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价格电话

浦东公墓

网站热门关键字

风水知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汇龙园 » 最新动态 » 风水知识

风水中《五姓宅经》考释

2015-11-09 10:32:09 林臻辽 点击数:

摘要:考释《五姓宅经》,可以管窥唐宋之际风水发展演变的概貌,无疑有利于唐宋风水文化的研究。本文尝试考证了《五姓宅经》的撰者、卷数及版本源流。在分析总结的基础上,笔者认为《五性宅经》似为托名萧吉撰,且《旧唐志》所载2卷较为可靠;其内容与汉代图宅术有一定的源流关系,主要是五音相宅术之流变,是一种建立在古代音韵学和五行生克制化理论基础上的相宅术,实际上是汉代盛行的“图宅术”的一种。

  《五姓宅经》是中国风水史上早期阳宅理论的重要典籍之一,曾对隋唐时期的建筑选址与规划布局产生过不容忽视的影响。敦煌占卜文书中的宅经类文书有26件,而其中与《五姓宅经》内容有关的就有11件。《旧唐书。经籍志》(以下简称《旧唐志》)收录《五姓宅经》2卷,《新唐书·艺文志》(以下简称《新唐志》)收录《五姓宅经》20卷,可见《新、旧唐志》中亦均有收录。近年来,随着学界对古代建筑风水理论的重视,一些典籍诸如《宅经》《葬书》等,得到了广泛深人的关注和研究。然而,由于《五姓宅经》目前的亡佚现状,其原始面貌难以为世人所知,故长期为人所忽视。鉴于该书的历史影响以及在《新、旧唐志》等文献中的不同著录情况,加之目前尚未有对该书专门的考证和论述,故本文试作一考。
    一、《五姓宅经》的著录与考证情况
    查找著录关于《五姓宅经》的典籍,可以发现:《旧唐志》收录:‘《五姓宅经》二卷”‘刀;《新唐志》于“萧吉《五行记》五卷”之左云:“又《五姓宅经》二十卷;《通志》载:‘,((五姓宅经》一卷,
萧吉撰”。很明显,关于((五姓宅经》,三志著录情况差别甚大。《通志》《新唐志》虽云萧吉撰,但二志记载之卷数却截然不同;《旧唐志》不仅不录其撰者,而且所载之卷数与《通志》《新唐志》更是无法吻合。可见,《五姓宅经》之撰者未必为萧吉,卷数也待考证。
    《四库全书》在考证《宅经》之撰者时曾提及《五姓宅经》,其云:
    《汉志》形法家有《宫宅地形》二十卷,则相宅之书较相墓为古。然《隋志》有《宅吉凶论》三卷、《相宅图》八卷,《旧唐志》有《五性宅经》二卷,皆不云出黄帝,是书盖依托也。叫
    其对于《五姓宅经》仅是点到为止,并未对其进行专门考证。清人周中孚于《郑堂读书记》中考证《宅经》撰者时也曾提到《五姓宅经》,其云:
    《旧唐书》载《五姓宅经》二卷,《宋志》载《相宅经》一卷,《宅体经》一卷,俱不著撰人。惟《通志》载《五姓宅经》一卷,云萧吉撰。”,
    周中孚提及《旧唐书》《通志》关于《五姓宅经》的记载情况,也仅是顺笔带过,并未开辟专章详考。
    二、《五姓宅经》撰者及卷数考
    虽《旧唐志》未录《五姓宅经》撰者,然《新唐志》《通志》却并录为萧吉撰。《隋书·萧吉传》记载:
    著《金海》三十卷,《相经要录》一卷,《宅经》八卷,《葬经》六卷,《乐谱》二十卷及《帝王养生方》二卷,《相手版要决》一卷,《太一立成》一卷,并行于世。
    未见收录有《五姓宅经》关于宅经典籍方面,《隋志》收录有:‘《宅吉凶论》3卷,《相宅图》8卷”,亦未见收录有《五姓宅经》
    史载萧吉擅长阴阳术数,其所撰《五行大义》一书流传至今。《隋书,萧吉传》云萧吉“博学多通,尤精阴阳算术。由此可以推测,《通志》《新唐志》所云萧吉撰《五姓宅经》,不无后人托名附会的可能,理由有四:其一,《隋书.萧吉传》无《五姓宅经》收录;其二,《旧唐志》所录《五姓宅经》未云为萧吉撰;其三,《隋书·萧吉传》有萧吉“博学多通,尤精阴阳算术”的学术特点,为风水术士托名附会于萧吉提供了可能;其四,术书典籍有托名的传统,如《宅经》托名黄帝、《葬书》托名郭璞,而《地理指蒙》托名管格一样,①目的是欲神其说高远其由来,藉此扩大影响力、增强权威性。笔者据上认为,《五姓宅经》似为托名萧吉撰。
    关于《五姓宅经》的卷数,《旧唐志》与((新唐志》以及《通志》有2卷与20卷以及1卷之差。从《旧唐志》与《新唐志》各自所载的“五行类”其他有关术书的情况来看,大多书名与卷数是相符的,如((堪舆历注》2卷、《青乌子》3卷、《葬经》8卷、《葬书地脉经》1卷等,而《五姓宅经》却有《旧唐志》之“二卷”与《新唐志》之“二十卷”之巨大差异,推测是出自误传,而不大可能是两种《五姓宅经》的版本,其中以《旧唐志》所载卷数较为正确可靠。理由是:《旧唐志》与《新唐志》两者所载的《五姓宅经》既为同一部书,《旧唐志》又未著录《五姓宅经》的撰者,那么,《新唐志》所载之具有撰者的《五姓宅经》很可能是来自于民间流传的版本。
    《新唐志》所载之《五姓宅经》估计吸纳了萧吉所撰《宅经》的内容,甚至收编了民间的流篇散卷,故有20卷之多。故就原版的《五姓宅经》而言,《新唐志》的说法并不准确可靠。而《通志》所云《五姓宅经》1卷,因年代距离较远,不乏郑樵将《隋书·萧吉传》中萧吉《宅经》八卷”中部分涉及“五姓宅经”的内容编为“一卷”之可能,亦不乏《五姓宅经》亡佚部分卷数之后收编为“一卷”之可能。总之,《五姓宅经》至元时已不见《宋史。艺文志》(以下简称《宋志》)有收录,而《新唐志》《通志》又俱为宋人所作,其中,不乏《五姓宅经》流传至宋已亡佚不可考或只剩遗篇残卷之可能,《新唐志》《通志》收编《五姓宅经》时,也可能是综合文献所载推测之结果。相对而言,《旧唐志》记载之“二卷”较为原始、可信。
    三、《五姓宅经》内涵略考
    典籍所载《五姓宅经》今已亡佚,其原貌已难以为世人所悉知。然究其内容,或可从其他典籍所载相关内容中,窥见一斑。据((旧唐书·吕才传》载:
    善阴阳方伎之书……尤长于声乐……太宗以阴阳书近代以来渐致讹伪,穿凿既甚,拘忌亦多,遂命才与学者十余人共加刊正,削其浅俗,存其可用者。
    基于此,故从吕才所“刊正”之书中,大致能窥见有关《五姓宅经》的内容。其所“刊正”之《卜宅篇》中,曾批判“五姓”之说,日:
    言五姓者,谓宫、商、角、微、羽等。天下万物,悉配属之,行事吉凶,依此为法。……唯《堪典经》,黄帝对于天老,乃有五姓之言……因邑因官,分枝布叶,未知此等诸姓,是谁配属?..·…此则事不稽古,义理乖僻者也。
    吕才“尤长于声乐”且从其“永徽初,预修《文思博要》及《姓氏录)’’It t1看来,可知其关于谱碟之学,颇有造诣。究其对“五姓之说”的批判,于考证((五姓宅经》之内容,或可采信。在上述材料中吕才把“五姓之说”的部分主要内容,简明扼要地告诉人们:“五姓者”,即“宫、商、角、微、羽等”。然而,“天下万物”,如何“悉数配之”,“行事吉凶”,又怎样“依此为法”,其未阐释,只道“至如”、“及其”云云。具体“宫、商、角、微、羽”如何配“五姓”,又如何决吉凶,作为吕才所批判的《宅经》之基本理论,应为《五姓宅经》的主要内容之一,从上述材料中,还不可悉数得之。而宋人高承在《事物纪原》中称:
    《苏氏演义》曰:“五音之配五姓,郭璞以收舌之音为宫姓,以至胯上之音为微姓,以唇音为羽性,以舌着齿外之音为商姓,以胸中之音为角性。”又《青囊经》云:“城寨屋宅之地,亦以五姓配五行。”然则五姓之起,自郭璞始也。前汉《王莽传》,卜者王况谓李焉日:“汉当复兴,君胜李,李者微,微,火也,当为汉辅。”按此,五性之说,自汉已有之云。
    由此则材料可大略推知,吕才所谓“宫、商、角、微、羽”乃“五音”,至于“五音”配“五姓”者,具体配置方法即:以“收舌之音”为“宫姓”;以“舌着齿外之音”为“商姓”;以“胸中之音”为“角姓,’;以“至愕上之音”为“微姓”;以“唇音”为“羽姓”。如此把天下万姓,悉配“五音”,
乃得“五姓”。东汉王充《论衡·洁术篇》也有:“五音之家,用口调姓名及字,用姓定其名,用名正其字。有张款,声有外内,以定五音宫商之实。”的记载,也可见“五音”配“五姓”的一些方法,与口、声的发音相关。然而吕才所谓“行事吉凶”,怎样“依此为法”,似乎《事物纪原》于此则材料中并未详述,只提及“李者微,微,火也”,云“五音”之“微,,配“五行,,之“火,,,看来“五姓,’不仅配“五音”,还与“五行”有关。
    仅就上述材料看来,关于《五姓宅经》的内容,实际上是汉代盛行的“图宅术”的一种。吕才所谓出自《堪舆经》的五姓之说,即“五音姓利”说。东汉王充《论衡》中的《洁术篇》,就曾对出自其时“图宅术”的“五音姓利”说进行过猛烈批判,此在《后汉书·艺文志》中便有记载。考证王充《论衡·洁术篇》,或许能略窥上遗“依此为法”之端倪。依王充引:
      “图宅术曰:宅有八术,以六甲之名,数而第之。第定名立,宫商殊别。宅有五音,姓有五声。宅不宜其姓,姓与宅相贼测疾病、死亡、犯罪、遇祸”。
    所谓“宅有八术”,推测可能即是后世所盛行的阳宅风水“八宅”之术的滥筋。而“六甲”,不外乎即是“甲子、甲寅、甲辰、甲午、甲申、甲戌”之类,以“六甲”“数而第之”以宅,主论其吉凶。值得注意的是,“宅有五音,姓有五声”,推测不仅宅主人姓名冠以五声,而且宅本身也与五音搭配。《事物纪原》引《青囊经》云:“城寨屋宅之地,亦以五姓配五行。”可见宅亦与五音、五行搭配,为“五宅”。故须宅宜其姓,姓与宅相合,此又涉及到“宅”与“姓”的五行属性了。
    王充在《论衡·洁术篇》中又引:
      “图宅术曰:商家门不宜南向,微家门不宜北向。则商金,南方火也;微火,北方水也;水胜火,火贼金,五行之气不相得。故五姓之宅,门有宜向,向得其宜,富贵吉昌;向失其宜,贫戏衰耗。
    很明显,所谓的“依此为法”,在此则材料里可知一二。“商金,南方火”;“微火,北方水,’;水克火,火克金,五行之气不相生,故“商家门不宜南向,微家门不宜北向”。此处提到“五音”之“商”属“五行”之“金”,“五音”之“微”属“五行”之“火”,除此之外,大概“五音”之“宫”、“角”、  “羽”,也与“五行”之“木”、“水”、“土”有相关搭配,再与“五姓”、“五宅”搭配,以五行之生克确定住宅和宅主人之吉凶。实际上,古代的“五音”:角、微、宫、商、羽,分别被中国传统哲学赋予了五行的属性:木(角)、火(徽)、土(宫)、金(商)、水(羽)。汉唐人把五音与姓氏相配,按照五行生克制化的原则,确定吉凶,有一定的历史渊源和文化背景。至此可见,所谓的“依此为法”实际上归根究底在于以“五行”之生克制化确定“五姓”、“五宅”之吉凶宜忌。
    综上所述,关于《五姓宅经》的内容,大概是建立在“五音相宅法”基础上的相宅术总结之作。而“五音相宅法”是一种建立在古代音韵学和五行生克制化理论基础上的相宅术,实际上是汉代盛行的“图宅术”的一种。在“五音相宅法”中,宅主人姓名的读音按宫、商、角、徽、羽被分为5类,其五姓的分法是:以“收舌之音”为“宫姓,’;以
  “舌着齿外之音”为“商姓,’;以“胸中之音”为
  “角姓,’;以“至愕上之音”为“微姓,’;以“唇音”为“羽姓”。如此把天下万姓,悉配“五音”,乃得
  “五姓”。五音与五行的对应是:商的五行是金,方位属西方;微的五行是火,方位属南方;角的五行是木,方位属东方;宫的五行是土,方位属中宫;羽的五行是水,方位属北方。然后利用五行生克制化的原理来择定建筑的坐向、门的朝向。《五姓宅经》大概就是关于宅主人姓名的五音所属与五行宜忌关系方面的书。敦煌占卜文书中有多种“五姓宅经”类文献,亦为此类方术之流变。
    结语
    《五姓宅经》是中国风水史上的重要理论著作之一,自宋以降并未见诸典籍所载,非与《宅经》《葬书卜样流传至今,但却在隋唐时期一度活跃。其兴起的缘由以及具体内核值得探研。《五姓宅经》以“五行”生克为基础,搭配“五音”,再配之“五宅”、“五姓”,考寻休究,预测吉凶,虽于今人看来,何其肤浅与荒谬,但作为一种历史文化现象,其出现并对当时的民风民俗产生影响,非为术家无中生有、凭空臆造。应该看到,隋唐时期之所以出现《五姓宅经》,与历史的传承即汉代的“图宅术”不无源流关系。此外,“五音”与人事搭配,预测吉凶,在先秦及秦汉时期应用广泛,风水术家引之注人风水理论,有其一定的历史及时代文化背景。《五姓宅经》援引中国传统哲学中的“五行”思想,附会“五姓”、“五宅”,虽无科学道理可言,但却体现了华夏民族世代不懈追求吉昌的夙愿。《释名》曰:“宅,择也,择吉处而营之也。”中国先民从远古时代的树巢穴居到后世的深宅大院,在漫长的择居实践中,产生了庞杂的卜宅、相宅、图宅、堪舆风水等理论,无不出于避凶趋吉的思想。当先民的生产能力和认识水平尚比较低下,不能掌握事物的进程和结果,不能有效地规避各种灾害和疾病的侵害的时候,就求诸神灵,堪天舆地。当先民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认识到各种自然现象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并将这些联系进行了超自然主义的联想,于是,“五行”、“五音”被引人图宅理论,考究吉凶。《五姓宅经》所体现出来的“五宅”、“五姓”宜忌思想,即是择吉观含的一种,对于研究我国隋唐时期人们的住宅观念等民风民俗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