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热线

墓园动态

网站热门关键字

政策法规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青浦公墓 » 至尊园 » 墓园动态 » 政策法规

孝道文化与中国殡葬改革

2015-11-04 08:31:30 点击数:

著名建筑设计师邢同和谈平民化的陵园的孝道内涵

□《社会观察》 2005年第01期
邢同和:1962年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建筑系、城市规划专业。现任上海现代建筑设计(集团)有限公司总建筑师,同济大学博士生导师,兼任:上海现代建筑设计集团邢同和创作室主任,世博会建筑设计研究中心主任、总建筑师。

现代清明文化的意义

《社会观察》:作为邓小平陈列馆、陈云纪念馆、鲁迅纪念馆的设计者,请问您是怎样理解此类建筑中的纪念性建筑所具有的特殊意义的?听说您目前正在致力于中国推动建筑美学融入现代清明文化的发展,并正在着手一系列从纪念性的示范型建筑回归到平民的缅怀纪念型陵园建筑的计划,请问您对清明文化与纪念性建筑的关系又是怎样看待的呢?

邢同和:我曾经设计过的纪念性建筑,比如邓小平陈列馆、陈云纪念馆、鲁迅纪念馆和龙华烈士陵园等等,主要是针对那些为我们革命事业和社会公益做出巨大贡献的伟人、名人和烈士而修建的。这确实具有纪念性和缅怀意义。而这样的建筑本身也寄托了一种人民对英雄的敬仰与崇敬。随着我国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传统道德观念中的一些价值观也逐渐有了良性的回归。所以我一直都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在殡葬文化和陵园设计方面能否突破一下,让普通人也可以有一个融合了现代清明文化和现代建筑美学的墓园呢?中国的清明文化实际上应该要具有更平民化的意义。目前来说,我所要做的工作就是秉承这样的概念,要做成一个平民百姓的缅怀纪念型陵园建筑。现代清明文化中所包含的我们的优秀的传统文化,也就是中国孝道文化,其实更多包含了积极向上的精神思想。而纪念性的陵园建筑中,缅怀和纪念方式的改变也是一种文明,是一种高尚。它通过缅怀先人的优秀精神来鼓励自己,并对前人进行缅怀、传承甚至有所超越。从这一点来说,纪念逝者应该产生一种向上感觉而不仅仅是悲伤,这同时也是我们所倡导的现代清明文化的重要意义。
区别以往的平民陵园

《社会观察》:从您的谈话中我们可以了解,您现在的创作和设计缅怀纪念型陵园的初衷,是让“旧时王榭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而这个场所的依托体已经不再是传统的墓园,它是平民化的缅怀纪念型陵园建筑。那么请问您在这方面设计过程中是如何在建筑上表现清明文化的?

邢同和: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发扬中国传统人文的精神。建筑不仅仅是一个物质,同样要赋予它灵魂。想让平民也拥有缅怀纪念型建筑,必须要考虑得更周到。第一、在空间上力求开放明朗、让人产生崇敬之感,而不是压抑的、束缚人的。一般我都是与大环境结合,让他们感受到大环境,这是在群众所处的大的时代环境中产生的。不像过去一定要在一个山沟沟里,而是使缅怀的人置身于一个大花园中,其中有山有水,是一种胸怀宽阔的感觉。第二、有培养感情的过程。所以要创造培养感情的氛围,然后人们再去缅怀纪念。第三、有文化氛围在里面。让人们感受到来这里受到了很好的教育,出来后感觉对内心是有帮助的,有一种文化的激荡。第四、最重要的是有个性。每个被纪念的人个性不同,表达纪念方式也不能千篇一律。例如,音乐家、美术家以及普通工人家庭成员就不一样。在产生总体上的精神境界、整个环境氛围、指导理念统一的前提下,再根据他们不同的地位、经历、爱好、文化水平、背景的差异,在设计手段和表达纪念方式上不一样,使其具有针对性。
在回归中国孝道文化的同时,我希望也能在这个设计中回归陵园建筑纪念性的原始价值,那就是唤醒我们每个人心中共同的、传承和上进的信仰精神。把人类呼唤世界大同的愿望和中国传统哲学中的天人合一融合进来。这种境界是活着的人所追求的,可能现实中已经实现不了了,那么在生命的结束阶段我们要给他实现,而且这是完全可以实现的。例如我曾经在设计龙华烈士陵园时,把所有的烈士墓都朝东南方向,让早晨升起的太阳同样照在每位烈士身上,让烈士们在人生的终点真正回归,体现平等、和谐,让人感觉大家是在同一个地球上、阳光下生存。

平民化陵园“至尊园”的设计

《社会观察》:听说您已经在着手设计一个您心目中想要实现的,面向平民化的缅怀纪念型陵园了,能简单谈一谈这个设计方案吗?

邢同和:目前我正着手设计的是一个叫“至尊园”的陵园,这是一个独立的、大家共有的“世外桃源”,没有外界的嘈杂声音和视线,因为都被墓园中的小山坡阻隔了,头顶的蓝天白云,四周围满眼看去的青青的绿草,在这样平和的环境里,体现的才有“回归”之感:回归自然,回家之感。这里的设计没有悲凉的气氛,虽然不是平常住在里面的概念,但营造的是家庭式的温馨。

《社会观察》:您觉得“至尊园”会给我们目前的纪念建筑领域带来哪些实际的意义?

邢同和:我觉得它从几个方面体现了优势。首先,它延伸了纪念的时空。过去的纪念都只在清明节前后。而现在不同了,你可以随时去“至尊园”,如果你好不容易从国外回来了,不在清明时节,那么其他任何月份都可以来纪念祖先。并且这不是一件孤单的事,因为是到了一个家了,有的是温馨和谐的感觉。而以前的清明节去墓地,四周都是坟。如果只有一个人那就会感觉很悲凉。所以说,这里延伸了纪念时空,加上了生活气息,应该是比较受人们欢迎的。
第二,在这些情况下产生了室内空间后,还可以产生很多创新的纪念方式。以前纪念不外乎在墓地上鞠躬、烧香、祭果品、献花等,都仅仅是在室外的墓地上做文章。而现在,在这里的每个房间都可以摆放被纪念人生前最喜欢的物品。譬如,是钢琴家就摆一架钢琴,足球运动员则放一个足球。我在去美国考察时,在美国肯尼迪纪念馆,看到因这位美国总统生前喜欢帆船,就陈列了一艘帆船;而尼克松夫人最喜玫瑰园,于是她的纪念馆里也有这样的玫瑰园陪着她。虽然我们普通百姓没有这样的条件,但是一架帆船模型、一支常换的玫瑰花或塑料花是完全可以的。既实在又形象化。
第三,过世的先辈喜欢的藏书可能与晚辈的不一样,放在家里可能没人看,但卖掉也不值钱又没有考古价值时,完全可以把它们存放陈列到这里的地下纪念室。或许等你来了,翻一翻这些书,先人曾经作过的一些小注脚,都可以给你一些温馨的想像和感动。这样就把平时用不到、处理不了的东西处理了,好似鲁迅纪念馆那样,使一件纪念室陡然具有了文化底蕴。
关键词: 政策法规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