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南广寺息园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渤泥国王墓地几点认识

2016-04-12 17:46:43 点击数:

    对上述考查分析进行综合和归纳,我们可以得出如下几点认识:

    1、通过《明史》、《明实录》等文献记载的分析与对南亚二国王墓地和明代藩王、品官墓的对比研究,可知在明代永乐年间,南亚渤泥国王率150余人,苏禄国王率340余人来华,受到永乐皇帝的隆重接待,赏赐有加,不幸二王分别病逝于南京、德州。永乐皇帝先是派御医精心诊治,后是以王礼隆重安葬,成为两国外交史上一段佳话。今存的渤泥国王墓和苏禄国王墓就是两国友好交往源远流长的历史见证。

    2、从文献和今存墓碑碑文内容分析,渤泥国和苏禄国与明王朝的关系有宗主国和藩属国的色彩。这在据说由文渊阁大学士胡广起草,永乐皇帝审定的墓碑碑文中显示得很清楚。如文中云“我疾,贻天子忧念,··…我僻处荒徽,幸入朝睹天子声光,即死无憾。死,又体魄托葬中华,不为夷鬼!”其仰慕中华,死后愿葬于此,自然可信。“不为夷鬼”之语,恐为胡广所加,其用词以天朝之国自居,视彼国为夷狄,居高临下之态,以此句为甚!而渤泥国王墓地以藩王墓之制,以显示华夷之别,不是平等的国与国之关系,此乃历史的局限。

    3,渤泥国王墓地包括苏禄国王墓地在内,是严格按明藩王墓规制营建的,不仅没有超越,尚有不足,更远不如明代藩王和品官墓的规模和体量之宏伟、气派。其原因有三:一、华夷之别,像潞简王等是皇亲宗室,再加之受宠,其墓地不仅豪华、气派,且多有偕越,而彼为外藩夷狄之国岂可与皇室王爷比肩。二、时代先后与国家财力的限制,渤泥国王墓营建于明初,当时国家财力有限,墓地营建遵制从简,比之晚的苏禄国王墓和其他明藩王、品官墓营建的规模、气势较之增强,显示了国家财力的增长。三是公私有别。南亚二王墓均是由明朝国库开支营建,严格按规制施工.不能超支。而藩王和品官墓是自己给自己修建墓地,不仅按规制把政策用足,甚至有所超越,在财力物力上舍得支出,甚至倾其所有,这和当时上层贵族的视死如生的厚葬之风有关。明潞简王墓即是一个典型。
    4,渤泥国王墓地的石象生雕刻艺术风格。石象生在明代帝王陵墓中的地位与作用较前代有所降低。在藩王墓中已可设可不设。从现存藩王墓实例来看,一类是设石象生的,如益王墓(嘉靖十八年,墓在江西省南城县金华山)、潞简王墓、靖江王墓(广西桂林市);一类是不设石象生的,如楚昭王墓(永乐二十二年,在湖北武昌县龙泉山)、庆王墓(正统三年,在宁夏同心县韦州乡)。从文献记载看,不设石象生的还有晋恭王墓、晋宪王墓等。这时期石象生的雕刻艺术水平也较前代稍为逊色。从美术史的角度考察,可谓距唐宋石刻神韵气质已远。但也不能一概而论,以孝陵为代表的明初陵墓石刻在继承唐宋遗风的基础上,注重体积感,有粗率生拙之意趣。综观明初藩王、品官墓的石刻,雕工精粗不一,如李文忠墓的石刻就比较精美,水平不减帝陵雕刻。渤泥国王墓是国王突然病逝而仓促建墓下葬,其墓前石象生也可谓急就章。但其造型粗率生拙略有孝陵遗风。而武将、控马官面相圆润、隆准、厚唇、类异国夷人,与墓主相谐,可谓独有特色。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