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价格电话
悼词碑文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悼词碑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 悼词碑文

周总理讣告和悼词起草前后

2016-03-04 10:05:36 点击数:

    周恩来总理逝世至今已经28年了。当年在周总理病情危重之际,笔者受中央之命,起草了总理的讣告和悼词。总理病逝后,又与李鑫同志一起,对讣告和悼词初稿进行了修改,并列席了中央政治局讨论这两个文稿的会议。亲眼目睹了党中央在总理丧事问题上同“四人帮”进行的斗争。

  周总理病情危重,小范围会议安排准备总理后事

    1975年11月中旬,汪东兴和纪登奎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召开小范围会议,会议透露:最近一段时间,经过几次大的手术,目前总理的身体非常虚弱,已不能下床,生命处于垂危之中。上海公墓

    医疗组全力执行中央的指示,精心治疗,但要治好总理的病已难能为力。根据总理目前病情的发展趋势,中央领导同志商定,先在很刁、的知密范围内,指定少数同志对总理的后事预做准备。要准备的有:1、起草讣告和悼词。这是必须提前准备好的,一旦出现不幸,现写就要误事。2、拟订治丧委员会名单和遗体告别、吊唁活动、追悼大会等初步方案。讣告和悼词由周启才执笔拟出初稿,治丧委员会名单和遗体告别等事项,由郭玉峰和郑屏年拟出初步方案。完成时间暂定10天。
    总理住进305医院后,病情严格保密。这次听了汪东兴、纪登奎的讲话,我才知道总理病得如此严重。这使我忧心忡忡、哀伤不已。
    根据当时中办秘书局的工作性质和我所担负的工作任务,我只能安排在每天凌晨一点至四点来完成中央交办的这项重大政治任务。完成了讣告和悼词起草工作,汪东兴指示我把两件文稿密封锁在我专用的保险柜中待用。
                周总理与世长辞,
        “四人帮”极力压低周总理丧事规格
    1976年1月8日9时57分,周恩来总理与世长辞。上午10时许,汪东兴电话通知了我,要我携带讣告和悼词初稿,到中南海西楼大厅同李鑫同志一起进行修改。    讣告初稿文字不长,李鑫对个别语句作了一点修改和补充,对基本内容、段落结构表示赞同。    下午3时,中央政治局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召开,会议由邓小平同志主持。我将讣告印件分发给到会成员。经过讨论,中央政治局一致通过了这个文件。
    在讨论周总理丧事过程中,“四人帮”十分猖狂,他们极力压低周总理的治丧规格,对治丧办公室提出有关治丧方案和建议横加指责。如治丧办公室提出请在外地的李德生、许世友、韦国清和赛福鼎四位政治局同志来京参加总理的遗体告别和追悼大会的建议时,江青、张春桥厉声厉色地责问:“你们什么意思?你们是不是还要把在京外的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也都叫到北京来呀?”当治丧办公室提出在劳动人民文化宫举行吊唁活动、时间安排5天、人数安排6万时,“四人帮”极力反对,硬是把时间压缩为3天、人数压缩到4万。
    周总理讣告和治丧委员会名单,报经毛主席批准后,1月9日在全国各大报纸头版整版登出,举国上下顿时陷人了极度的悲痛之中。
          中央政治局讨论周总理悼词,
        “四人帮”对周总理大肆攻击和污蔑
    1月12日下午3时,由邓小平主持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召开政治局会议,讨论周总理悼词和追悼大会的有关事项。身处逆境的邓小平忍受着内心的悲痛,为安排好周总理的丧事,同“四人帮”进行了尖锐的斗争,悼词成了斗争的焦点。
    会议开始,邓小平就先声夺人。他说:“总理悼词文稿,会前已经发给大家,为节省时间会上就不读了,请大家发表意见。”接着又说:“这篇悼词我仔细看过多遍,我认为写的是不错的。对总理一生的评价,对总理的革命简历,对以总理为榜样,号召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向总理学习的几段话,都符合总理的实际。我同意这篇悼词,认为可以用。大家有什么修改、补充意见,请讲。”接着,叶剑英、李先念、汪东兴、纪登奎、吴德、陈锡联等都相继发言,表示同意悼词文稿。江青在会上以所谓“路线问题”对周总理进行恶毒攻击和污蔑,妄图贬低周总理的伟大形象和丰功伟绩。但她只是放放空炮,除王洪文、姚文元跟着帮帮腔之外,其他与会人员对她的“发言”均未予理睬。
    当讨论悼词即将结束时,邓小平再次发言。他说:“大家讲得差不多了,对悼词文稿大多数同志表示赞成,会上没人提出具体修改或补充意见。我提一点具体补充意见:加一个字。印件中1922年总理担任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旅欧支部书记,应是总支部书记,加上个‘总’字,符合实际。大家如果没有新的意见,悼词文稿就讨论到这里,政治局通过。个别文字修改后,报请毛主席审批。”并指示我们改后先送邓大姐过目,看邓大姐还有什么意见。
    散会后,我和李鑫走到人民大会堂北门口,张春桥从后面赶上来对我们说:“悼词号召向总理学习的那部分,不必那样展开写,不必写得那样实,你们改一改,压缩一下,笼统地写几句虚的就行了。”我们听后一楞,没有马上。他又说:“你们听清我的话了吗?”我们心里十分愤怒,但又不能把愤怒表现出来,只好不软不硬地说:“听清了。我们是做具体工作的,悼词政治局已经讨论通过,我们无权作任何改动。您的意见也没在政治局会上提出,现在要我们做这样重大的改动,我们不能够做。如果您认为必要的话,可以将您的修改意见向政治局提出,政治局如果同意,我们就按政治局的意见改。”张春桥听后,无言以对,怒气冲冲地走了。
    事后,我们把此事报告给汪东兴,汪东兴说:“张春桥反对总理,反对悼词中的这几句话,不敢在会上提出来,在下面向你们施压,你们把他顶回去,做得对,我支持!”  
    在这次政治局会议上讨论的另一个重要问题,就是由谁来给周总理致悼词。“四人帮”开始就反对由邓小平致悼词,江青提出由王洪文致悼词,王洪文认为自己不行,张春桥也感到王洪文不够格,提出请叶帅致悼词。叶剑英带着怒气说:“给总理致悼词,应该是小平同志!他是党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院第一副总理,主持中央的日常工作,无论是从规格上还是从资历上,小平同志给总理致悼词都是最合适的。我提议由邓小平同志来给总理致悼词!”参加会议的其他政治局成员都表示同意叶帅的意见,“四人帮”最后也没再提出反对。
    会后当晚,李鑫和我遵照邓小平在政治局会议上的指示,对悼词的个别文字进行了修改,并送邓大姐过目。    
   这时,悼词就要进人最后的报批程序了,即由小平同志审阅后报送毛主席审批定稿,我和李鑫又通读了一遍悼词,一个两天来一直挥之不去的想法又涌上了我们的心头。“四人帮”在政治局会上讨论悼词时,曾恶毒攻击和污蔑周总理不捍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我们考虑应该在悼词中加一句“坚决捍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考虑再三,我们把这个想法报告了汪东兴,得到了他的支持。我们驱车赶到小平同志家中,当面向他汇报了我们的建议。小平同志看了一遍改好的悼词印件,亲自提笔在“他衷心爱戴和崇敬伟大领袖毛主席”这句话后边,加上了“坚决捍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这句话,并在悼词首页写上“请主席审批”,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和时间。毛主席于1月14日圈阅同意了这份重要文件。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