以一个乐队、一面旗帜 和一匹马为先导。跟在旗手后面的马裹着黑色的天鹅绒,头上和身上都 插有羽饰。从出殡人员的次序来看,地位越高的人越靠后。处在队伍前 列的多是护国主宫廷里的后勤人员,处在队伍后列的则是王室和国家 的高级官员、外国使节、亲属团以及贵族。纹章院(College of Arms)官 员属于最后一面旗帜所在的队列,他们身后就是载枢车。

    整个队列的核心是载有雕像的载枢车以及紧跟其后的丧主。克伦 威尔的雕像躺在载枢车上,身着王袍,头戴王冠,手持权杖和权球。载 枢车则饰有羽毛和盾形,由六匹马拉着,左右各有四位贵族手持棺罩 或护国主的恺甲,另有十二位手持葬旗的贵族站在他们外侧。葬旗上的 纹章表现的是克伦威尔与其家族成员之间的关系。载枢车后面是嘉德 纹章官和丧主查理·弗利特伍德。丧主两侧是子爵莱尔和福肯贝格,身 后另有十九位助丧的贵族,其中五位负责为他抬着丧服后摆。牵着御马 的御马官走在整个队伍的最后头。需要注意的是,御马身上披的天鹅 绒并不是象征死亡的黑色,而是象征王权的深红色。

   抵达西敏寺之后,克伦威尔的雕像被抬进亨利七世礼拜堂,放在 早已搭建好的“灵床”(hearse)上,据说“灵床”也与詹姆斯一世当年用 的几乎一模一样。在尸体提前下葬的情况下,丧礼至此就算结束了。根 据王室礼制的习惯,克伦威尔的雕像将在西敏寺停放一段时日,以供人 们观赏和瞻仰。

    我们看到,从筹备时起,克伦威尔的丧礼就有意模仿詹姆斯一 世的丧礼,以至于这位生前不愿称王的护国主竟被包装成不折不扣 的国王。如果说克伦威尔生前是一位无冕之王,十一月二十三日的丧 礼则相当于他的加冕礼,其目的在于给他一个国王的名分。不过对死 去的克伦威尔来说,国王的名分已经没什么意义。那么,它的意义在 哪里呢?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或许我们更应该留意克伦威尔的丧礼和 詹姆斯的丧礼有什么差异。

    首先,詹姆斯的尸体是在丧礼当天下葬的,而克伦威尔的尸体却先 于丧礼两个星期下葬。其次,与克伦威尔的雕像不同,詹姆斯的雕像并 没有先后停放在两个不同的灵堂,也没有从卧姿换成站姿。在英格兰王 室丧礼史上,这种变换灵堂和雕像姿势的情况以前从未发生过。再者, 更重要的是,在詹姆斯的丧礼上,丧主是查理王子,即后来的查理一 世,在克伦威尔的丧礼上,丧主却并不是理查·克伦威尔,即第二任护 国主,而是克伦威尔的女婿弗利特伍德。理查非但未模仿查理,反而有 意回避了父亲的丧礼。既然克伦威尔的丧礼的组织者翻阅古书,并声称 要效仿詹姆斯的丧礼,上述三点差异就绝不是无心之失,而是有意为 之。那么,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理解这些差异的关键,在于澄清丧礼和王位继承之间的关联。学 界通常认为,在晚期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英格兰和法国王室丧礼的 主要功能都是填补王位转移过程中产生的空位期。在英格兰,丧礼的这 一功能又与“国王的两个身体”理论密不可执根据坎托罗维奇的经典 研究,国王有两个身体:一是国王个人的自然身体,一是象征王权的政 治身体。自然身体是有朽的,会生老病死;政治身体则是不朽的,永远 不会死去。国王即位,意味着两个身体结为一体;国王死亡,意味着两 个身体分开(Kantorowicz, The King's Two Bodies, Princeton,1957)。 而且,只有丧礼结束后,两个身体才能完全分开,政治身体也才能从老 国王身上转移到新国王身上。而在老国王的自然身体死亡和新国王的 真正继位这段时间内,王权和老国王的结合就表现为丧礼雕像。如此, 继任国王的统治,既不是始于老国王的咽气,也不是始于加冕礼,而是 始于丧礼的结束(Giesey, The Royal Funeral Ceremony in Renaissance France, Droz,1960)。  

   由于政治身体具有不朽性,抽象的王权才能在前后相继的自然身 体之间发生转移并“道成肉身”。然而,与作为政治身体的国王不同, 作为职位的护国主并不是不朽的。护国主的权力虽是最高权力,却不 像王权那样具有不朽性,而是依赖于护国主个人的生老病死。议会之 所以在一六五七年反复督促克伦威尔称王,原因之一就在于,护国主的 继任问题已经变得十分迫切。如果克伦威尔拒不称王,国家的太平就 完全取决于他个人的生命,他的死亡将可能直接导致国家陷人混乱。

    超自然的王权是永恒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政治身体可以脱离国 王的自然身体而存在,因为王权之永恒性的成全,需要借助自然身体 之间的连续性。自然身体的连续性指的是,前后任国王基于血统或长 子继承制而形成继承关系的自然链条。所以,新国王通常都与老国王 有某种血缘关系,否则就很可能造成篡位的嫌疑。换言之,超自然的 王权对应的是自然的长子继承制:王权的永恒性使国家的安危不会受 制于个体的有朽性,长子继承制的自然必然性使王权的转移不会受制 于各种偶然性和不确定性。克伦威尔既然不愿意接受不朽的王权,当 然也就会拒绝长子继承制。《谦卑请愿》明确规定,克伦威尔可以“任 命”下一任护国主,就是说,新任护国主并不是自然产生的。尽管理查 最终接替父亲成为第二任护国主,这一继承关系的基础却不是自然的 长子继承制,而是法律规定的任命制。正如继任文书所表明的那样, 查理王子继承王位根据的是“宗亲”关系,而理查继任护国主根据的 则是“法律和《谦卑请愿》”。

   理查给父亲安排一场国王的丧礼,就是为了借此赋予护国主一职 以不朽性,同时又将自己的继任建立在自然的血统基础上。这也是为 什么克伦威尔的丧礼会与詹姆斯一世的丧礼有所不同的原因。按照英 格兰王室丧礼的成例,尸体不是丧礼上的主角,但也不会提前下葬。因 为,丧礼既要通过雕像展现王权的不朽性,也要通过尸体展现自然身 体的有朽性。人们之所以提前安葬克伦威尔的尸体,目的在于更好地呈 现政治身体的不朽性。我们看到,在尸体下葬的同一天,克伦威尔的雕 像转移到了萨默赛特宫大厅,不仅戴上了王冠,还站了起来。为了配合 雕像姿势的变化,大厅也装饰成了红色,用来烘托王权的不朽荣耀。可 见,政治身体的站立与自然身体的下葬形成了更为鲜明的对比。如此, 护国主的权力似乎就和王权一样具有永恒的连续性,不会因克伦威尔 的死亡而发生断裂。

    丧主的安排更能体现理查的用意。从历史上来看,十五世纪以后 的英格兰继任国王通常都不能参加前任的丧礼。因为,不朽的王权既 已化身为一尊丧礼雕像,新国王的出现势必会导致一个政治身体同时 拥有两个自然身体,或者说,会导致两个国王相互冲突和对抗。可查 理一世为什么敢以丧主的身份出现在父亲的丧礼上呢?这与当时的王 权观念有关。受苏格兰政治理论的影响,初期斯图亚特王朝过于强调 王权的人身性,将王权视为国王个人的财产;只要老国王的自然身体一 死,新国王立刻就继承王位。这样,王权的不朽性就受到了削弱,丧 礼雕像因而也就丧失了象征意义。理查所需要做的,恰是加强护国主 权力的不朽性,所以他没有仿效查理,而是有意回避了父亲的丧礼。 实际上,在克伦威尔去世之后的第二天早上,理查就已经公开宣布继 任护国主。然而, 只要父亲的雕像 还矗立在萨默赛 特宫,他就不能 完全获得护国主 的权力。

    可见,理查 之所以要给不愿 违背神意的父亲举行一场国王的丧礼,目的在于解决护国主的继承问 题。托马斯·西蒙为此次丧礼设计的纪念章,非常生动地表现了理查 的用意。纪念章的正面是克伦威尔的半身像,他身着戎装,头戴桂冠, 面容凝重。反面最为意味深长:一个老树桩已经枯朽不堪,在它的旁 边,一棵枝叶茂盛的橄榄树正在茁壮成长,并庇荫着两个牧羊人和他 们的羊群。这幅景象的周围刻着一句拉丁文:non defitient oliva, 意思是说,永远都不缺少橄榄树。西蒙利用谐音,将克伦威尔的名字 Oliver(奥利弗)与olive(橄榄树)联系起来。这样,理查的继任就被诊 释成基于血统的继承:一棵橄榄树衰败之后,它的根会生发出另一棵 橄榄树;因此,与其说理查的继任是基于护国政体下的任命制,不如 说是基于王制下的长子继承制。或许,只有从王制的继承原则出发,我 们才能理解议会为什么会将护国主理查称为英国的理查四世。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