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福泉山留园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媒体报道

长治分水岭墓地初探

2016-04-12 16:56:32 点击数:

    摘要:长治分水岭墓群是长治地区发现的一处上起新石器时代,下迄明清的古代遗存地,主要遗存有春秋时期的墓群、车马坑遗址、战国时期的墓葬、汉代的墓葬。该墓地出土了一大批随葬品,主要有青铜器、玉器、陶器、铁器等,透露了春秋战国时期的政治文化特征。

    长治分水岭墓群位于山西省长治市市区内的石子河畔。“石子河又名壶水,起于壶关县东七里村。经壶关的崇贤村西流人市区,经百谷山出峡西,流经郡城北,又南经郡城西。会黎水,又西至暴河头入漳,j[lj。石子河在市区内由城东流人境内,东西走向,分水岭墓群位于市区内石子河南岸分水岭台地上,现在的角沿村一带,墓群面积大约为1.5平方公里。从1950年到目前为止,为配合城市建设共发掘了300余座墓葬,时代上起新石器时期,下至清代。墓群主要为春秋、战国时期的贵族墓地和平民墓地,历年的考古发掘出土了一大批珍贵文物(现大部分珍藏于省、市考古单位和博物馆)。
一、分水岭春秋、战国墓群大型墓七组对子墓
    分水岭历年来发掘的春秋、战国墓群可分为大型墓、中型墓、小型墓三种。所发掘的资料尚未进行系统整理,现仅对发表的资料中的大型墓七组对子墓进行粗略研究。
    (一)M270与M269
    两墓发掘于1972年,由山西省文物工作委员会晋东南工作组与长治市博物馆共同发掘,时代为春秋中晚期。墓葬型致均为长方形竖穴土扩墓,M269南北长5.6米,东西宽4.6米。M270南北长5.7米,东西宽4.4米。回填土均经夯实,墓向为北偏东200。两墓东西向对,距离为4.6米。两墓内均为单棺单撑,掉仿木平放垒叠,两侧加竖立柱,墓底铺锡片一层,厚均0.2厘米。并铺有朱砂一层。M270为仰身直肢,M269由于受积水浸泡,葬式不明。但根据两墓随葬品分析:M269为男性,M270为女性。两墓为东西并列的对子墓。M269随葬器物主要为礼器、兵器等。器物主要有鼎,rte,黄,敦、匝、方壶、益、舟、罐等,共150余件。器物大部分放在撑室内,装饰器置于棺内。
    1、礼器的主要器物有鼎、壶、秃等。
    鼎:主要特征是A:侈耳,耳立于器物口沿,圈底,深腹、蹄足、瘦耳;B:附耳,纹饰主要为蟠璃纹、蟠旭纹、下部为垂叶纹。
    方壶:长方形、高圈足、长颈、颈两侧耳作蹲双兽形衔环,盖中透空。饰两周蟠璃纹,内填云雷纹,通高55厘米。
    提梁益:直沿,腹扁圆,兽蹄足,蟠螃纹,流做夔龙状昂首张口,颈系带圈。通高23厘米。
    2、乐器主要有编钟、石磐共28件。其中雨钟9件,大小相似,长角兽头,单旋。干饰雷纹。
    钮钟:大小相似,征间篆带饰蟠螃纹。
    石磐:10件。青石质,出土时分两堆叠放。
    3、兵器有戈、矛、链共计37件。其中一件粱斧,似戈形,援平直,齐头有刀,内作鸟首衔蛇,两侧有蟠璃相缠绕。
    4、车马器39件。主要有车害、车辖、衔镰、环扣等。
    另有小件的漆器、货币—骨贝、玉圭等。
    M270稍小于M269,M270随葬器物主要有鼎、罄、敦、置、方壶、益、盘、舟等。器形与M269基本相似。其中也不乏精品,提梁盂就是一个精品。提梁益通高23.4厘米,腹径20厘米,小口直沿,腹扁圆,三蹄足,带盖链,璃形提梁,螃首张口前伸,流做龙首,造型独特。随葬品中没有兵器,但玉石器较多,主要有玉磺、玉环、玉龙、玉佩、玉替、玛瑙环、水晶管、料珠等,有110余件。其中有不少为玉中精品。同时还出土一件竹梳,为北方地区首次。由于当时的发掘条件的限制,还有许多文物信息无法保存。[2]
    (二)M12与M25
    M12与M25分别发掘于1954年和1961年,墓葬形致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墓向为北偏东200。墓葬填土均经夯筑。积石积碳。随葬品以青铜器为主。
    M12墓葬中青铜器达430件。礼器中主要有鼎、敦、鉴、薰等器物。青铜鼎5件,质薄、附耳、蹄足、三钮盖,腹部饰弦纹为列鼎;铜策2件,长方形、底小、四足外侈,环耳、兽面;铜蔓3件,有两种式样:一种兽面、浅腹、圈足,另一种椭圆、两侧有圆玺、装饰有错金;铜敦2件:兽面,三蹄足、盖钮;铜鉴3件:深腹、平底、铺首、衔环;铜颤1件;铜访1件;铜匝1件、残;铜壶2件兽面、铺首衔环鼓腹。
    兵器有矛、戈、链、剑等;玉器有壁、环、答、圭等。此墓还同时出土大量的农业用具。主要有铜耙1。铁器有褪1件、撅1件、斧5件、攫1件。to
    M25发掘于1961年,与M12相距3米,葬式为仰身直肢,墓室底层铺青灰泥。器物以青铜器为主。鼎6件:I式1件,深腹、侈耳、三环钮、三蹄足、颈腹饰夔龙纹,鼎内有兽骨;n式5件,附耳、三粗蹄足扁圆形、盖三纽,腹饰锐角S纹;壶2件,长颈、圈足、双兽耳衔环纹、口沿外折、三蹄足;鉴2件,口沿外折、腹内有琴刻图案;敦2件,圆底、三蹄足;匹1件,残尾,有环纽;盘1件,平底附耳三蹄足、兽面;舟1件,双耳兽面。
    车马器31件,主要有害、马镰、盖弓帽等;兵器72件,主要有剑锨等;玉石器主要有玛瑙、玉佩、水晶环、水晶珠、琉璃管、石瑛、石匕;乐器有甫钟5枚、钮钟9件、石馨10件。M12随葬有农耕用具,同时伴随有铁器。
    M25玉饰器较多,可能为女性。
    根据随葬器物的特征,专家限战国早期墓葬。[4]
    (三)M14与M26
    M14与M26均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积石积炭。
    M14墓向为北偏东200,单棺单撑,随葬器物以青铜器为主。器物多达1005件。器物中礼器在墓的西北角,乐器列于墓中的西南角。铜鼎为9件列鼎,I式8件,侈耳,三蹄足,卷唇、浅腹、器物壁较薄、无盖;11式1件,附耳三蹄足、壁厚、有盖、三环纽;铜扁4件,兽面;铜蕴1件,胎较薄;铜人3件,为武士状。
    乐器有雨钟2件、钮钟8件,石馨22件;兵器有戈21件(有铭文)、矛10件、链118件;装饰器67件,质地有玉、玛瑙、角、骨等;生产工具有铲、凿、斧等。阎
    M26葬具为单棺单掉,掉用长宽20厘米的杭木叠成。墓底用卵石铺成。上抹青灰膏泥、厚约5厘米。无二层台,葬式为仰身直肢。
    随葬器物有鼎9件,2件无盖、侈耳、圈底,三蹄足纹饰为蟠蠕纹、垂叶纹,口沿上有四个立体的璃首;铜鼎5件,扁圆形、蹄足粗短;铜壶2件,卷唇、平底、鼓腹、铺首衔环,饰夔龙纹;铜蹂2件,大口,口沿外折,深腹圈足,四兽耳衔环;铜敦2件,深腹,短圈足,双环耳,底和盖饰三花瓣纹;纂2件,平沿外折、兽面双环耳,饰蟠璃纹;匝2件,平口圈底、三环足,兽面;访2件,平口圈足、四环钮,饰夔龙纹;车马器有马镰5件、弓帽19件;玉饰1件、玉刀1件、海贝78件。f}l
    (四)M35与M36
    M35与M36距M20与M21较近,同时于1961年发掘,均为竖穴土坑墓,两墓内均有填夯土,积石积炭。
    M35墓向为200,该墓有墓道,为长方形,长12.5米,宽5.1米。单棺重撑,由于有盗洞,该墓出土器物较少。主要有青铜器:高 1件,三蹄足,有盖,盖顶有三卧鸟做环,腹饰梅花纹;谧1件,壁厚,腹部有兽面衔环;车马器有害2件、马衔6件、盖弓帽3件、伞弓帽20件;兵器有戈5件、链42件;铜印1枚。
    M36墓向为220,葬具为单棺单撑。主要随葬品有青铜器和陶器、玉器。由于有盗洞,该墓仅出土青铜鼎1件、壶1件、晶 1件。另外有铜铺首、玉龙佩、玛瑙珠、玉环、料珠骨答1枚。
    (五)M20与M21
    M20与M21为相对的一组对子墓,规模及大小一致,均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积石积炭。
    M21有熟土二层台,两墓方向为200,葬式不明。深度距地表10米。单棺单掉。M20多次被盗,两墓随葬品陶铜器并存。
    M20出土鼎1件以及车马器,M21墓中发现有铅饼和蚌饰等。!刀
    (六) Mi26与M127
    M 126与M 127两墓葬于1965年由山西省考古所发掘,为对子墓,位于M26的西侧,是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填土内有夯窝。积石积炭,墓向为北偏东180。葬式为仰身直肢,单棺单掉,用杭木叠砌撑室,底部铺有金箔片,由于M 127资料未发表,仅有M 126的资料。
    M 126随葬器是陶铜器并存,出土各类文物700余件。器物组合为鼎、豆、壶、蕴等。鼎2件,耳立于口沿、侈耳,腹饰譬臀纹;豆3件,错金、深腹、环耳;扁3件,宽沿外折、颈微敛、三蹄足;另有敦、匕、铜铺首等;乐器有钟1枚、石磐(青石质)16件;兵器有戈、矛、链、剑等,其中戈23件,有一件带铭文日“口口公之造戈”[A]
    (七)M10与M11
    M10与M11发现于1954年,墓葬形致均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墓向为北偏东120。
    M10出土器主要有青铜鼎2件、青铜豆2件、青铜尊3件。兵器有青铜剑1把、青铜戈3件、青铜刀I件、青铜锨24件;玉器22件;海贝11枚;车马器有当卢、马镰、车马弓等。伴随有陶器。
    M11葬式为仰身直肢。主要器物有:青铜鼎2件;铜壶2件;铜敦2件;铜篡1件;铜匝1件,圈足、兽面。此外还有铜带钩、铜刀、铜车马器等。玉器有玛瑙环、龙形佩饰。
    专家断限为春秋晚期。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