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金山公墓 » 松隐山庄 » 最新动态 » 殡葬文化

宋宣奉大夫知绍兴府事来公墓志铭

2015-11-26 20:36:22 点击数:

清来秉奎主修的《萧山来氏家谱》卷四《赠言上》,首收萧山来氏始祖来廷绍的墓志铭,即《宋宣奉大夫知绍兴府事来公墓志铭》。据该墓志铭,来廷绍,字继先。其曾祖之邵,为哲宗朝殿中侍御史,因弹勤近侍落职,知英州。祖父时任江西袁州通判,兼劝农营田,甚有声。父梁叔,不仕,批王氏。廷绍生于南宋绍兴二十年庚午六月二十一日,卒于嘉泰二年十二月十五日。幼即负奇才。因廷绍生活的时代正是宋朝南迁、金朝大举南侵、南宋朝廷偏安江左一隅的时期,他心不忘河洛故都,故自号思洛子。忠愤激烈,尝念祖宗耻未雪,愿奋不顾身。然而科试屡不中,郁郁不得志。直到绍熙四年(1193年),44岁时才考中进士。庆元六年(1200年),以朝散郎直龙图阁学士。第二年,以宣奉大夫出知绍兴府。然而未及到任,行至萧山抵园僧舍即病卒。享年53岁。

二、该墓志铭内容之错讹

    据该墓志铭,来廷绍生活于公元1150一1202年间,正是南宋时有名的爱国词人辛弃疾(1140 --1207年)、思想家陈亮(1143一1194年)的同时代人,比辛弃疾小10岁,比陈亮小7岁,而比辛弃疾早去世5年,比陈亮晚去世8年。该墓志铭署辛弃疾撰。按墓志铭所记内容,包括四个方面:一为来廷绍家世,二为来廷绍生平情况,三为来廷绍与陈亮、辛弃疾交往,四为铭文,与其他墓志铭没有什么大的不同。但细究起来,其中所记与陈亮、辛弃疾交往的内容及来廷绍出知绍兴府的时间等,让人费解之处颇多。

    第一,来廷绍促陈亮诣阔上书、来廷绍上书而陈亮劝止之事。

    陈亮为南宋著名思想家,永康学派的创始人,字同甫,原名汝能,人称龙川先生,婴州永康(今属浙江)人。为人才气豪迈,喜谈兵,终生为抗金报国、恢复中原、中兴国家而奔波。为此,他先后五次诣上书,反对与金议和,极论时事,直斥当时朝廷大臣,极言抗金策略。而该墓志铭对此则言:“陈君以才雄当世,喜谈兵,议论每与思洛合。未第时,尝云‘钱塘非驻躁之所’,思洛促陈诣阔上书,执政恶其切直,交沮之。思洛又诣17,陈止之曰:‘君当以前伪党为戒。’(思洛)自是晦迹读书,志益奋激。”据此,似是陈亮上书只一次,且是在来廷绍促劝之下成行的,这与陈亮生平五次诣上书不符。

    另外,当来廷绍又诣阔时,陈亮阻止的理由是“以前伪党为戒”。而所谓前伪党,纵观宋朝历史,当指庆元党禁,即宋宁宗庆元年间韩件胃打击政敌的政治事件。绍熙末年,赵扩由赵汝愚和韩健胃拥立为帝,即宋宁宗。赵汝愚出身皇族,韩件胃是外戚,二人不合。赵汝愚为相,收揽名士,朱熹被召入经筵,为皇帝讲书。韩健胃图谋排斥赵汝愚。时宋宁宗信任韩健胃,朱熹遂被罢去,赵汝愚和中书舍人陈傅良等力争不能得。庆元元年(1195)二月,赵汝愚罢相,出知福州。反对赵汝愚罢官的人都陆续被放逐;太学生杨宏中等6人被编管于五百里外,时号六君子。庆元二年(11%年)正月,赵汝愚暴死于衡州(今湖南衡阳)。韩1>}青把和他意见不合者都称为道学之人,后又斥道学为伪学,禁毁理学家的语录一类书籍,科举考试稍涉义理之学者,一律不予录取。庆元三年,将赵汝愚、朱熹一派及其同情者定为“逆党”,开列“伪学逆党”之籍,凡59人,包括周必大等。名列党籍者受到不同程度的处罚,酿成一场党祸。嘉泰二年二月,党禁才转而松弛。这次所谓的伪党党禁,起于庆元二年八月,弛于嘉泰二年(1202年),历时6年。而早在党禁之前,陈亮已于绍熙五年即1194年病逝,根本未历庆元党禁,死人又岂能说出“当以前伪党为戒”的话。
    第二,来廷绍与辛弃疾交往情况。
    该墓志铭言:“庆元龙飞,始交于予(即辛弃疾)。予爱其忠义,恋恋如骨肉。越五年,予安抚浙东,思洛以朝散郎直龙图阁学士。”由上可知,来廷绍与辛弃疾至庆元元年始相交。过了五年,当为庆元五年或六年,时辛弃疾为浙东安抚使。据辛弃疾生平,该墓志铭所载来、辛二人相交的时间及辛弃疾任浙东安抚使一职的时间让人费解。
    首先,来、辛二人相交的时间问题。辛弃疾很早就已与陈亮相交。既然来廷绍亦与陈亮相交甚早,则二人何以直到庆元元年才初次相交?退一步说,即使陈亮与来、辛二人都很早相交并不意味着来、辛二人一定很早就相识相交,但考察辛弃疾生平,庆元元年的前一年(绍熙五年)八月,他已回江西上饶,继续其退休生活。庆元元年,正是辛弃疾闲居上饶家中的时间。这一年春天,他在铅山期思的新居全部落成。十月,由于新御史中承何澹再次提出弹幼,他秘阁修撰的职名被削夺。而庆元元年的来廷绍已考中进士两年,当在朝中做着闲散的官职,即使因科举高中回家祭祖,也该回到了杭州待命。因此,从时间上来说,来、辛二人在庆元元年并没有相识的条件。反倒是墓志铭中所说来廷绍考中进士“孤立于朝者二年”的时间,即绍熙四年、五年是他们极可能相交的时间。当时,陈亮、来廷绍同榜考中进士,陈亮还高中状元。故该墓志铭言,以致“天下士大夫识与不识,皆曰:‘来陈俱登第,恢复有期矣”,。而其时,绍熙四年,辛弃疾因皇帝要召见他,正月初从福州启程,途经建阳同朱熹会晤。到杭州,陈亮也特地跑来相会。被皇帝召见时,他奏进《认荆襄上流为东南重地疏》,就长江上游的军事防御提供了几点意见,但没有受到重视。奏对之后,他又留在朝廷做了半年的太府卿。至秋天,被提名为集英殿修撰,派做福州知州兼福建路安抚使,重到福州。绍熙五年,来、辛二人的朋友陈亮逝世。七月,由于谏官黄艾的弹劫,辛弃疾被罢官,只给一个挂名的闲散差事,主管建宁府武夷山冲佑观。因此,八月,他回江西上饶,继续其退休生活。
    可见,在此之前,如果二人还没有来往,那么,绍熙四年、五年,是来、辛二人最有条件交往的时间。来、陈、辛三人同在杭州,同在朝廷,同有恢复家园、抗击金人的志向,陈亮又同是来、辛二人的朋友,大概二人也同为陈亮的丧事奔忙,共同哀悼好友,等等。但是,该墓志铭却说,来廷绍直到“庆元龙飞,始交于予”,让人费解。
    其次,辛弃疾任浙东安抚使的时间问题。
按辛弃疾生平,21岁参加抗金义军,后归南宋,历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东等地安抚使,镇江知府等职。其中,庆元党禁期间,他主要在江西上饶闲居,大部分时间在同一些士大夫游山玩水、饮酒赋诗。其间,庆元四年,虽然朝廷又恢复他集英殿修撰的头衔,并命他主管建宁府武夷山冲佑观,但仍不过是个闲职,并没有什么实质的意义。直到庆元党禁解除后,嘉泰三年六月,他才被起用为绍兴知府兼浙东安抚使。但此时距来廷绍去世已达半年之久。年末,因宋宁宗要召见他,他就从绍兴赶到杭州。至次年三月,则被派任镇江知府。此为辛弃疾第一次任浙东安抚使的时间,从嘉泰三年六月至嘉泰四年三月。辛弃疾第二次被任命为浙东安抚使则已是开禧二年(1206年)。这年春天,他被起用做浙东安抚使,但辛弃疾上疏辞免,所以并未成行。如果说该墓志铭为辛弃疾任浙东安抚使一职之后的追忆,可能有记忆错误,但也不致把仅仅在浙东安抚使任上不足一年的时间给提前三年多,更何况辛弃疾任浙东安抚使一职根本就没有“又明年”的可能。该墓志铭却说辛弃疾于庆元五年、六年时为浙东安抚使,是不确实的事。倒是他于嘉泰三年任浙东安抚使是真,故署名浙东安抚使辛弃疾倒像是真。
    第三,来廷绍出知绍兴府的时间问题。
    该墓志铭言:“又明年,闻思洛以宣奉大夫出知绍兴府。予私言曰:‘来君来,事济矣。祖宗耻可雪矣。’盖以绍兴乃越王卧薪尝胆之地,予与来无愧鑫种。不幸思洛未之任又卒矣。”按上文,“又明年”,当指庆元六年,最迟亦是嘉泰元年。则来廷绍自出知绍兴府至其去世的嘉泰二年十二月十五日,时间至少有两年。而当时南宋都城临安距绍兴不过百里之路,用两年的时间还不能到达,岂不难解。其实,关于此问题,来氏后裔名大章者早就注意到。其言:“府君以庆元六年由直龙图阁学士出知绍兴府。嘉泰二年十二月十五日卒于萧。考《宋史》,宁宗庆元六年之十二月改明年为嘉泰元年,则是命下至卒已逾二年矣。南宋行都在临安,去绍兴仅百里,逾二年尚未之任,而留滞萧山,何也?后张经、任庸相跋《大德府君诉限田助役状》后俱云,府君于嘉泰二年知绍兴府,道经萧山,寓卒于佛寺,差为得其事实。意稼轩虽与府君同时而志,或经后人改篡,以致参差抵牛吾如此也。并志其略于后。”诚然,来廷绍墓志铭很有被后人辗转传抄以致被篡改的可能,但此说实很勉强。因为,按该墓志铭,其所记载的时间,除了来廷绍的生卒时间、科举考中的时间和所谓来、辛二人相交的时间,有明确年份外,其他都不过是约略而言。因此,对来廷绍出任绍兴知府的时间,该墓志铭也是大概言之“又明年”,原也没有特别明确指出。所以该墓志铭如果确为辛弃疾所作,其言也不过是大概言之,故只用了所谓“越五年”,“又明年”这样的时间。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