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价格电话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 相关文章

洛阳古墓葬“十室九空”,大都被盗掘过, 这也是洛阳古墓葬的一个显著特点

2016-03-15 15:40:29 点击数:

    封建皇陵向来就有“万年吉地”之称,但其丰厚陪葬的无数珍宝必然招来盗墓者的贪婪目光。可以说,每一座皇陵,每一座大墓,从它建成的那一天起,就时刻处于被盗掘的危险之中。洛阳的古代墓葬也是如此,都曾在历史上遭受了一次又一次的劫难。

    东汉末年,豪门地主武装在镇压黄巾起义的过程中,形成了众多的封建割据势力。握有重兵的军阀往往动用军队盗掘陵墓,其他盗墓者也乘乱之机蜂拥而起。以残暴闻名的凉州军阀董卓,率兵人洛阳以后,滥杀生灵,掘陵发家。他先是毁掘汉灵帝的文陵,“悉取藏中珍物”;在劫持汉献帝从洛阳西迁长安之际,又于初平元年(190)遣部将吕布“发诸帝陵,及公卿已下家墓,收其珍宝”。

    结果东汉帝陵在烽火四起的动乱年代悉数被盗掘。魏文帝曹巫曾不无感慨地说:“自古至今,未有不亡之国,亦无不掘之墓也。丧乱以来,汉氏诸陵无不发掘,至乃烧取玉匣金缕,骸骨并尽,是焚如之刑,岂不重痛哉。”                          上海墓地

    其实,当时的曹操也干了许多盗墓的勾当,袁绍在讨曹檄文中所列举曹操的主要罪状之一就是墓。檄文中说曹操曾率士兵盗掘了位于今河南永城的梁孝王的陵墓,“破棺裸尸,掠取金宝”;他在军队中专门设置了主管盗墓的“发丘中郎将”和“摸金校尉”,从死人身上筹措军晌。文献记载曹军所过之处,家墓悉被毁,“无骸不露”。

    对东汉帝陵被盗发以后的惨状,西晋张载在其《七哀诗》中描写道:“北邝何垒垒?高陵有四五;借问谁家坟,皆云汉世主。恭文遥相望,原陵郁芜芜;季叶丧乱起,贼盗如豺虎。毁壤过一杯,便房启幽户;珠匣离玉体,珍宝见剿掳。园寝化为墟,周围无遗堵;蒙笼荆棘生,蹊径登童竖。狐兔窟其中,芜秽不复扫;颓陇并垦发,萌隶营农圃。昔为万乘君,今为丘中土;感彼雍门言,凄枪哀今古。”

    鉴于“汉氏诸陵无不发掘”的教训,曹魏和两晋王朝为自己制定了不起坟不造陵不渴陵的制度,以免日后遭掘墓之劫。曹操为了怕别人盗墓,还专门设置了七十二疑家,人说“奸雄生前欺人,死后亦欺人”。
    魏晋时期,虽然帝王在修陵上有所节制或用心掩饰,但并不意味着社会上发掘古家之风有所减退。《晋书·皇甫谧传》中有皇甫谧《笃奸》之文,对当时的盗墓情景有这样的描述:“丰财厚葬以启奸心,或剖破棺撑,或牵曳形骸,或剥臂抨金环,或拍肠求珠玉。焚如之形,不痛于是?”
    从西晋末年到隋朝建立,在战乱迭起的社会环境中,盗墓尤其是盗掘皇陵的现象非常严重。在北方,“旧都沦灭,山陵毁”,帝王陵寝和贵族坟墓备遭浩劫。唐初,为了革除社会上的盗墓之弊,在制定法律时增加了对毁陵发家者进行严厉处罚的条款,还对皇陵的建设增加了许多保护措施。但唐陵中除乾陵外,其余关中各陵也都难逃被掘之劫。尤其是“安史之乱”以后,边将节度使拥兵自重,兵祸迭起,“关内诸陵,顷因战乱,例遭穿穴。
    两宋盗陵之风仍很猖撅。宋绍兴二年(1132),由金人扶植的“大齐”傀儡皇帝刘豫移都汁京,他大肆挖掘开封、洛阳一带的坟墓,“凡两京家墓发掘殆尽”,连巩县的北宋皇陵也遭到浩劫。有一次,刘豫从一士兵手中得到一只水晶碗,经盘问得知出于哲宗永泰陵,遂以部将刘从善为“河南掏沙官”,派兵赴巩县开发宋陵,取出宝物。他们掘开永泰陵后,不但将陵内珍宝玉器劫掠一空,而且剖破棺停,弃哲宗尸体于陵外野地。
    清末民初,洛阳的古代墓葬又遭受到一次浩劫:“洛阳人发掘古物,最初并不是有目的地发掘。如民国初年,洛阳北乡郑家凹村(现属孟津县)乡人因需用烧材,在沟底挖掘树根时,挖出了唐三彩五、六件,就进城卖于北京古玩商人。隔了几天又挖出几件。卖了再挖,挖出就卖。先后在一坑中挖出有五六十件,几次共卖有百十元钱。从前还有的是沟塌崖崩出现陶器。那时因迷信关系,大多数人认为这是不祥之物,不敢拿回家中,就放在村内庙堂之内。后来听说北京人在城内收买,就有人将东西偷走,拿到城内去卖。不久庙内东西被盗卖一空。这时,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之辈,为贪图暴利,就到处挖掘。嗣后,北乡数十村庄就效法起来。初时人少,技术也低劣。后来从事的人多起来,在工具和技术上不断有所提高,出土文物也逐渐多起来,相应从事收购转卖的商人也多起来了。于是形成一种专门经营文物的行业。蕴藏在地下的丰富文物被大量挖掘出来,遭到了不应有的破坏。,从此以后,盗墓之风从洛阳的北乡逐步向东北乡、东乡蔓延。从1927年冬开始,洛阳东乡金村一带,挖掘到了战国晚期的侯王和后妃大墓八九座,大量具有历史研究价值和艺术价值的金银器、铜器、玉器、金银错铜器被盗挖、贩卖,中国文化所遭受的破坏不可计量。
    在盗掘古墓的狂潮中,外国传教士和文物贩子也加人进来,并很快成为重要角色。“加拿大人怀履光是基督教圣公会河南教区第一任主教。他曾在洛阳大中街设立圣公会教堂。1931年前后,他从张资美等三人手中套购去的古物有一二十万元。这些东西,除售与美、日两国外,一部分运回加拿大,现藏于多伦多博物馆中。他本人还曾亲自到金村勘察,在汉魏故城中又发现了古墓,后来他写了一本《洛阳古城古墓考》。日本人梅原末治也根据流人日本的金村出土古物,著了一本《洛阳金村古墓聚英》。自此以后,洛阳北乡和东北乡有形可见的和湮没在地下不可见的古墓,多被盗掘一空”。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