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最新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行业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嘉定公墓 » 清竹园 » 最新动态 » 行业动态

河南省丧葬乐队的娱神和娱人

2015-11-05 20:10:37 王丽娟,胡晓伟 点击数:

    【摘要】丧葬鼓吹乐是丧葬祭礼中使用的一种音乐形式,在河南农村普遍存在,且历史悠久,是中国丧葬礼俗的一种表现形式,体现了万物有灵及灵魂不朽观念的宗教信仰。发展至今,河南丧葬鼓吹乐仍保持其旺盛的生命力,究其原因,主要取决于其“娱神”礼俗的遵循和“娱人”功能的发挥,开放性的发展态势

让其在多元化文化大潮流中依然拥有广阔的发展空间。祭礼俗历史悠久,一直伴随着中华文明绵延几千年,呈现出不同形式的丧葬仪式,说明先民重生亦重死,这在不同时代、不同民族都极为重视。纵观祭礼的产生缘由,不外乎灵魂不朽的观念,后人通过一系列礼仪活动超度故去亲人的灵魂,让祖先灵魂保佑整个家族后代永久平安。在河南农村,亲人去世举行丧葬仪式更被视为一件非常重要的大事,沿袭祖传下来厚葬的习俗,“丧葬侈丽益甚,招摇邻封。奔驰喧哗,如人城市”“设酒筵燕,铺列茵褥,以待宾客……”。而在仪式上聘请鼓吹乐班(响器班)也是其重要的一项内容,所以,吹响器在河南农村非常常见。响器班的主奏乐器是锁呐(俗称喇叭)和笙,其次是笛、二胡、板胡和一些打击类乐器(梆子、锣、饶钱、擦等),编制一般少则三四人,多则七八人。祭礼主要集中于三天,即报丧、吊丧和送丧,去世第二天下午要聘请响器班,普通家庭一般请一个或两个,经济好的可请三个或四个,在祭时,哭声伴随着喇叭的哀乐让悲之更悲。

河南省丧葬乐队的娱神和娱人

 祭过后,响器班的乐手和歌手便开始大显身手,先吹奏一些欢快的乐曲,然后演唱一些河南当地的地方戏,如豫剧、曲剧、二夹弦、越调等,早年时多自伴自唱,如今已加人伴奏带,演唱者跟着伴奏带动情演唱,其他人自顾休息。热闹的气氛和优美的旋律吸引本村甚至邻村老老少少纷至沓来,围绕着响器班如醉如痴投入地欣赏,给少有娱乐项目的乡村之人带来无穷的乐趣。

    “死亡”本来是令人恐惧和不幸的事情,然而在亡灵前唱戏奏乐,娱乐乡里,让悲伤凝重的丧葬礼仪渗透着轻松和娱乐的气氛,这在中国很多地方极为普遍。我们以河南农村丧葬礼俗吹响器现象为例,探究其娱神与娱人的双重功能。
    毋庸置疑,丧葬礼仪是宗教的产物,落后的生产力让先民在灾难面前束手无策,人的生死更是交由天命,于是产生了万物有灵和死后灵魂不灭的观念,因此,先民对死后的丧葬礼仪极为重视,考古中发现的大量的随葬品和文献记载的丧葬礼俗给予足够的证据。中国人的死亡观是以灵魂不死来对死亡的否定,肉身是有限的,灵魂是永生的。《周礼》:“众生必死,死必归土,此之谓鬼。肉毙于下阴为野土,其所发扬于上为昭明”。《礼运》:“魂气归于天,形魄归于地”。除了对灵魂存在的信仰,在中国儒家思想影响下制定的丧祭礼仪,对死去之人的厚葬则更多出于“礼”的需要,祭礼仪属于“礼”的范畴,是重孝道等道德教化的工具,对逝去之人要表达最真实的“哀”,通过祭祖风尚在后人心里达到不朽与永生,自古传承下来的丧葬吹响器风俗正是灵魂不死观念的一种表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河南省中部许昌一带,一直遵循着传统的丧葬礼俗,人断气以后,身上的衣服要马上脱下来扔到房顶,表达灵魂已归天,接下来便是穿寿衣、人硷、设置灵棚,并向各种关系的亲戚报丧,搭建临时灶台,聘请厨师等一系列工作。第二天下午响器班到位,三五人带着各自的乐器围坐在方桌周围,以琐呐为主奏乐器合奏一些悲伤的乐曲。到了晚上吊唁的时候,亲戚们都要依次到灵前行大礼,礼毕跪哭,家属还礼,周围围绕着众多看热闹的乡里。响器班正对着灵堂卖力地演奏,哭声、鞭炮声和响器声交融在一起,响彻整个村庄。第三天出殡的时候,棺木要摆放在村中心的大街上,棺木前摆放祭台,女家属围在棺木周围哭丧,长子跪在祭台前摔碎老盆,丧礼气氛达到高潮,响器班开始围绕着棺木或在灵前吹奏,当地称作“转灵”,“转灵”的时候先慢后快,边转边吹,速度逐渐加快,并变换着不同的转灵形式。转灵结束,响器班紧随棺木后面吹奏哀乐,一直到达墓地,埋葬仪式结束以后才各自散去。
    整个祭礼过程虽然仍存有相信灵魂的存在,用吹响器的形式对死去亲人灵魂进行超度,让亲人灵魂在特定的音乐氛围中快乐升天,然而这仅仅是自古沿袭下来灵魂观念的一种心理暗示,并形成特定的心理定式,子子孙孙世代相承,但对于灵魂的真正有无已无关紧要,其中的宗教色彩已明显淡化。丧葬礼仪中一系列的程序更多表达的是中国传统儒家思想中的“孝道”,是民间对一个人德行评判的重要依据,“不仅在形式上和内容上完成丧家的尽孝责任,也在形式上和内容上完成了一次民间‘孝道’的教育示范和展演。”是对后代子孙的一种“示范”,是对乡里乡亲的一种“展演”,这种“展演”是丧家与乡邻的一种近距离的接触和互动,展示孝道的同时又为其提供热闹的娱乐盛宴。虽然吹响器是祭礼仪中的一部分,其主要目的也是为了娱神,但对神灵信仰的成分已明显减退,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更多关注的是人文情怀的倾诉和世俗情感的表达。所以响器班的鼓乐手演奏的曲目更多的是轻松愉快的风格,并且为了获取更多的观众,他们甚至使出浑身解数,笔者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多次目睹这样的场面,印象极其深刻。除了在规定时间吊唁的时候吹奏一些催人泪下的伤感曲调之外,响器班的乐手们便开始五花八门地展示他们的多才多艺,主要是精湛的Aj}S呐表演和地方戏的演唱。尤其两个以上的响器班竞争表演的时候,气氛尤其热烈,锁呐手甚至站在桌子上吹奏他们的拿手好曲,有的用鼻子吹,边吹边摇晃,其他的乐手也跟着一起舞动,老老少少众乡里组成的观众群一会儿倒向这边,一会儿倒向那边,欢呼呐喊声伴随着响器之声响成一片,热烈的场面堪比节庆和庙会。另外,在河南省,地方戏一直备受民众的欢迎,响器班至少要有一个或两个甚至更多有很好唱功的演员,晚上祭过后闲暇的时候,响器班便会腾出场地形成一个撂地舞台,表演一些经典戏曲剧目的片段,乡邻们早早地带着凳子围坐在周围,孩子像过年似的兴奋地穿梭玩耍,虽然没有五彩缤纷的装束和舞台背景,但久居农村的乡民们已非常满足。出殡是整个丧葬仪式的高潮阶段,着白色丧服的送殡家属哭声震天,再加上肝肠寸断的送葬乐,加重了葬礼凝重的气氛,然而专用于送神娱神的“转灵”又成为娱乐乡里的重头戏,响器班的乐手们在棺木前边吹边绕着圆形、8字形由慢到快的转动,并做出各种姿势,气氛达到高潮的时候不时引来观众的一阵欢呼。
    显而易见,丧葬仪式鼓吹乐“娱神和娱人”的实用性功能已展示得淋漓尽致。当今河南丧葬仪式的鼓吹乐已发生很大的变化,引人了电声乐器、流行歌曲,还有一些现代舞蹈等时尚元素,其“娱人”的功能进一步得到彰显和强化,但“娱神”之礼仍没有丧失,最具特色的两件乐器一项呐(喇叭)和笙仍是祭时的主奏乐器,传统的祭乐曲仍是乐手们必须掌握的基本功。由此可见,包括丧葬在内的中国各种“礼俗”与“乐”的关系之紧密已毋庸置疑,中国自周代所形成的“礼乐”制度,沿用至今仍经久不衰,成为中国传统音乐文化的一大特色,“从某种意义上说,各种各样的礼俗,正是传统音乐赖以生存和发展的载体和依托。”正是这个“载体”和“依托”才能让丧葬音乐世代相传,所以,对中国传统音乐的研究只有回归各种礼俗文化之根源,才能真正领悟其更深层次的文化内涵。
    河南响器乐班的“娱神”和“娱人”之实用性功能,是其生存的两大不可缺少的基本条件,丧失任何一方面,这种音乐形式早己不复存在。“娱神”之用是存在的根本,“娱人”之用是发展的动力,既庄严肃穆又不乏轻松愉悦,既是对孝道之礼的遵循,又充满世俗情怀,开放的发展态势让其紧跟时代的步伐与时俱进,在当今多元文化大潮流中依然保持着广泛的生存空间,呈现旺盛的生命力。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