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陵园文化

网站热门关键字

文化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青浦公墓 » 至尊园 » 陵园文化 » 文化篇

汉代夫妇合葬习俗与“夫妇有别”观念

2016-10-23 08:14:58 点击数:

    摘要:夫妇的合葬是一由‘别”到“合'’的渐进过程。在汉代,夫妇埋葬方式由同莹、同坟到同穴趋合的倾向日益明显,同时又存在着异坟、异穴、异室的区别。这种合中有别现象既反映了“夫妻一体”的社会观念,又表现了“夫妇敌体”的传统,是‘夫妇有别”之礼在合葬习俗中的实践。自汉哀帝始,更为强调以夫为主的“一体,,认同,逐渐忽略了双方时‘敌律,之别,随着这种观念的转变,同穴合葬成为夫妇丧葬的主要刑式,并对后世产生深远影响。上海墓地青浦公墓至尊园

汉代夫妇合葬习俗与“夫妇有别”观念

    夫妇合葬墓的兴起是在周秦时期,至两汉进入一个重要的发展阶段。两汉夫妇合葬墓的数量急剧增加,也更具普遍性,上至帝王贵族,下到官吏平民,一般都实行夫妇合葬之礼。对于汉代夫妇合葬制度和习俗,学界已作了深入的研究。①夫妇的合葬经历了一个由“别葬”到“合葬”的历史进程,本文的分析则侧重夫妇合葬中“别”与“合”因素的变化,尤其是“夫妇有别”之礼与合葬方式的关系,借此进一步探讨社会观念的转变对墓葬方式和习俗的影响,以及汉代在夫妇合葬史上由“别”趋‘合”演变过程中的历史作用。
一、夫妇合葬形式中的“合”与“别”
    依据文献、考古资料和学者的研究来看,在汉代不同时期,夫妻合葬大约有同莹异坟、同坟异穴、同坟同穴三种基本的形式。这三种夫妇合葬形式之间的差异,就在于“合葬”中保留了程度不同的“别葬”因素。
    (一)同莹异坟葬。夫妇的同莹合葬出现得比较早,在汉代特别是西汉,以帝后和贵族的合葬最为常见。这种合葬方式主要是“合”在同一莹兆,或者说是同一陵园内,但同莹不同坟,夫妇相“别”于异坟(陵)之中。汉代帝后各起坟丘,或依山为陵,坟丘标志不明显,但二者之墓扩有一定的间距。《史记·外戚世家》“高后崩,合葬长陵。,’((集角珊引《关中记》谓其中的“合葬”是:“高祖陵在西,吕后陵在东。汉帝后同莹,则为合葬,不合陵也。诸陵皆如此。”这种同莹异坟的合葬,夫妇坟间之“异”有时相隔甚远。汉宣帝有许、王二后,宣帝崩后葬于杜陵。许后早逝,葬于杜南,称“杜陵南园,,南园“去杜陵十八里”。王后成帝永始元年(公元前16年)亮,与宣帝合葬杜陵,称“东园”。王后与宣帝合葬,但“虽同莹兆而别为坟,王后陵次宣帝陵东,故曰东园也”《汉书·外戚传》及颜师古淘,与许后之葬杜南差别不大。
    汉代藩王及贵族中亦实行同莹异坟的葬式。河北满城中山王刘胜及其妻窦给之墓,二坟并列,间隔约百米。111北京丰台大葆台燕王夫妇合葬墓,为横穴式木室墓,夫妇二坟东西并列,间隔26. 5米。广西贵县罗泊湾1号墓}X1,2号墓,为南越王国高官及其夫人之墓,夫妇二墓一东一西,相距约5 00米。亲近的贵戚大臣往往衬葬于帝陵之旁,而他们自身夫妇的墓葬亦为同莹异坟的形式。卫青墓葬在汉武帝茂陵东,青娶武帝姊平阳长公主,《汉书·卫青霍去病传》谓其死后“与主合葬,起家象庐山云”。“象庐山”,是指卫青之墓的起坟,其与平阳公主的合葬也是同莹而异坟。
    (二)同坟异穴葬,或者称同坟并穴葬。①它是比异坟葬更进一步的“合葬”,夫妇“合”到了同一坟丘之下,但还没有同穴。这种葬式是在同一坟丘下有两个紧邻但不相通而相对独立的墓穴,分别埋葬夫妇二人,夫妇之间相隔的距离又拉近了。坟丘墓出现于战国时期,故而夫妇同坟而葬的情况也就出现得比较晚。光武帝之舅樊宏死,遗令薄葬,“使与夫人同坟异减”(《后汉书·樊宏传》)。“异减”也就是异穴而葬。
    在同坟的合葬中,夫妻的合葬有了共同的坟丘维系,与异坟葬相比,“合,得更为紧密。但在异穴之间仍有间隔,夫妇各自独立性依然突出。考古工作者在岭南地区曾清理过一批西汉后期同坟异穴合葬墓,明显表现出这种特点。Is}广西兴安石马坪1983年11月发掘的一座同坟异穴编号为M1的西汉后期合葬墓,两个墓穴东西并列,中间有一道宽约0. 5米的生土隔墙。两个墓穴都有斜坡墓道,东墓穴(M1A)随葬品数量较多,且有兵器等物,死者应是男性;西墓穴(M1B)随葬品略少,死者应为女性,属夫妻同坟异穴合葬墓。ICI1975年秋发掘的广西合浦北郊堂排西汉后期墓,2号墓是一座合葬墓,在约残高3. 6米、直径37米的坟丘上,覆盖着两个并排的墓穴,西墓穴M 2A死者为女性,东墓穴M2B为男性,稍大于西墓穴,属夫妻同坟异穴合葬。17119 89年在合浦县城南凸鬼岭清理的两座西汉后期墓,都是同坟异穴夫妻合葬墓。在M 201高2. 2米、直径12米的坟丘下,两个墓穴南北并列,深度相等,其中北墓穴(M 201 A)有斜坡墓道,南壁前端有一个长方形耳室,墓主为男性。南墓穴(M201B)没有墓道,北壁打破北墓穴的耳室,墓主为女性,下葬时间略晚。二穴间有一道厚约0. 7米、高1. 2米的生土隔墙。另外一座的合葬墓M 202,坟丘高1. 7米、直径17米,两个墓穴东西并列,东墓穴M 202 A墓主为男性,西墓穴M 202B应为女性墓主,两墓穴之间虽没有隔墙,但有一条由厚4厘米一20厘米的黑色土带构成的明显分界线,发掘者判断原来可能是一层木板壁。
    (三)同坟同穴葬。夫妇同坟同穴葬是在同坟之下又葬于同一墓穴之中,是更为彻底的合葬形式。如果再细加区分,同穴之中又有异室与同室之别。同坟同穴合葬墓出现于西汉中期以后,更多的实行是在东汉时期,此后成为夫妇合葬的主要形式。②
    河北定县43号汉墓,系东汉中山穆王刘畅夫妇的同穴异室合葬墓,墓的西后室停放男墓主的棺撑,南后室停放女墓主的棺撑。河南洛阳西汉卜千秋夫妇合葬墓,是一座梯形顶空心砖壁画墓,在主室内并列两具木棺,系夫妇同穴同室合葬墓。江苏海州西汉霍贺墓,撑室内置木棺二具,男棺在左,女棺在右,亦为同穴同室合葬。I 11 I同穴合葬墓夫妇之间的区隔和独立性特点不再明显,二者的整体性和共同特征更强了。
    由以上几种合葬墓的形式来看,其中既有“合”的趋势,又保持了“别”的特点。夫妻死葬的位置越来越靠近,共同的联系越来越紧密,双方“同”的成分越来越多,埋葬的方式由同莹、同坟到同穴、同室,这种现象越往后越明显。在“合”的大趋势下,夫妇合葬中依然保留着不同程度“别”的特点。同莹、同坟、同穴中依然存在着异坟、异穴、异室“异”的因素。在这种“别”的区隔之下,夫妇双方的墓穴、墓室或棺撑方向、方位相同,墓穴的形制上大体并列对等,彼此间保持着一定的独立性,并无明显的尊卑倾向。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