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价格电话

浦东公墓

网站热门关键字

风水知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东公墓 » 汇龙园 » 最新动态 » 风水知识

《金翼》的风水线索

2015-11-09 10:23:34 点击数:

《金翼》

《金翼》一书,以小说的形式描写了两个家族的兴衰过程,而开端就是东林和芬洲民居的风水。他们两兄弟和风水先生一起看遍黄村,“风水先生放置好罗盘,定好方位,突然他高兴地叫起来,说他发现了一处风水宝地,称为‘龙吐珠”,。,不难发现,在小说中的人物命运发生重大转折的时候,总是围绕着“风水”二字展开叙述。从宝地“龙吐珠”的争夺开始,张家与黄家的命运画卷就悄悄展开,而生活中的一切并非波澜不惊。香凯将黄家新选择的宅居命名为“金冀之家”,似乎从这里开始,厄运就接二连三地降临在了张家,之前同样兴旺的两家人出现了重大的实力悬殊,而张家人将原因归至“龙吐珠”这片宝地的风水变化。由此看来,风水是全书非常重要的行文线索。

    何为“风水”?作者在文中并没有给出一个完整的定义,在自己的理解中,“风水”是黄村的一种风俗、一种文化,甚至是一种生活方式,他们的生活无时无刻不以“风水”为参照系。而更重要的是,他们笃信“风水”对个人和家族命运的决定作用,从这层意义上来说,“风水”更是一种命运观的体现,它像一只看不见的手在生命的棋盘上排兵布阵,似乎无人可摆脱它的掌控。

    书中张、黄两家人的命运随风水的变换而起伏,其中的故事及人物活动的年代是自辛亥革命到日本入侵中国之间的30年;场景是中国南方闽江中游的农村,从村落到乡镇乃至都市;活动的舞台是从农业到商业,从经济、文化乃至地方政治。但“风水”二字从未离开过他们的生活。从书中开头张芬洲与黄东林同时看中了被称为‘,龙吐珠”的宝地,而芬洲被这片好地方迷住,瞒着东林盖起了房子,而十分失望的东林只好另寻他处。人们都将这视作两家人命运发展的源头、而张家也确实依托风水宝地兴旺了起来,社会关系与黄家同样广句话分量很重,最终“金翼之家”这个称呼从家人传到村民再到镇里,使东林的“金翼”之家人人皆知。

    如果说之前张家和黄家是齐头并进、平分秋色的话,那么从此时开始命运的天平已经开始悄悄向黄家倾斜。厄运从芬洲的大儿子茂魁去世开始,接着芬洲退出了生意,茂德去世、儿媳惠兰性情大变,自己无法回到生意上,妻子去世而此时,芬洲并没有如东林那样不屈不挠地尝试重新站起来,而是从内心觉得是恶神败坏了他的“风水”,“龙吐珠”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给张家以福佑伴随着芬洲的去世、茂衡的失利而来的,是风水先生对这片宝地的新解:这块看似吉祥的宝地已被横穿龙头山的那条西路给毁了,对他们家来说,西路就像一把剑,斩断了龙屁股,龙因此死掉了,这地方也就变成了一个不祥之地。张家的迅速衰败又有了“风水”的解释,如此重大的转折似乎就是命中注定的事情,不由当事人的意愿改变分髦。
    不仅仅是张家和黄家的家族命运遵循着“风水”的发展轨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水”,文中写到小哥“周岁”时抓周时候的情景,“小哥伸出小手,右手抓起毛笔,左手抓起一叠纸于是房间里所有的围观者都齐声欢呼、)他们知道这孩子现在的挑选预示着将成为一个伟大渊博的学者”。〕同时也写到东林的抓周结果和他现在的职业之间,有着惊人的契合。如此看来,做“风水”执着的信徒是有几分道理。
    而另一个不可忽视的人物就是张芬洲的儿媳、茂德的妻子惠兰。她是《金翼》中一个极具特殊性的人物形象。在她嫁人的整个过程中,严格地遵循着“风水”的安排,婆家交换“八字”之后三天之内观察有无不良兆头、征求祖上的意见、预测生辰八字、订亲、婚礼的程序,她都没有任何违逆的行为。甚至于别人家的新嫁娘成亲前总是哭个不停,而惠兰却不以为然。虽然是包办婚姻,但她顺应了命运的安排,并且在之后的一段时间中享受着婚姻带来的欢乐,从一个娇气的独生女变成了一位尽职、能干的媳妇。这个经历是“风水”为她带来的福社。而命运的马车并没有按照同样的方向疾驰到底,茂德去世了。此时我们不得不想起芬洲对于不幸降临的态度,他变得向厄运屈服,走向衰败,而惠兰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吗?
    事实是没有。从茂德去世之时,惠兰就开始了对命运的抗争。成为性情大变、不顾形象的泼妇只是她的一个外在表现,而实际上,惠兰是在对公婆有意让她守寡的安排作出反对,她已经看到茂魁的媳妇所过的艰难的寡妇生活和黑暗的前程。她面对公婆的坚决态度,并没有选择向个人的“风水”投降,而是不断地争取回到娘家的可能。回到娘家这一结果,其实也就是她不放弃抗争的成果,她重新变得快乐,并打算改嫁。如果生活把“风水”的罗盘指向黑暗和无望,那惠兰无疑是用自身之力把指针瓣向了光明和生机)她生长在黄村,却有着独特的勇气和胆识,在这点上,与东林骨子里的不屈服暗合,也使她成为了书中所描绘的女性中极为闪光的形象。
    那如此看来,“风水”似乎有着矛盾的地方,一方面,它身上携带着黄村人的宿命观,冥冥中以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介入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主导着家族的兴衰;另一方面,“风水”在其坚强的反抗者面前又显得束手无策,并非坚不可摧,而这个问题似乎在当年的那位风水先生—黄先生给庄孔韶先生的信中得到了解答:
  我也是金翼黄家的后代,幼时读几卷书,酷爱五行一行过去的人说:谁能谁不能,能者在五行,五行若不顺,能者也不能〔。我多年看风水发现,我们每个人在降生之时,毫无选择的先天条件实在太重要了。一个比狭隘的性别、家庭、身世要广阔得多的生存时空。好像季节之于种子,土壤之于树林,将影响我们整个人生的发育和成长。生在金冀黄村,这就注定了无论今后我们走到哪里,老家的名字都不会改变,就像接受不等于心满意足,尊敬不等于情投意合,哪怕是眷恋也不等于终身厮守、了无缺憾一样。风水总的来说还是与命运相关,福地福人埋,没福还是没办法我也看过很多的风水,而天地玄黄、宇宙洪荒,锤山川之灵秀,仰日月之辉光,人生在世,草木一春,命中注定,非人力之可及所也。卧龙虽遇其主,但还未遇其时也余乃山野一介耕夫,感世道炎凉,人生梦幻。真是天也空来,地也空,人也空来,物也空、《红楼梦》中的‘好了歌’请先生鉴之察
之。
    —(《“金翼”黄村山谷的风水实践》)
    在书的最后,东林一家在战争中千金散尽,70多岁的他又重新回归到年轻时的状态,带着孙子种地,由“风水”作缘起的一卷家族史同样以“风水”作结束「_此时的东林选择顺应,平静地对孩子们说:“别忘了把种子埋入土里!”
    纵观全书,“风水”是《金冀》行文的重要线索,作为文中的“小哥”,林耀华先生确实遂了“抓周”时的结果,成为了优秀的学者,而书名也是取自于“金冀之家”这一名称〔。“风水”二字被赋予了一种神秘的色彩,与黄村人如影随形。“金翼”也似乎有一种灵气,有时收起,让家族顺着命运的风向滑翔;有时张开,使族人有向厄运博弈的力量。
    而这一切并没有完全告终,时光的河依旧会继续向前,奔流不息。事隔多年,当林耀华先生的学生庄孔韶再次踏上黄村的土地时,金翼山谷内外日新月异,而人们却没有忘记风水师黄先生这样的人,依旧请他们来合婚和看风水,好像没有他们心里就总觉得不踏实。“风水”不仅仅是曾经那个时代的产物,它的力量穿越了时间,而赋予它力量的源泉在于黄村人民心中世代承袭的文化因子。人们都还没有真正把握自己命运的灵丹妙药,便将自己对生活的期待、对家人的关爱和对族群的忧虑统统融入了眼前的山河,再试着从其中寻找出“兴旺”和“吉祥”的蛛丝马迹与其说黄村人们对风水的力量坚信不疑,不如说他们始终没有放弃心中对生活的信仰,没有放弃能够走向更好环境的可能。不论是当年的张家人和黄家人,还是现在的他们,都不可免于考虑这个困扰着所有人的问题。风水所携带的宿命观依旧有着强大的约束力,不论在现代生活中是否灵验,它都融入了当地人的骨血,成了一种习惯性的仪式和必须的讲究,这与当年黄村对风水的深信不疑是一脉相承的。
    当然,自己无法穿越到未来去看一看黄村人是否还信风水。但即使看风水的形式发生了变迁.人们对命运的探究、对生活轨迹的预测和对自身前景的焦虑始终存在,并且需要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系统。风水将脚步从历史迈到了现在,从容地抬起头,展望更久的未来。
      (本文作者为华中师范大学中国民间文学专业研究生)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