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价格电话
殡葬文化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殡葬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 殡葬文化

节烈妇的表彰

2015-06-07 14:29:29 点击数:

    虽然并不是什么复.杂的概念,但我们仍然觉得有必要在开始新的话题之前先对“烈女”“节妇”二词作一下解释。何谓节妇?何谓烈女?董家遵在他的古代婚姻史论中讲得很清楚:

        节妇不是仅指已嫁而能守者而言,未嫁而能守节者也可算为节妇,烈女不是单指未嫁而能守贞者而言,就是已嫁而能守贞者,也可算为烈女。那么,节妇和烈女有何区别呢?最主要的分别是在“节”与CC烈”两字上:节妇只是栖牲幸福或毁坏身体以维持她的贞操。而烈女则是栖牲生命或遭杀戮以保她的贞洁。前者是“守志”,后者是“殉身”。’这就是“节妇”与“烈女”的分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墓志铭中对节妇烈女的区分显得并不那么严格。有时候殉夫的烈女也会被称作“节妇”。比如李维祯《王伯子继室杨节妇墓志铭》,杨氏在丈夫王用霖病死后,绝食而死。她的行为应当属于烈女的范畴,但李维祯称她为杨节妇。再如汪道昆《季从弟汪道曹衬族表贞节未婚妻方氏合葬墓志铭》,方氏未嫁而殉夫,她也应当算作烈女,但汪道昆用“贞节”来称她。所以,比较而言“节妇”的范围要稍微广泛一些,用法也灵活一些。而“烈女”只指那些以死来殉夫或守贞的女性。

    我们前面己经提到过,伴随节烈之风兴起的还有一个庞大的烈女节妇的表彰机制。它从朝廷到地方、从国家到宗族、从皇帝到官绅,层层深入,逐步推进,是维系节烈文化向前发展的重要保证。这个表彰机制,我们可以把它细分成这样三个层级:朝廷涟表、地方政府表彰、宗族或私人的表彰。
    朝廷族表:这是烈女节妇可以享有的最高荣誉。《明史》记载:“明兴,著为规条,巡方督学岁上其事。大者赐祠祀,次亦树坊表,乌头绰楔,照耀井间。”’朝廷族表烈女节妇一般都有较为复杂的申报程序和严格的核查过程。通常情况下由里中长老将节烈事迹向地方官府汇报,官府层层上报朝廷,朝廷再委托礼部,礼部经过审查核实,最后奏请族表。而且,据《明会典》记载朝廷对节烈事迹还有不定期的巡查:“此等善者,每遇监察御史及按察司分巡到来,里老人等亦要报知,以凭核实入奏。; 2也许是为了营造一种庄严的气氛,又或者是为了表达子孙的自豪,那些写给烈女节妇的墓碑文常对朝廷族表墓主的过程有十分精细冗长的描述,尽管谁都知道这个过程如法炮制:
    唐顺之《杨孺人族节碑铭》:
        制曰下礼部,礼部臣请命巡按御史核实,御史臣蕙奏臣授言不妄,礼部臣覆奏制,报曰如令,于是礼部下常州府,给钱立绰楔,遂如令。’
    钟惺《双节夏门夏侯氏王氏墓表》:
        邑父老子弟上其事郡邑,郡邑上学使,学使上巡按御史,御史疏闻,事下礼部,礼部覆核如御史言,请放如例。‘
    然而看来这样严厉的审查程序,却并不意味着节烈的族表是一件多么公平的事。事实上有大量符合规定的烈女节妇并没有得到朝廷的荣誉和抚恤。涟表,这绝不可被简单看作纯粹的道德表彰行为。它虽然是硬性的制度,但却与受族表者的家庭地位、家族实力有着密切关系。它在社会的各种利益关系之中,所以我们毋宁说它是一件牵扯颇多的“具体事宜”。唐顺之在《杨孺人族节碑铭》中有一长段关于族表制度的大论:
        (余)尝读汉史黄霸传。霸为相课郡国计吏,以郡国有孝子、弟弟、贞妇、顺孙者为一辈,先上殿。而张敞非之,以谓此无益于廉贪贞成之行,而适足以导伪长谩。霸敞皆世所指才吏,其相反何也。夫有善而不见褒赏,谓之匿;褒赏不当其善,谓之诬。匿且诬,其敞也均。今国家表崇节义之意至慎重也。而草野委巷之间,力不能自达,则或不列于褒赏;其列于褒赏者,参典人之论,乃或十一异同焉。以古较今不甚远,乃知敞之言于汉要未为过。’唐顺之的话很含蓄,但意思表达得清楚。引黄霸、张敞事目的在于借古论今,意在指出当下族表过程中的两种弊政:匿(有善而不见褒赏)和诬(褒赏不当其善)。而且唐顺之特别提到“草野委巷之间力不能自达”的情况。这说明族表在实际操作中并不对每个烈女节妇都机会均等。那些草野委巷中的普通人家人微言轻,再加上财力有限,即便有节烈的事迹,也难以获得彰显。茅坤在他的文集中就记载了一个叫姚世英的寒儒为母亲争取族表而失败的过程。姚世英讲述道:
      人或强之嫁,母断发自誓。又抱孤日夜泣,勤绩纺,或为邻讴刺绣流涤佣。故获扮孤需其长,以迄于今,年七十矣。县有司按里中长老言,申其事于府,
    府上之监司,’及御史台,覆之无异碟。按国家故事疏当闻之朝,桂其庐。孤贫,
    无以为香吏劝,故中寝。项且亡。……暖乎!孤无气力,不能显其母。’姚母的事迹完全符合朝廷族表节妇的要求。但是由于姚世英出身贫寒,无法打通各处关节(“无以为青吏劝”),族表的事不得不中途停止。可见节妇族表这不光是“按例”的表彰,却还与各人“气力”有关。祝允明《举人谢君妻卢氏合衬志铭》,墓主卢妙定守节四十二年,但不得族表,祝允明对此深感不平:
        天下之事往往难得其当,或实盈而声微,形细而名夸。盖亦有势以驱之于不容不然者矣。凡今人之贵富强达者,多收亡稽之誉。而闺髯幽贞之操,则传
    者百一。即传也,亦不究而章。是岂帷人情之难得其当哉,亦势而已矣。’祝允明把不得族表的原因归为“人情”和“势”,并且特别强调“贵富强达者,多收亡稽之誉”。这恰与茅坤所谓“气力”不谋而合,正好道出了族表过程中的不公平现象。王九思的祖姑王氏十九岁嫁给同邑朱威,嫁三年而威病死,其时子宏甫仅一岁,王氏于是茹辛守志,抚孤成立,至九十二岁病卒,寡居整七十年。王九思在墓志中回顾为祖姑争取涟表的漫长过程:
        成化中,先大夫中宪府君教谕巴学。每奉问先祖高年,府君未尝不及祖姑云。是时九思年十六七。先大夫曰:“姑氏之贞节甚苦,我力微,未克以表扬,是在于尔焉矣,九思谨识之。”然亦未敢自谓必能。弘治壬戌,幸承乏翰林。而祖姑之贞节几四十年矣。于是达诸县令,文君昭始闻于上。正德丁卯,乃奉诏
    旅表其门间云。而先大夫实亲见之,盖甚喜,乃赐书曰:“儿为不负矣”。’王氏的贞操可谓显而易见了吧,然而她却要经过王九思及其父亲两代人的努力才终得族表。节妇族表难度之大可想而知。而且我们看到这次请族能够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王九思入翰林,官居显位,“于是达诸县令,文君昭始闻于上”。而像王九思父亲那样的巴学教谕却仍显“力微”。“是在于尔焉矣”,王父只能寄希望于儿子的显达。这样看来,像姚世英之流的草野布衣不能使自家母亲获得涟表也就不足为怪了。再比如宋慰澄的母亲张氏,也是因为儿子入朝为官才得涟表:“(惫澄)寻举京兆试部使者,以孺人贞节闻,诏族其门”20
    除了卓越的道德表现,这正是我们称这群朝廷族表的节烈妇为名副其实的小众的又一原因。又或者毫不夸张地说,作为节烈群体中的第一级和最高级,她们其实可以称作小众中的小众。朝廷族表,这不光是展现优异道德的场所,它着实还是一个权势、地位、人脉、名望等等世俗利器的角逐场。所以,一座牌坊的树立,还真有那么点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味道。而贞节,被目为神圣道德的贞节就这样裹挟着人事狡黯和运作走向祭坛,成为世人顶礼膜拜的对象。
    地方政府表彰:这可以看作朝廷族表的一种补充形式。对于那些苦志守节然而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获得朝廷族表的节妇,地方政府给予一定的奖励和抚恤措施。前面我们提到的那位贫寒的张节妇,没有得到朝廷族表,墓志记载她死时“人或以其事闻之参政朱公,公为檄县有司,出库贮若干金助之葬。”3还有节孝胡母汪氏,二十九而寡,不知何原因未得族表,“郡县学官子弟上母状,守令表其阎曰贤节”。4再如款县潘氏,嫁七年而夫死,守寡抚孤,按例当族,但潘氏自己拒绝族表之名,后来款县县令张元裕修县志,视潘氏为“真节”,令人为其作传。5
    宗族表彰:这是民间自发的一种表彰行为。某些烈女节妇,虽然不合朝廷族表的条件,但在族人看来仍然不失为女性贞节的楷模。于是族中通过公议对这些节烈妇进行表彰和抚恤,以期达到美风俗正人伦的作用。有的宗族还为她们私定了谧号,并在谧号中特别加入“贞’,、“节”字眼。休宁毕节妇吴氏“二十四而蠕,居三十七以完节下世,宗老贤之,私谧为节妇”。“陈氏十五岁嫁太学生金某,嫁一年而金亡,于是毁容蠕居,为夫立嗣,直至三十九岁病死。虽不合朝廷涟表例,但金氏族人以节妇视之,为她私定谧号“贞惠”
        按今国家故事,妇女之赴焚殉婚若宋伯姬、或空帷年五十以上始得请之朝,旅其庐。否则,若母之贤亦不免筒然无闻也已。悲哉!予偕金氏族讼议而私谧之曰“贞惠”。按古谧法,正行曰贞,慈下曰惠。’查氏为冯让伯妻,嫁七年而让伯病卒。查氏一意殉夫,室遭火而不走,后绝食而死。据墓志记载其时宗族邻里组成庞大阵容为查氏请族,终因不合例法而私溢为“孝贞”:
        于时邑诸生三百一十有七人、乡党邻里四百二十有三人、亭长若三老一百三十人、有秩音夫五十有七人、以木铎狗路者一百四十有七人、游激十人诣诸台,上书言:“故太学生冯伯礼妻查,事姑孝,事夫子贞。食之可欲,忍而不入。死之可恶,然而不避。执志敦固,极身无二,宜标其门,以风劝人伦。”而按令甲,没之年蹄三十,无旅例。学士大夫仿鲁孝义保、洁妇楚贞姜贞姬之义,私谧曰孝贞。’虽然宗族对节烈妇的表彰行为属于非官方的性质,它在形式上较为松散和随意,但
我们仍然不能低估它的社会影响和意义。尤其是当考虑了宗族在传统政治和文化体系建构中的重要作用,这样一种表彰行为也许才是最应被注意和强调的。的确,它拥有其它形式远远不及的渗透力,它带来的影响也更为持久和具体。一个女性(事实上也包括她周围的其他普通民众)有机会获得的贞节训诫,不可能来自那个高高在上的国家机构或者这个机构里的某些条文法规,而在于她身处其中的宗族及其宗族中那些正在接受或已经得到表彰的节烈模范。也就是说,宗族才是使节烈真正演变为文化之一部分的关键。
    而士绅阶层,那也是节烈推广中与宗族势力相得益彰的一支重要力量。首先,就态度而言,士绅们一般都站在正统立场上对节烈行为抱着赞许的态度。3读他们撰写的墓志铭就可以发现,士绅们津津乐道于身边那些非凡的节烈事迹。在他们看来,烈女节妇给一个家庭带去了无上荣耀。文微明给他的姑母文玉清作墓志铭就特别提到文氏长女的节烈事迹:“长适县学生顾春,早寡,刺目自誓,有司以贞烈奏涟其。‘在另一篇写给叔母谈氏的墓志中,文微明又提到谈氏次女未嫁而守节在室的事。5同样,王九思《明故李母鲍氏墓志铭》写鲍氏生平也不忘强调鲍氏次女守节事:
        次适同郡阎佳。阎佳者,重庆府知事仲宁公之子也。举正德癸酉乡试,乃不幸死。女誓死不更适人。舅姑欲夺之。乃欲自经死。遂已。今婿居二十年余矣。‘王九思接着评论说:“鲍氏之贤至其女而益彰”。可见王九思是把鲍氏次女的节烈事迹看作了鲍氏贤行的最好说明。这应当也是文微明的初衷:在他们看来,再没有什么能比养育出贞节的女儿更能表现一个母亲的品质和成就了。
      另外,士绅们也是节烈表彰积极的参与者和促成者。作为社会中的文化精英,他们更加自觉地投身到倡节活动中去。唐顺之为俞晖妻杨节妇求请族表,他说:“臣闻守令以兴教化美风俗为职也。臣谨以杨氏妇守节事上闻者。少2唐顺之把表彰节烈视为自己的职责。方式未婚而自经殉夫,汪道昆说“余帅举宗以尊长之丧丧之”3;我们之前读到的茅坤的《贞惠陈母墓志铭》中也有这样的句子:“予偕金氏族讼议而私溢之”‘。可见汪、茅不仅参与了表彰,而且还俨然如其中的领袖主导了这些节烈表彰活动。茅氏为茅坤季女,嫁居翼隆,年二十四而自绕殉夫,李维祯记载茅氏死后,“其为烈妇传、若诗、若诛者凡数十百人,皆一时名士。”5对烈妇茅氏的贞节颂扬居然成了一件轰动一时的文化盛事,这实在与众多名士官绅的热心捧场分不开。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