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河乐遥园热线

新闻资讯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太仓公墓 » 乐遥园 » 新闻资讯 » 殡葬文化

广西客家祖宗墓地之一般情形

2015-11-28 20:11:10 点击数:

罗香林曾在《客家研究导论》一书对客家祖宗墓地作过简要介绍:

    “客家人士,若遇着不得已而须搬家远徙的遭际,则往往掘其上几代祖先坟墓,取出骸骨,抹去泥秽,盛以瓦婴,以布袋裹之,背负出门。其多者则分担随行。故客家移民所到地方,则客人祖先骨髓亦往往随而俱至(至则置婴于屋旁林下,择吉地而后再葬)。即或有其它关系,祖先骸骨无法随家人同徙,亦必于所迁地域筑坟,招魂遥葬。或以祖先所遗衣物,葬于扩内;或并衣物无之,则制一银牌,收祖先名讳及生卒年月,埋葬扩内。此类坟墓,即所谓‘衣冠家,也。

    罗香林用极其简洁的语言概括了客家人迁徙时背负祖先骸骨迁徙的情形,与客家祖莹的基本类型:(1)骨骸葬;(2)衣冠葬;(3)银牌葬;(4)招魂葬。
    考察客家人人桂历史,许多人在迁徙时财物可以少带,而对祖先的骸骨,尤其是直系先人的骸骨,纵有千辛万苦,亦背负随行者,大有人在:
    据贺县公会《吴氏族谱》记载,清朝嘉庆、道光之际,吴宏斌从广东揭阳迁居贺县桂岭时,背负祖母和母亲的骸骨同行;
    据钟山县英家张氏后人介绍,他们的曾祖父张士爱兄弟二人,从广东省河婆迁来广西时,是背着他们高曾祖父的骸骨一起迁来的;
    据梧州市蒙山县《萧氏族谱》记载,嘉应州人萧应扬,从广东迁来广西永安州(即今蒙山县)时,背负父母的骸骨同来;
    民国《贺县缪氏族谱》记载,缪正安、公安兄弟于清初从广东河源迁贺县,在黄田好登行村立定脚跟后,又双双回归故里,将父母的骸骨迁桂下葬。
    广西客家祖荃,除“招魂葬”未敢确定外,其余三类,均甚常见。
    其中最普遍的是“骸骨葬”。既有一次葬,亦有二次葬。一次葬主要见于桂东地区。若家有高寿老人,即事先找好风水佳地,按传统规制挖砌坟堂,制作碑石,并预留推棺铁轨道;老人过世后,依传统习俗举行丧仪,将棺木抬至坟堂,沿预留轨道推人墓中,然后封坟、立碑。二次葬则遍及全广西客家聚居区。初葬时,在村镇周边随意寻地落葬。三、五年之后,待腐肉化净,再捡骨二次葬。谓之“大葬”。民间认为,“寿高十岁,晚捡一年”。意谓高寿老人筋肉较难腐化,需间隔更长时间才能捡骨大葬。若系九十岁以上老者,至少要九年,或十年以后才能举行大葬。广西客家大葬习俗,大致是先选择风水佳城,继而选择吉日良时,请人捡骨盛婴(谓之金婴),依照传统落葬筑坟。若捡骨时发现遗骨色泽黄爽无霉变,即谓葬地风水不错,常原穴安葬,不另择它城。
    银牌葬。有贺州市芳林镇田厂村刘氏广传公墓。广传公生于十三世纪初,育有十四子,俗称“十四大房’,人丁极其兴旺,后裔尊之为近世二世祖。广传公骨髓葬于江西瑞金。因广传后裔人桂者甚多,桂东、桂南、桂中、桂东南均有分布,而以桂东与桂东南最集中。为方便族中后裔祭奠感恩,经各地长老商议,决定在广传公后裔比较集中的贺州芳林镇择地,⑥派专人赴瑞金祖墓祭取银牌,归葬芳林佳城。
    桂平紫荆山曾家,是当地客家的巨族著姓。洪秀全、冯云山人桂发动革命时,曾家鼎力给予支持。为此不少曾家男女受到官府的拘捕,甚至牺牲。金田起义,进军永安州,曾玉憬抛妻弃子,随军征战,不幸死于进军途中,骸骨无踪。后人为了纪念他,特意打制了一枚刻有他的姓名、生辰的“银牌”放人“金婴”,为之建墓立碑,依时祭祀不辍。
    衣冠葬。有桂中柳城县龙头街刘氏世林公妻许氏墓地(位于瓦窑村煲爬岭)。世林公原居广东信宜县瞥棉甲,与许氏共育七子,清光绪年间,七子先后迁徙桂中龙头。诸子立足既定之后,随即建祠,并欲将老家父母骸骨迁来,不虞留居老家的兄弟子侄不同意,迫不得已,乃取许氏所遗衣冠归葬。是为衣冠家。
广西客家祖宗墓地之一般情形
    招魂葬。一般系在行衣冠葬或银牌葬时,请术士将祖先灵魂招来落葬。⑦亦可能系在既无衣冠,亦无条件打制银牌之情况下(如不知具体生卒年月),仅由术士招魂而葬。据桂平市王举村《谢氏族谱》记载,明朝崇祯末年,因世乱,广东英德谢大坤(龙溪)的一系子孙远徙广西,在桂平王举立业后,谢大坤及妻骆氏已在故乡病逝,家乡亲人已将之安葬在英德老家。为了寄托对先人的念,不忘根本,他们又在广西平南县鹏化里的大旗山择一“风水宝地”,为谢大坤及骆氏建立合葬墓地。谱中未说明是银牌葬抑或衣冠墓。有可能是“招魂葬”。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